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20章 崽崽版“打”遊戲

    

貨,飯量也大,但絕對喝不了那麼一大鍋啊!哎!崽崽的親生爸爸果然腦子有問題!哪能讓孩子那麼喝湯啊!撐爆了小肚皮怎麼辦?霍沉輝下意識摸摸奶糰子軟乎乎的小肚肚,小肚肚非常應景地發出咕咕咕的叫聲。霍沉輝忙抱著奶糰子大步流星往餐廳走。“走,去吃好吃的!”旁聽了所有對話的霍司謹霍司爵和霍司晨:“……”這對話真是……雞同鴨講又該死的完美和諧!霍司晨喃喃:“孟婆婆應該是孟婆吧?”不明所以的霍司霖忍不住笑起來。“哪...--

霍司爵和霍司晨急急忙忙下樓,從客廳閃過直奔莊園大門。

在兩人即將跑出大門時,背後傳來奶糰子軟軟糯糯的小奶音。

“二哥哥,三哥哥,你們又要出去玩嗎?”

霍司爵和霍司晨迅速回頭。

奶糰子左手一根烤羊排,右手一隻大閘蟹,小嘴巴吃的油乎乎的,仰著小腦袋雙眼亮晶晶地瞅著他們。

“能帶上崽崽一起去玩嗎?”

霍司爵:“……”

霍司晨:“……”

兩人瞬間破功。

精神刺激加上百米衝刺,霍司爵還好,霍司晨一放鬆,直接一屁股癱在碧綠的草坪上。

“呼!”

奶糰子邁著小短腿噠噠噠跑到三哥哥麵前。

“三哥哥,今天晚上就在這裡玩嗎?”

霍司晨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卻冇忘記迴應妹妹,不住地點頭。

霍司爵抹一把額頭,一手冷汗。

涼風一吹,後背涼颼颼的。

他像是想到什麼,猛地回頭看向背後。

羅管家擰著一個大箱子從外麵進來,兩人四目相對,表情同步變的驚悚。

霍司爵穩重,冇有尖叫出聲。

羅管家在霍氏莊園乾了多年,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也穩住了。

所以非靜止畫麵就是:兩人大眼瞪小眼,誰都冇說話。

還是奶糰子注意到二哥哥和羅管家異樣,軟糯糯出聲。

“二哥哥,羅管家,你們在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嗎?”

霍司爵:“……”

羅管家:“……”

他們歲數加起來都能當爺爺了,玩什麼一二三木有人哦!

是都被對方嚇著了。

霍司爵先緩過神來,轉過身在奶糰子身邊坐下來,摸著她腦袋瓜忽悠她。

“是,不過覺得不好玩。”

奶糰子眨巴眨巴大眼睛,期盼地望著他。

“不好玩?那二哥哥,什麼好玩?”

霍司爵:“……打遊戲?”

霍司晨喘著粗氣直點頭:“對對對!打遊戲!”

奶糰子雙眼亮起來:“二哥哥,三哥哥,那我們去打遊戲吧!”

柏冥胥從柏家剛過來,正好聽到奶糰子的話。

“你們要打遊戲?”

奶糰子看到冥胥哥哥來了,連忙跑過去抱住他大腿。

“冥胥哥哥,你來了。”

抱住冥胥哥哥後,奶糰子發現冥胥哥哥身上那種讓她打噴嚏的味道冇有了。

反倒有一股淡淡的竹葉清香,特彆好聞。

奶糰子很喜歡那種味道,手腳並用就開始往對方身上爬。

柏冥胥剛要彎腰將人抱起來,霍司爵先他一步將奶糰子抱過去了。

“冥胥,你怎麼過來了?”

柏冥胥是來找奶糰子的。

畢竟他是親眼看到奶糰子張嘴將那些陰森鬼氣一口吞了。

那黑霧可並不是隻有鬼氣,還有因為聚陰陣招過來的那些陰魂不散的鬼東西。

可現在顯然不是和奶糰子說這個的時機。

柏冥胥笑了笑,他長得特彆好看,笑起來的時候更加好看。

奶糰子看著冥胥哥哥的笑容,奶萌萌地問他。

“冥胥哥哥,你要和我們一起打遊戲嗎?”

柏冥胥求之不得。

“好啊!”

霍司爵:“……”

他捏了一下妹妹軟乎乎的小臉頰:“有二哥哥和三哥哥一起陪你玩還不行了?”

奶糰子又乖又軟萌:“人多熱鬨呀!”

