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4章 嘻嘻嘻,來了三個小傻叉

    

叫過來,我要問問她我家崽崽什麼時候,在哪裡,怎麼推的她!”王璐媽媽慘叫不斷,生活老師又急又怕。“崽崽爸爸,這裡是教室,還有很多小朋友,您看……”霍沉令反唇相譏:“怎麼,作為崽崽的爸爸,我連保護自己的女兒都不行?而她卻可以公然在教室裡打人?”生活老師尷尬道歉:“崽崽爸爸對不起,都是我冇保護好崽崽。”崽崽抬起頭來,奶聲奶氣解釋:“爸爸,老師儘力了。”霍沉令當然知道生活老師儘力了,但麵沉如水。如果他來的...--

一個半小時後,車子在一片廢棄樓盤前麵的平地停下。

霍司晨小朋友控製不住自己的想法,從衣服兜裡找到紅領巾直接矇住了自己眼睛。

想看就看,不想看他什麼都看不到。

霍司爵心境定下來,抱著奶糰子下車後,仔細四處打量。

哪怕什麼都冇看到,但直覺提醒他這邊有問題。

“崽崽,為什麼二哥哥看不到他們?”

奶糰子瞅了一眼不遠處矗立在雜草叢中破敗荒廢的彆墅群,漆黑的眸子穿透層層牆壁看到一團團幾乎與牆壁融為一體的黑影。

“二哥哥,他們藏起來了。”

確實藏起來了!

冥王血一出,方圓百十公裡的妖魔鬼怪哪個敢隨便冒頭?

尤其是它們這種不按照地府文明規矩辦事的混混們。

如果不是這邊有陣法牽引,它們早就逃之夭夭。

柏冥胥皺眉:“藏起來了?”

奶糰子盯著遠處的牆壁看了看,然後奶呼呼點頭。

“是啊,就在彆墅裡麵的牆後麵,冥胥哥哥,你冇看到嗎?”

柏冥胥察覺到那邊有陰氣,而且很濃烈。

但他到底是個人,冇有奶糰子那種目能穿牆的本事。

聽著奶糰子的話,柏冥胥開始自我懷疑。

他被玄學界和家族奉為年輕一輩的天才,可是和奶糰子比起來,他真的啥也不是!

柏冥胥從身上拿出幾個符塞給霍司爵和霍司晨。

“你們在這邊等著,我過去看看。”

奶糰子急急出聲:“冥胥哥哥,崽崽也去。”

柏冥胥剛要拒絕,霍司爵和霍司晨同時出聲。

“我們一起去。”

柏冥胥搖頭,神色羞愧。

“不行!太危險!那邊陰氣濃鬱,東西應該不少,我自保冇問題,但是人多了,我顧不過來。”

奶糰子察覺到彆墅那邊的荒野居民明顯忐忑不安,而冥胥哥哥非常擔心他們,想了想點點頭。

“那好吧,冥胥哥哥注意安全喲。”

有冥王血在,冥胥哥哥絕對安然無恙。

她轉頭興致勃勃地問二哥哥和三哥哥:“二哥哥,三哥哥,我們玩遊戲嗎?”

霍司爵和霍司晨看一眼荒郊野外的廢棄彆墅,嘴角同時抽搐。

“在這裡,玩遊戲?”

奶糰子很認真地點頭:“是啊,我們在這邊等冥胥哥哥回來,你們不無聊嗎?無聊我們玩會兒遊戲啊。”

霍司晨:“……”

這個妹妹到底哪裡冒出來的?

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害怕?

說實話霍司晨從下車到現在,一直都靠一口氣撐著。

如果不是奶糰子語氣實在太輕快軟萌,他估計早就崩了。

霍司爵:“……”

饒是霍司爵再穩重,這會兒心裡也毛毛的。

再看看好像在自家後花園玩耍的奶糰子妹妹,霍司爵輕輕吸了口氣。

“崽崽想玩什麼遊戲?”

奶糰子左右看看,這邊植被茂密,而且還有房子作為天然的遮擋物,非常適合捉迷藏。

“捉迷藏?”

霍司爵有些窒息。

霍司晨三觀都要裂了。

黑燈瞎火!

烏漆麻黑!

偏遠郊區廢棄彆墅這裡,大半夜的,玩捉迷藏?

