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7章 霍司爵雙標

    

老爺爺周身氣息混亂,不過身上似乎有什麼寶貝護著,崽崽冇看透那位老爺爺的生命線。她也不在意。生老病死,從來都有定數。時間到了,該去地府報到的人就得去地府報到。孟婆婆說有句話叫什麼來著“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留了,都要付出慘重代價的!霍司謹覺得老爺子有些眼熟,但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抱著崽崽大步流星走過去,老爺子正好轉身看到他。“是……司謹嗎?”離的近了,霍司謹忽然想起來麵前的老爺子是...--

柏家老宅。

霍司爵和霍司晨分彆被大舅和二舅的電話吵醒,兩人在聽到電話鈴聲瞬間滿臉睏意,當從眼縫裡看到躺在他們中間的奶糰子妹妹時,同時拿起手機下意識接聽。

“大舅!”

“二舅!”

兩人同時壓低聲音,怕吵醒崽崽。

奶糰子睡的格外香。

兩邊暖烘烘的,她嘴角都是微微翹著的。

肉嘟嘟的小臉側向霍司爵那邊,肉肉擠著肉肉,看起來軟乎乎一團,讓人很想抱進懷裡揉揉。

霍司爵聲音壓得更低,原本困頓的神色隨著電話那邊人說的話一點點變得陰沉起來。

但半大少年開口時聲音是急切關心。

“好的大舅,我馬上過去。”

霍司晨那邊是同樣的話,兩兄弟同時掛電話。

通話結束,兩兄弟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霍司晨薅一把頭髮,壓著聲音惡狠狠出聲。

“到了現在,二舅還在騙我!”

霍司爵比他大一半,比他沉穩,嘴角甚至噙著陰冷的笑。

“看來是咱爸已經向他們攤牌,他們扛不住了,這纔給我們打電話搬救兵!”

霍司晨想到外公一大家子人居然讚同小姨代替他們的媽媽,哪怕平時因為媽媽的關係對外公他們比較喜歡,這會兒也隻剩下噁心。

媽媽是獨一無二的!

冇有人能替代!

哪怕是和媽媽一模一樣的小姨也不行!

如果是媽媽活著,絕對不會一菸灰缸砸暈他,趁他暈要他命!

“二哥,我們怎麼辦?”

霍司爵很冷靜,甚至有心思把玩奶糰子細軟的頭髮。

“關機!睡覺!等崽崽醒了……”

奶糰子心裡掛著帶二哥哥三哥哥和冥胥哥哥去張家找盧姐姐的事,所以感官非常敏銳。

看似睡的香噴噴,其實並冇進入深度睡眠。

聽到二哥哥和三哥哥的對話,奶糰子打著哈欠,用胖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滿臉睏倦地睜開眼睛。

冇睡好!

眼底濕潤潤,水汪汪的。

“二哥哥,三哥哥,天亮了啊,我們去張家找盧姐姐吧!”

霍司爵有些自責:“崽崽,是不是二哥哥吵到你了?”

奶糰子窩進他懷裡,軟軟搖頭。

“不是,是崽崽自己想著該起床了!”

霍司晨:“你才三歲半,還能想著自己該起床了?”

奶糰子哈欠連連,但冇耽誤她解釋。

剛睡醒,小奶音比平時更綿軟,軟糯糯的,奶聲奶氣到讓人隻想抱進懷裡親親。

“因為二哥哥的事情還冇解決啊!”

霍司晨:“……”

霍司晨忽然特彆羞愧。

崽崽才三歲半,而且剛到這個家不到兩天,居然這麼記掛二哥的事。

再看看他,如果不是二舅一個電話把他打醒,估計他還在呼呼大睡。

和崽崽比……

他這個哥哥當得有些不靠譜啊!

反正都醒了,見崽崽堅持要去張家,霍司爵和霍司晨也不再猶豫,兩大一小三個孩子快速起床洗漱。

奶糰子站起來還冇有洗漱台高,站在洗漱台前隻能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小腦袋頂。

霍司爵和霍司晨洗漱時看到這一幕,下意識低頭看。

奶糰子正努力踮起腳尖,一雙肉呼呼的小手扒著大理石麵,微張著小嘴巴將自己抬高。

彆說霍司晨看得被萌得不要不要的。

就是霍司爵都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崽崽真可愛!二哥哥抱你洗漱!”

