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05章 墓園的另類圍觀群眾們!!!

    

沉令本不想和這種人計較。但是周春花越說越過分。“要我說啊,小丫頭片子一個,吃點兒男人們剩下的東西就好了,居然還帶到餐廳來吃東西,不是純粹浪費麼!”霍沉令眯眼,抱著睡著的奶糰子站起來。他穿著黑白西裝,之前刻意收斂的氣場悉數撲向周春花。周春花臉都白了。連忙往大孫子那邊靠了靠,緊緊護著大孫子。“你……你要乾嘛?”看霍沉令眼神銳利冰寒,周春花臉更白了。但想到自家後盾,她馬上又硬氣起來。“我告訴你,就是堂堂...--

兩個小時後,邁巴赫在郊外墓園停下來。

崽崽在車上已經睡著了,到了之後,霍沉令抱著她下車,柏冥胥緊隨其後。

一大兩小到了張晶墓碑前,霍沉令衝柏冥胥點點頭,柏冥胥輕輕恩了聲,圍著墓碑轉了一圈。

指尖在額前輕輕滑過,陰陽眼打開後,向來沉穩的柏冥胥都被嚇了一個趔趄。

好多飄!

但因為現在是白天,太陽正當頭,那些個飄們一個個都隻敢露出一個黑乎乎的腦袋來。

甚至有些受不了烈日暴曬,直接將自己眼睛扣下來擺在墳上往外瞧。

柏冥胥:“……”

那畫麵真是……

如果不是他從小看飄看得多了,估計會當場嚇暈過去。

霍沉令看他一個趔趄,連忙過去空出一隻手扶他。

“冥胥,怎麼了?”

難道事情比他想象中的更難辦?

霍沉令知道冥胥一向沉穩,因為柏家能溝通陰陽,所以鮮少有什麼事能驚到他。

柏冥胥表情有些一言難儘。

“冇什麼事,就是……就是圍觀的群眾有些多。我第一次遇到,被驚到了,讓霍叔叔見笑了。”

霍沉令:“……”

他快速看向四周,這是一個占地上萬畝的墓園,那些東西多不稀奇。

“現在不是白天嗎?”

柏冥胥也納悶兒呢:“不知道,但他們能出來的似乎都出來了,而且都在盯著我們看。”

不!

柏冥胥仔細看了看,發現那些飄們一個個都是在盯著霍叔叔懷裡的崽崽看。

他想也不想忙站過去,將崽崽擋在身後。

“霍叔叔,他們似乎是在看崽崽。”

霍沉令麵色冷下來,眸光驟然變得分外淩厲,跟著氣場全開。

崽崽感覺到抱著她暖乎乎的身體忽然好像油鍋裡的油一樣翻湧,熱的她想也不想就翻滾往外爬。

軟乎乎的小胳膊碰到一抹清亮,崽崽睜開眼皮看了一眼,衝麵前的冥胥哥哥撒嬌要抱抱。

“冥胥哥哥,抱抱!”

霍沉令:“?”

柏冥胥雖然驚訝,但還是快速轉身將人抱進懷裡。

霍沉令隻有片刻疑惑,跟著想到崽崽也有陰陽眼,連忙上前一步將一大一小兩個孩子護在身後。

柏冥胥到底年紀小,用陰陽眼時間不宜過長,否則氣血兩虧。

他又看了一眼張晶墓碑,確定這邊確實什麼都冇有後,果斷關了陰陽眼。

因為他關了陰陽眼,所以冇有看到那些飄們在看到崽崽後一個個露出的流哈達子的表情。

隻摳出眼球擺在墳頭地皮外的飄們,更是激動的眼珠子亂跳。

他們大部分都是趁著七月來人間看看親人的地府常住居民,大部分都認識崽崽。

一個個看到冥王的寶貝閨女居然窩在一個人類懷裡,能不激動?

於是飄們七嘴八舌聊起來了。

“啊!那是崽崽吧!”

“對的!哎喲喂!黑大哥說咱們大老闆忙得連帶女兒的時間都冇有,所以直接把女兒送去人間找奶爸了!冇想到居然是真的!”

“白大哥也說過!哎!看來我們真的不能再催了!”

“是的!我們再急著去投胎,不還是要按照地府正常流程走?畢竟大老闆連女兒都丟給彆人養了!”

“哎呀!很久冇有看到崽崽了!好像更可愛了!”

“瞧那睡眼懵逼的樣子,好想吧唧一口呀!”

“你去吧唧吧!她旁邊有個能溝通陰陽的柏家人,要是嚇著柏家人,你就不怕柏家先祖趁著你還冇投胎將你在油鍋裡炸個七十八次?”

“淦!咱是地府遵紀守法好公民,哪怕是柏家先祖也不能以權謀私吧?”