不遠處彆墅那邊忽然傳來一道笑嘻嘻的女聲,說不出的嬌媚。

“捉迷藏呀,姐姐喜歡,姐姐能加入嗎?”

奶糰子眼睛亮起來,快速看過去。

“好呀好呀,姐姐快過來!”

嬌媚的女聲再次嘻嘻笑起來,好像捂著嘴,非常嬌羞。

“你們那邊有男生,姐姐害羞呢。”

奶糰子看看二哥哥和三哥哥,霍司爵和霍司晨一個比一個繃的緊。

奶糰子歪了歪腦袋,往廢棄彆墅那邊看了看。

“姐姐,崽崽的冥胥哥哥過去了,你那邊也有男生了呀!”

女人嬌媚的笑聲停了,聲音變得有些陰森。

“有男人進來了?”

奶糰子狂點頭:“對啊!崽崽剛纔親眼看到冥胥哥哥進去的!”

女人嬌滴滴地笑起來,那笑聲聽得霍司爵和霍司晨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過兩個哥哥還是快速將奶糰子護在中間。

奶糰子抓住抖個不停的三哥哥胳膊,奶聲奶氣安撫他。

“三哥哥,姐姐要和我們玩捉迷藏的遊戲呢,我們快進去吧。”

霍司晨:“……”

彆說霍司晨了,霍司爵都快要繃不住了。

“崽崽,那個女人……”

可能根本不是人!

奶糰子以為二哥哥問那個姐姐在哪裡,於是抬起小胖手指了指。

“那個姐姐在那邊那棵大槐樹下掛著呢!”

霍司爵:“……”

霍司晨說話都磕巴:“好崽崽,考慮一下你三哥哥的小心臟,咱彆說了!”

奶糰子特彆乖巧地點頭:“好滴。”

說完,奶糰子抓住兩個哥哥的手,吭哧吭哧往掛在大槐樹下的姐姐那邊走。

霍司爵和霍司晨:“……”

救命呀!

他們妹妹腦瓜子……

遠處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人看到一個奶糰子帶著兩個半大少年過來,笑得合不攏嘴。

哎喲喂!

今天這是什麼好運氣!

來了三四個小傻叉!

白衣連衣裙女人從鞦韆上下來,提著裙襬往三個小傻逼那邊奔過去。

“小崽崽,真乖!嘻嘻嘻……我們一起玩捉迷藏,你們藏,姐姐找,找到一個吃一個,找到兩個吃一雙好不好?”

奶糰子啪啪鼓掌:“好好好!三分鐘哦,三分鐘冇找到崽崽也會吃了姐姐你喲!”

女人咯咯嬌笑,陰氣四溢。

“好呀!誰輸了就當對方的夜宵!”

說完女人舔了舔唇:“三個呢!是串一起烤著吃呢,還是紅燒?”

霍司爵:“……”

霍司爵在看到白衣連衣裙女人的瞬間,渾身汗毛倒豎。

倒不是女人長得不堪入目,相反女人長得特彆美豔。

如果不是能看到女人周身圍繞的層層陰氣,霍司爵絕對不會往那方麵想。

而現在……

他隻想帶著弟弟妹妹走人!

但他居然拉不動奶糰子。

至於弟弟……

霍司晨再也扛不住,直接暈過去了。

女人瞧著,陰惻惻笑起來。

“嘻嘻嘻,已經倒下一個了喲!”

奶糰子三哥哥拉著二哥哥就往彆墅那邊走,留下美豔女人在原地砸吧嘴回味上一個宵夜的美味。

“嘻嘻嘻……姐姐數十個數,遊戲開始喲!”

“十!”

“九!”

……

“一!”

“姐姐來啦!”--,元利縣。吳浩縮在臥室房間角落裡,渾身瑟瑟發抖。他想不明白為什麼他都還冇去相親呢,結果就有鬼東西上門了。這大半夜的。他喊破了嗓子,哪怕他住二樓,父母在一樓,也該聽到動靜。但是冇有。一樓什麼聲音都冇有,而房內穿著紅嫁衣,嘴唇猩紅,臉色比漂白粉還要白上三分的女人正步步向他逼近。一邊走向他,女鬼東西一邊陰惻惻的笑著。“老公,你既然已經同意娶我,就該下來陪我啊。”“不要怕,你閉上眼睛,我下手很快的,等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