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6章 信崽崽,不會錯的

    

暗傷,以及曾經被子彈穿過的地方,哪怕手術後恢複再好也是遺留暗傷的。可這寒潭水一泡,沐歸凡竟能清晰感覺到暗傷癒合的速度!這感覺太強烈了,整個身體感覺爆發出一種力量,疲憊一掃而空,越是泡著越讓人精神振奮。沐歸凡本來是坐著,乾脆換了個姿勢,躺在水裡,頭枕在高出,隻冒出兩個鼻孔。他仔細感受,身體裡的每一處血管、細胞,彷彿都張開了,每個毛孔都重獲新生。這一個月沐歸凡在山洞底下不斷打破規則,原本就對天地間的規...--

四人直奔盧嵐嵐家。

盧嵐嵐家在五環外,一個非常老舊的小區。

車子根本進不去,柏冥胥將車子停在小區大門口,霍司爵抱著奶糰子下車,柏冥胥和霍司晨一起往小區裡走。

奶糰子揉了揉大眼睛,霍司爵以為她困了,輕輕拍了拍她後背。

“崽崽困了就睡吧,二哥哥抱著你。”

奶糰子一點兒不困,她需要動用不屬於人界的力量。

這地方古古怪怪的,她也冇看到任何黑影。

乾淨的有些過分!

人類社會很多東西她不瞭解,可是冥界的居民生活習慣她太清楚了。

那個盧姐姐是這兩天才自殺身亡,而且照片是在自家浴室。

生命可貴!

盧姐姐自殺等同於不尊重生命,在地府是要被判刑的!

按說地府肯定會安排接引官員過來,但這邊一點兒地府的訊息都冇有,不對勁。

奶糰子打了哈欠,眼睛水霧霧的。

聲音軟綿綿的,倦倦的。

“謝謝二哥哥。”

霍司爵看著信任自己的奶糰子,被算計後戾氣翻湧的眼底浮現出絲絲溫柔。

“崽崽乖,睡吧。”

柏冥胥轉了一圈,冇看到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真奇怪。”

霍司晨皺眉:“冥胥哥,哪裡奇怪了?”

柏冥胥仔細看向四周,一分一毫都不放過。

“你們仔細看看,這附近太乾淨了。”

因為能夠溝通陰陽,所以柏冥胥哪怕年紀不大,卻也知道如今的地府有多忙。

但即便再忙,隻要人間有人死亡,不論是飛來橫禍還是不尊重生命自殺,地府都會有接引官員馬上趕到。

盧嵐嵐昨天自殺,接引的地府官員昨天回來接她。

但這邊冇有地府接引官員留下的任何痕跡,這不對勁。

有人在這邊做過手腳。

霍司爵雖然不懂這些,但今晚真的長見識了,馬上想到一件事。

“張家知道我們霍家和你們柏家關係不錯,一定會將所有痕跡處理的乾乾淨淨,包括死去的盧嵐嵐!”

柏冥胥神色凝重:“你們回車上,我……”

在二哥哥懷裡假裝睡覺的奶糰子忽然睜開眼睛,抓抓二哥哥的衣領。

“二哥哥,崽崽知道盧姐姐在哪裡了。”

柏冥胥霍司爵和霍司晨齊齊看向她。

“崽崽知道?”

奶糰子乖巧點頭,肉嘟嘟的小臉上表情嚴肅極了。

“在張家彆墅裡!被一個小罐子裝起來了!”

柏冥胥霍司爵和霍司晨:“……”

雖然奶糰子說的話像是空穴來風,滿口胡鄒,但這邊確實有問題,張家的嫌疑最大。

霍司爵看一眼時間:“先回柏家,天亮之後我們再去張家。”

奶糰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滿眼期盼。

“二哥哥,為什麼要等到天亮之後呀?”

霍司爵摸摸她的小腦瓜:“因為太晚太晚了,崽崽你必須要睡覺覺了!”

奶糰子:“崽崽晚上可以不用睡的!崽崽白天再睡!”

柏冥胥問她:“是不是盧嵐嵐有危險?”

奶糰子搖頭:“冇有,隻是被關起來了。”

霍司晨好奇地看著奶糰子妹妹:“崽崽,你怎麼知道?”

這不能說!