“謔謔謔!要不你現在衝出去用你那淒慘死樣子嚇唬試試?”

“哎喲!太陽好大呀,曬得我頭昏腦漲要滅了!我回盒子裡睡覺去了!”

……

崽崽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不過太困了,實在冇精力打招呼,於是安心地窩在冥胥哥哥懷裡繼續呼呼大睡。

柏冥胥確定情況後,衝霍沉令搖搖頭。

“霍叔叔,冇看到張阿姨。”

霍沉令並不意外:“我們回去說。”

“好。”

霍沉令準備將崽崽接過來時,柏冥胥看崽崽睡的正香笑了笑。

“霍叔叔,我來抱吧,崽崽也不沉。”

霍沉令到底有所顧忌,畢竟他什麼都看不到,如果發生點兒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意外,柏冥胥顯然是最能將崽崽保護好的人。

“辛苦你了。”

柏冥胥笑著搖頭:“冇事,我也很喜歡崽崽。”

霍沉令提醒他:“崽崽也有陰陽眼。”

柏冥胥愣住:“啊?”

霍沉令神色冷肅:“她也看到了病房裡的異樣。”

柏冥胥皺眉沉思,好一會兒才慢慢開口。

“霍叔叔,崽崽還太小,經常看到那些東西對她心理影響太大,不如等我回去,讓爺爺想辦法先封住她的陰陽眼?”

霍沉令淡淡笑了下,輕輕拍一下他肩膀。

“即便你不說,我也準備等會兒和你去一趟柏家,找柏伯伯幫忙。”

兩人又說了會兒話,能看到墓園門口後非常默契地不再開口。

從墓園回去又花了兩個小時,霍沉令不打算去柏家吃飯,所以在去柏家前帶著兩個孩子先去了一傢俬房菜餐廳。

或許是因為心頭一直覺得古怪的地方有了緣由,也或許是因為即將能揭開張晶的真麵目給死去的妻子一個交代,更或是身邊多了個乖巧軟萌的奶糰子,霍沉令麵色溫和,和以往淡漠冰寒判如兩人。

天已經黑了。

崽崽雖然還有些困,但被人間奶爸叫醒吃晚飯。

坐下的時候,霍沉令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崽崽,對不起,爸爸白天忘記帶你吃飯了。”

柏冥胥愣住:“霍叔叔的意思是……您和崽崽一天冇吃飯?”

第一家族掌權人霍沉令生平第一次尷尬。

他忙起來經常忘記吃飯,或者冇時間吃飯。

而家裡三個兒子之前有妻子和幫傭阿姨一起照顧,生活上完全不需要他操心,一時間忘了妻子曾經說過孩子們吃東西最好少吃多餐。

崽崽張開粉嫩的小嘴巴,打開了大大的哈欠。

一副“本崽崽冇睡好,好睏好睏”的樣子萌得霍沉令心都化了。

而崽崽一開口,奶呼呼的小瀋陽乖巧懂事的讓霍沉令羞愧的無地自容。

“爸爸,沒關係,崽崽一般白天都睡覺,晚上纔開始吃飯玩,崽崽白天不餓的。”

她也吃了不少零嘴,飽得很。

霍沉令想起了宋清說的崽崽黑白顛倒。

這絕對不行。

畢竟不健康。

柏冥胥先他一步開口:“崽崽,要白天玩,晚上才睡覺,不然會長不高哦。”

崽崽可不想成為小矮子,睡眼朦朧的她嚇得一個激靈清醒了。

黑幽幽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腮幫子也鼓了起來,挺著小胸膛奶唧唧開口。

“……那崽崽以後白天玩,晚上睡!崽崽不要變成小矮子,崽崽要長得高高的!”

她看了看,將奶爸快速打量了一遍。

“崽崽要長爸爸這麼高!”

霍沉令和柏冥胥都被崽崽天真的話,可愛的小表情逗笑了。

而柏冥胥注意到霍叔叔的笑容時,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要是司謹司爵和司晨兄弟三人看到,估計會懷疑這人是不是他們親爹吧--來,那就是純粹找死了!鬼東西忽然鬼氣大盛,凶悍猙獰地向奶糰子撲去。奶糰子拽著紅繩輕輕一拉,鬼東西被止住,一張慘白的臉和張開的血盆大口距離她不到半指距離。奶糰子嫌棄地皺眉:“壞阿姨,你不僅長得醜,還很臭!”鬼東西被氣得瘋狂掙紮,休息室內鬼氣森然。如果有人進來,一定會發現裡麵黑黢黢一片。陰森鬼氣中,鬼東西發出尖銳刺耳的吼叫聲。“啊啊啊!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奶糰子眨眨眼,往那裡一站。“那你吃吧!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