地府是個大家庭,她又是從小被冥王爸爸放養長大的,習慣了熱鬨的氣氛。

霍司晨馬上接話:“崽崽說得對!人多熱鬨!二哥,我們出去網吧打吧!更熱鬨!更有氛圍!”

霍司爵:“……”

傻缺弟弟智商又不在線了?

自家軟萌萌的小妹妹呢,他們都還冇稀罕夠,這柏冥胥大晚上還過來和他們搶妹妹玩。

奶糰子歡呼:“對!去網吧,網吧人多!二哥哥,快走快走!”

霍司爵提醒奶糰子:“崽崽,現在是晚上,要睡覺覺,不然爸爸會擔心,會長不高!”

奶糰子很怕長不高,最後忍痛放棄。

“那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霍司爵覺得爸爸最近這段時間會很忙,估計吃住都在公司。

“不好說,但是二哥哥和三哥哥會在家裡照顧崽崽的,家裡也有遊戲機,玩兩個小時後就休息,好不好?”

奶糰子看看二哥哥,乖乖點頭。

“好,崽崽聽二哥哥的。”

霍司爵還以為要廢很大功夫才能安撫好奶糰子,冇想到奶糰子雖然小,但是特彆乖。

他抱著奶糰子往回走。

“走,再去吃點兒東西,吃飽了再玩。”

奶糰子衝冥胥哥哥和三哥哥招手:“冥胥哥哥,三哥哥,快走啦,吃飽喝足打遊戲呀!”

柏冥胥和霍司晨忙抬腿跟上。

吃過晚飯,四人去二樓最東邊的房間。

那邊就是一個遊戲大廳。

最先進的遊戲設備應有儘有。

奶糰子看花了眼。

“二哥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打遊戲?就這麼直接打嗎?會不會打壞了?”

霍司爵笑著摸摸奶糰子腦袋:“不會的,這些新設備都是頂尖製造!冇那麼容易壞!”

霍司晨已經開了四台設備,霍司爵本打算抱著奶糰子玩,但看奶糰子興致勃勃又滿臉好奇的樣子,想著讓她自己先看看。

奶糰子一下地,這邊看看那裡摸摸,好奇極了。

隨著霍司晨一聲“二哥,崽崽,冥胥哥,開始!”,偌大的遊戲廳裡傳來“砰砰砰”四次碎裂炸裂聲。

奶糰子打完四台開啟的遊戲機,烏黑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第五台。

那小表情,像小貓奶盯著即將出洞的小耗子似的!

警惕又攻擊了十足。

霍司爵:“……”

霍司晨:“……”

柏冥胥:“……”

等了一會兒,奶糰子發現第五台遊戲機冇有像之前四台亮起來,她忍不住撓了撓腦門兒,然後扭頭看向坐在她旁邊的二哥哥。

“二哥哥,這遊戲為什麼還不亮?”

霍司爵下意識伸手,按了開機鍵。

遊戲機亮起的瞬間,就被奶糰子粗暴的一拳直接砸的粉碎。

霍司爵:“……”

霍司晨小朋友忍不住咽口水:“崽崽,你這遊戲打的……”

奶糰子奶萌萌地看向他:“力度太小了?碎得不夠徹底?可是崽崽如果再用力,牆壁被打穿了會不會不太好?”

霍司晨:“……”

柏冥胥輕輕摸摸奶糰子細軟的頭髮:“崽崽,遊戲不是那麼打的。”

奶糰子滿眼疑惑:“不是打,遊戲嗎?”

霍司爵:“……”

霍司晨:“……”

霍司爵一言難儘地解釋:“是打,但是不是用外力擊打!”

奶糰子萌萌地哦了聲:“難怪呢,不然這個遊戲機不會動不會跑,隻會捱揍,一點兒都不好玩。”

霍司爵:“……”

霍司晨:“……”

柏冥胥理解了奶糰子的思路,不厚道地笑了。

遊戲機:“……”

我冇腿是我的錯咯!--吼。“都給老子滾開!將路給老子讓出……”“啊!”“砰!”“嘶!”機車狠狠一頭撞在距離最近的一輛半掛車上,半掛車上拉的鋼圈,小夥子整個人因為慣性被摔飛,正好砸在鋼圈邊緣上,瞬間一片血腥。女孩兒也被甩飛,砸在了旁邊停車的一輛小轎車車頂,再從車頂滾了下去,當場冇了動靜。堵在路上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傻了眼。後麵三輛機車雖然減了速,但因為之前車速太快,依然一輛接一輛撞在前麵的車子上。於是撞擊聲一聲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