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9章 霍奶爸來找崽崽啦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陰氣被奶糰子吞噬殆儘,彆墅裡恢複正常光亮。

窗明幾淨,陽光燦爛。

張老爺子和張老太太卻滿臉駭然。

張老太太瞪著眼睛:“怎麼……怎麼回事?”

張老爺子臉色也變得格外難看,甚至印堂黑氣又濃鬱了很多。

奶糰子趴在二哥哥肩頭,衝冥胥哥哥眨巴眨巴烏黑的大眼睛,一雙小胖手圈著二哥哥的脖子,努力抱拳衝冥胥哥哥拱手。

可惜她雙手太短,小胳膊又太有肉肉。

抱不成拳,變成了肉嘟嘟的手指戳手指,看起來滑稽好笑,但在小奶糰子做出來,隻覺得萌的不要不要的。

柏冥胥雖然驚愕奶糰子的情況,但還是隱晦地點點頭。

奶糰子瞬間眉開眼笑,渾身放鬆地趴在二哥哥肩頭,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簡直要把冥胥的心都要融化了。

樓上霍司晨已經抱著一個圓圓的瓷瓶下來。

張老爺子一看頭皮發麻,張老太太也嚇得退避三舍。

兩人想上前搶,卻又害怕。

霍司爵拿著手機,直接撥了110。

張老太太忽然緩過神來,催促老爺子。

“快!快給李天師打電話!再給老大和老二打電話,讓他們馬上回來!”

張老爺子白著臉點頭,兩人又是忌憚又是不安地打電話。

彆墅外麵傳來發動機的轟鳴聲。

很快一輛黑色邁巴赫從外麵開進來,張老爺子夫婦看到一連串8的車牌號時,瞳孔控製不住地放大。

心臟怦怦直跳,幾乎跳出嗓子眼兒。

江林下車,快速拉開後座車門。

黑白西裝的霍沉令從後座下來,晴空萬裡,陽光下的他似乎渾身帶著驕陽照著不化的寒冰。

淡淡一眼看過去,張老爺子和張老太太雙腿忍不住發軟,不得不相互扶著靠著。

“沉令……沉令你怎麼來了?”

霍沉令無視兩人,大步流星踏入客廳,視線在四個孩子身上掃過。

霍司爵猜到父親的意思,連忙出聲。

“爸,我們都挺好的。”

霍沉令頷首,趴在二哥哥肩頭的奶糰子看到人間奶爸來了,小胖手一伸,奶聲奶氣喊人。

“爸爸,抱抱!”

霍沉令忙將奶糰子從二兒子懷裡接過來。

低頭看奶糰子一雙眼皮似乎快要撐不起來,估摸著小傢夥昨天晚上又熬夜了,不由寵溺地捏了捏她小巧挺巧的小鼻尖。

“崽崽這是怎麼了?”

奶糰子張著小嘴巴哈欠連天。

努力撐起眼皮看看奶爸,軟軟的嗓音奶唧唧的特彆招人喜歡。

“爸爸,崽崽困,崽崽好睏呀!”

奶爸來了,那些陰氣都被她乾掉了,背後設陣的天師絕對會被反噬,又有奶爸和冥胥哥哥在,奶糰子覺得這波穩了。

看奶糰子困得眼皮都要撐不開,但又努力皺著小眉頭讓自己保持清醒的小模樣,霍沉令忍不住笑了笑。

“知道了,崽崽睡吧,有爸爸在呢。”

奶糰子就等奶爸這句話,然後兩眼一閉,呼呼大睡。

奶爸的懷抱非常厚實寬敞,奶糰子為了睡得更舒服,還在奶爸懷裡扭來扭去找舒服的姿勢。

霍沉令一邊溫柔地拍著奶糰子後背,一邊看向老三懷裡抱著的瓷瓶。

“裡麵是什麼?”

霍司爵解釋:“是盧嵐嵐的魂魄!”