奶糰子一時語塞,眨巴眨巴大眼睛,開始賣萌。

腮幫子鼓起來,小奶音更奶更綿軟好聽。

“崽崽剛纔做了個夢,夢到的!”

霍司晨:“……”

這信還是不信?

柏冥胥和霍司爵卻毫不猶豫點頭:“崽崽,我們相信你。”

奶糰子樂了!

咧開嘴咯咯嬌笑起來。

“信崽崽,不會錯的!崽崽做夢絕對靈驗!”

三大一小四個孩子再次出發,回柏家。

第二天一早,四個孩子還在睡夢中,霍家莊園熱鬨起來。

因為張家來人了。

張家大舅張國棟帶著原本在醫院住院養身體的妹妹張晶,進門就黑臉。

“霍沉令,你就是這麼照顧我們家小寧的?”

張家二舅張國林皮笑肉不笑:“就是啊,再怎麼說,我們家小寧也為你生了三個兒子,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收養一個毫不相乾的孤女都不知會她一聲就算了,為什麼還要縱著那個孤女打她?她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

張家人來勢洶洶,張晶白著臉,看起來格外虛弱。

一邊控製不住落淚,一邊溫柔又堅定地維護霍沉令。

“大哥,二哥,我是讓你們送我回來,冇讓你們摻和我家的事。”

張國棟張國林和張晶兄妹三人一唱一和,完全不給霍沉令說話的機會,已經將他收養的孤女冥崽崽定罪。

“一切都是那個孤女惹的禍!”

張晶連忙辯解:“大哥二哥,崽崽才三歲半,她什麼都不懂,她不是故意打我的。”

張國林不滿皺眉:“沉令,不是我說你,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女兒,你和小寧還年輕,自己生一個不是更好?”

一直冇說話的霍沉令視線淡漠地掃過張家兄妹三人,聲音威嚴冷漠。

“小寧?難為你們還記得她!”

張國棟心裡發虛,但覺得計劃天衣無縫,於是冷眼看向霍沉令。

“沉令,你這話什麼意思?小寧就在這裡站著呢!”

張國林幫腔:“就是!沉令,你這麼說多傷小寧的心?”

霍沉令看了羅管家一眼,羅管家會意,抬了抬手,客廳大門很快關上,不僅僅是客廳大門,包括霍氏莊園的大門也跟著關上。

張家兄弟察覺到不對勁,迅速對視一眼。

張晶虛弱地走到霍沉令身邊,去牽他的手。

“沉令,你這是做什麼?”

霍沉令看她的眼神格外冷漠,避開她的觸碰,毫不掩飾對她的嫌惡。

“做什麼?”

他淡漠一笑,涼薄無情到了極點。

“關門打狗!”

話落音,張國棟氣得差點兒跳腳。

“霍沉令,你說話注意點兒!再怎麼說我們也是你大舅哥!是你三個兒子的親舅舅!”

霍沉令冰冷諷刺地補一句:“還是他們的小姨!”

張晶心頭一顫,險些站不住,連忙扶住旁邊的沙發靠背。

“沉令,你在說什麼?我是你的妻子張寧啊。小晶……她三個月前車禍走了。”

霍沉令懶得費時間看他們演戲。

他看向早就等在一旁的江林:“給他們看看!”

江林上前一步:“是!”

張家兄妹三人看這架勢,多少有些心虛。

轉念一想父親花天價請的高人一再保證絕對不會有問題,這段時間來霍沉令在工作上對張家有求必應,比張寧在世時還要好說話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們覺得霍沉令可能是聽說了什麼,現在隻是在詐他們。

隻要穩住這一波,很快整個霍氏集團都能是他們的。--到如今,我還是想跟你說聲對不起,也想你聽聽我的解釋。”霍沉輝什麼都不想聽,不想說。但下意識地低頭看懷裡的崽崽。好傢夥。崽崽小耳朵動了動,水汪汪的眼睛瞪得瞪大了。霍沉輝:“……”今天回去,那些小子們一頓筍子炒肉少不了!霍沉輝走神時,錢曉麗已經絮絮叨叨說了起來。“其實過了這麼些年,我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沉輝你對我最好。怪隻怪我當初太年輕,不知道人心險惡,也不懂拒絕。”霍沉輝臉黑如鍋底。不懂拒絕?吃著碗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