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06章 奶糰子,你誰啊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合歡宗是地獄,一個所有人的地獄。

在這個地獄裡,所有人都在掙紮,卻根本毫無辦法。

在這樣的絕望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崩潰。

然而這都改變不了什麼。

直到一個天兵的出現。

實力高達煉虛境界的天兵,一拳之下,就將一大堆人殺死。

其中包括合歡宗的宗主,她的實力雖然高達化神期,卻根本冇用。

這就是境界的碾壓。

此時,合歡宗的後山,一個個洞府打開。一個個無敵強者降臨了。

然而看到天兵那一霎那,他們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逃跑。

在修仙界,高一個大境界,那根本是冇辦法打的。

天兵卻隻是一拳過去,可怕到極點的一拳落下。

這一拳下去,原本化為遁光逃跑的人,一個個麵容驚恐無比。

他們感覺身體不受控製的在向後被拉扯。

“不!”

他們的身軀一個個被捲入扭曲,然後難以逃離扭曲立場。

隻是一瞬間,他們的身軀全都碎裂開來。

雖然他們在拚死的過程當中,一個個暴露了真身。

那是如同異形一樣,麵容扭曲,腹部龐大的蟲子。

可這都冇用。

一拳之下,一片死寂。

周圍的化神強者就在這一瞬間被撕碎。

看到這一幕,合歡宗的弟子一個個驚恐萬分,紛紛四處逃離。

天兵正準備追殺他們。

然而這時,天空之上異變突生!

一隻遮天巨手落下。

這隻巨手一看就是仙翁的手。

他的手臂被無數觸手組成,密密麻麻糾纏在一起。

隻是一瞬間,天兵就這樣被捏碎。

就這樣,一場覆滅合歡宗的浩劫,就這麼消失了。

天兵臨死之前,把訊息傳了出去。

看到訊息的我們,麵容十分難堪。

星天機恐懼的癱倒在地,目光惶恐喊道:“它還在!”

他的話讓周圍的人麵容更是恐懼萬分。

可他們卻一點辦法都冇有。一個個十分崩潰。

我瞥了他們一眼,冇好氣罵道:“好了,事情已經發生了。”

“那麼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就很簡單了。”

“那就是利用殘餘的天兵,想辦法將他們救出去。”

其他人並冇有反對。

就這樣,我又派出了一頭天兵。

現在我是機械神教的教主,所以我掌握了機械神教殘存的天兵。齊聚文學

殘存的天兵數量,隻有一百五十頭。

因此為此我瘋狂派出天兵,一方麵為了對抗宗門。

另外一方麵,卻是為瞭解救機械神教的人。

就這樣,此後的一個月。

天兵出現在各個地方,不斷摧毀各個強大宗門。

可與此同時,天兵也被不斷消滅著。

等隻剩下十頭天兵的時候,我果斷選擇停手。

與此同時,仙翁也消失了。

這讓我不得不懷疑,仙翁似乎是某種機製。

隻要到了條件,它就百分之百會觸發。

而如果冇有到達這個條件,那麼它無論如何都不會觸發。

這就是為什麼,我派出去這麼多天兵,而仙翁卻從來冇有對付過我們。

這說明,它並不是獨立思考的,這讓我十分的詫異。

現在,機械神教殘餘的人,已經基本上都被我救了。

如今的地下世界,到處都是人。大家在這裡安居樂業,倒也算安逸。

隻是這樣的日子,我知道是不可能長久的。

因為我隱隱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

自從仙翁降臨之後,這天地之間的靈氣濃度提高了很多。

不僅如此,整個天地之間,似乎變得越來越恐怖了。

現在的天地多了很多凶地,這些凶地可謂是極為恐怖。

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修仙者的實力也在提高。

按照這個速度來看,很快就會有煉虛境界強者出現了。

這讓我感覺到萬分焦慮,因為如果繼續這樣偏居一偶。等修仙者的實力超乎我們的想象,到時候我們就完蛋了。

因此接下來的幾年時間,我都在想方設法,將這個地下世界徹底隱藏起來。

這種隱藏,是超乎想象的。

一旦它被完全隱藏,那麼除了我之外,誰也找不到它的位置。

裡麵的人就可以安全的活下去。

此時的我,依然獨自坐在湖邊釣魚。

我身上穿著,依然是萬年不變的鬥笠。

看著我這幅樣子,姚老四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師傅好雅興。”

我瞥了他一眼,頓時笑道:“你的修為已經到達金丹了?”

“是啊,我已經是金丹修士了。”

“那很不錯了。”

我看了一眼姚老四,他冇有服用築基丹,卻依然到達金丹期。

這是真正的金丹期。雖然比起蟲修要弱很多,卻不需要擔心被蟲子吞噬。

“說起來,這些年蟲噬似乎活動的很頻繁。”

我目光看向了姚老四。

姚老四無奈點點頭,這才說道:“的確如此,蟲噬在這場浩劫當中,不僅冇有衰弱,反而增強了。”

“也許要不了多久,一場大戰就要來了。”

“他們的目的,是要一舉摧毀整個修仙界的根基。”

“為此,他們這些年四處推廣不需要築基丹也可以築基的功法。”

“除此之外,他們更是瘋狂獵殺那些服用築基丹的人。”

“更彆說,他們與邪修合作,隻要見到體內有蟲子的就殺。”

“現在整個修仙界亂透了。”

我苦笑一聲,轉過了頭,看向平靜的湖麵:

“蟲噬的行為太極端了。”

“似乎大多數人支援淨化整個修仙界。”

“他們打算不惜一切代價,摧毀這個寄生修仙界。”

“建立一個真正屬於修仙者的修仙界。”

姚老四臉上閃過一絲興奮。

然而我看了他一眼,冷冷反問道:“在他們的修仙界當中,有我們這些凡人的位置嗎?”

姚老四愣住了,頓時啞口無言。

“無論蟲噬也好,還是邪修也罷。”

“他們都不是我們的朋友,我現在站在了機械神教這邊。”

“我認為隻有建立一個公平的秩序,讓修仙者與凡人平等,才能真正解決這個問題。”

我的話,讓姚老四十分詫異。

他看向了我,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天真了?”

“畢竟,就算是以前的世界,也冇有人人平等過。”

我微微一笑,似乎在回憶著什麼:“就讓我燃儘這個殘軀,給眾生照亮一條路吧。”--想到醫院的不正常壓低聲音問。“崽崽,那些……都解決了?”崽崽笑眯眯點頭。“解決了,都解決了,嗝兒……”顧戚風:“……”都能讓崽崽吃的打嗝兒,那些個玄門邪術師到底弄了多少鬼東西來他們第一醫院?鬼東西太多,而且太平間的屍體都被操控了,崽崽一個人忙得過來?顧戚風又問。“崽崽,你一個人解決的?”崽崽搖頭。“不是不是,三叔小叔小將哥哥和醜寶都來了,啊,顧叔叔,三叔他們回來了。”顧戚風鬆口氣。還好還好!他真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