霍沉令自從知道張家人不僅對他下手,還對司爵也下手後,就安排江林注意所有和他們父子相關的訊息,自然也知道司爵學校論壇的事。

活人的事他能解決,盧嵐嵐卻已經死了。

不等霍沉令說話,柏冥胥主動開口。

“霍叔叔,這件事冥胥應該能幫上忙。”

霍沉令神色還算溫和:“謝謝。”

張老爺子和張老太太從前就怵霍沉令,哪怕霍沉令是他們女婿,但隻要能不見麵那就絕對不見麵。

冇想到今天霍沉令忽然登門,而且來勢洶洶。

張老太太惦記著三個兒女,抖著聲音問他。

“國棟國林他們呢?”

三個兒女都去霍家了,為什麼隻有霍沉令自己回來?

霍沉令多看張家人一眼都覺得礙眼,東西拿到,孩子都好好的,他抱著奶糰子衝三個小子點點頭。

“我們回家。”

三個半大少年點頭,跟著就走。

張老太太氣得破口大罵:“霍沉令你給我站住,我們家國棟他們呢?”

霍沉令頭也不回:“他們聯合張晶謀財害命,人已經送去派出所了。至於你們……警察很快會到。”

他話落音,遠處響起警笛聲。

張老爺子和張老太太不止是雙腿發軟,好像渾身的力氣在驟然間被抽乾。

“怎麼會這樣?”

“李天師不是說萬無一失嗎?”

兩人慘白著臉不敢置信看著這一切時,警車到了。

“請問是張誌明和蔡雲珠女士嗎?你們涉嫌三個月前一起車禍案,請隨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

張老爺子夫婦被帶走時,黑色邁巴赫車上,霍司爵忽然下車。

“警察叔叔,我這裡有份證據。”

張老爺子夫婦想阻止,但載著他們的警車已經開走。

“不!”

“司爵!我們是你們外公外婆啊!”

……

霍司爵充耳不聞,將自己手機遞給了辦事的民警。

等奶糰子晚上九點多醒來時,張家人已經因為證據確鑿被關進了監獄。

因為張家出事,霍氏集團之前和張家的合作自然停止,霍沉令作為霍家掌權人忙得腳不沾地。

不能陪奶糰子,隻好囑咐兩個兒子看好妹妹。

霍司爵和霍司晨因為張家的事情情緒低落,趁妹妹睡著了去了目的祭拜媽媽,回家後就一直在二樓房間裡守著妹妹。

守著守著,因為昨天晚上忙活了一晚上,不知不覺兩人也睡了過去。

等他們醒來時,粉色的公主床上就兄弟倆。

霍司晨揉眼睛:“二哥,崽崽呢?”

霍司爵還有些迷糊,聽到崽崽兩個字瞬間精神。

左右一看,房間裡哪裡還有奶糰子。

霍司爵想到前一天晚上在醫院裡碰到奶糰子和冥胥的情況,頭皮發麻。

“完了,崽崽肯定又出去玩了。”

說完衝出房間,直奔樓下。

霍司晨連忙跟著,一邊跑一邊問他。

“二哥,這大晚上的,崽崽才三歲半,她能去哪兒玩?”

霍司爵皮笑肉不笑提醒他:“崽崽大半夜敢在郊區廢棄彆墅和那些東西玩捉迷藏,你說她大晚上能去哪兒玩?”

霍司晨頭皮發麻。--出手,違反了兩國和平條約!更違反了國際公法,本王要向國際異族法庭起訴你!”迴應他的,是崽崽凶悍瘮人的拳頭。“告本崽崽?”“魂都被本崽崽吃了,你拿屍體去告哦!”說完崽崽一拳砸在閃躲的傑西親王肩頭,聽到傑西親王肩胛骨碎裂的聲音。將思衡趁機一腳踹在他膝彎處,傑西親王一個趔趄,單手撐地忍痛躍起來,火力全開直撲將思衡。打不過冥崽崽,他可以先抓住另一個非人。手裡有了人質,不怕冥崽崽不投鼠忌器。對!手術室中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