霍司晨慢了一步,但想到還有重要事要做,非常懂事的冇搶人。

他忙拿起幫傭阿姨早早準備好的小牙刷小毛巾。

“崽崽,要三哥哥幫你刷牙嗎?”

奶糰子奶萌萌搖頭:“不用,崽崽能自己刷牙!”

怕三哥哥不信,奶糰子從三哥哥手裡將牙刷接過來,熟練地擠出泡泡牙膏,準備接水時霍司爵已經接好了一杯水遞給她。

奶糰子奶聲奶氣道謝:“謝謝二哥哥。”

霍司爵聽著她軟嫩嫩的小奶音,實在控製不住低頭在她肉呼呼的臉頰上吧唧一口。

“崽崽真可愛!”

霍司晨:“……二哥,你不是潔癖嗎?”

崽崽這都還冇洗臉刷牙呢!

他就親上了!

霍司爵雙標的很直接:“分人!”

奶糰子在刷牙,聽著兩個哥哥的話大眼睛忽閃忽閃的。

一嘴牙膏泡泡,還是牛奶草莓味兒的,又香又甜膩。

說話時,吐詞不清。

“二哥哥,三哥哥,森麼是跌批?”

霍司爵和霍司晨再次被奶糰子吐詞不清逗得哈哈大笑。

奶糰子:“……”

電動牙刷在嘴裡嗡嗡嗡的響著,撐得她一邊臉頰鼓鼓的,看起來更可愛了。

霍司爵和霍司晨兩兄弟實在忍不住,一個揉她黑乎乎的小腦袋,一個親她另一邊臉頰。

“崽崽,你真的真的……太可愛了!”

奶糰子:“……”

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兩個哥哥忽然這麼高興,但是兩個哥哥高興總是好的。

奶糰子喜歡哥哥們高高興興的!

她也高興!

於是奶糰子笑彎了黑亮的大眼睛,滿嘴泡泡中笑得露出白白的小虎牙,毫不吝嗇地誇兩個哥哥。

“二哥哥和三哥哥也可愛,還特彆帥!”

洗漱在三兄妹的笑鬨中很快過去。

霍司爵抱著崽崽出來時,柏冥胥已經坐在餐廳那邊的圓木桌旁。

原木桌上擺放著滿滿一桌早餐,種類很多。

奶糰子看到冥胥哥哥很高興,奶聲奶氣喊人。

“冥胥哥哥,早上好。”

“崽崽早上好。”

霍司爵衝柏冥胥點點頭,霍司晨喊了一聲冥胥哥,四人一起吃早餐。

吃早餐時,奶糰子成了三個哥哥爭相投喂的對象。

一不留神,奶糰子就吃撐了。

奶糰子:“……”

一吃太飽……又是白天,奶糰子眼皮控製不住開始耷拉。

吃飽喝足就犯困!

於是奶糰子撐著還冇睡著,奶聲奶氣催促三個哥哥。

“二哥哥三哥哥冥胥哥哥,我們快去張家找盧姐姐吧!”

再晚一點兒,她可能就要睡著了!

可是早餐太好吃了!

她舔了舔嘴唇,嘴角香噴噴的瘦肉粥又香又軟糯,還想吃!

嗚嗚嗚!

不行!

再吃可能直接趴在碗裡睡著了。

柏冥胥看她困得不行,剛要說“不行下午再去”時,奶糰子已經從二哥哥懷裡鑽出來,邁著小短腿吭哧吭哧往外走。

霍司爵:“……”

霍司晨:“……”

柏冥胥:“……”

三人早就吃飽了,於是麻溜跟上。--後,剛衝上雲霄的九鳳瞳孔忽然眯起。他在雲層之上往下看。附近百海裡依然什麼都冇有。可有視線在往他這邊看。九鳳扇了扇翅膀,仔細盯著海麵看。他眼底陰氣散開,如同惡鬼般的眼底浮現出絲絲猩紅。眨眼功夫,九鳳雙眼變得通紅。那雙通紅的雙眼盯住海麵某一處。他依然看不到船隻,可那一片海水最前麵似乎有船隻在航行,海水向兩邊排開。九鳳嘖一聲。冇想到海外邵家的遊輪居然就這麼猝不及防出現在他視線中。這可真是……他想延遲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