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3章 哎喲喂!我的腦袋呢?

    

知道該說什麼好。崽崽已經很胖了。但是每一塊肉肉似乎都有自己的意識,都長在該長的地方。比如肉肉的小臉蛋兒,肉肉的小胳膊小腿兒……但是不像彆的小胖墩兒那樣,臉上的肉肉會擠得奶糰子的眼睛都變成一條縫。奶糰子的眼睛又大又圓,又黑又亮,水潤潤的好像琉璃珠子浸泡在透明的水中,越發清潤好看。笑起來的時候臉頰上有小酒窩,睫毛又長又細,還彎彎的,比很多明星的假睫毛還長。奶呼呼一團,笑起來能將人心都萌化了。所以吃得多...--

霍司爵怒視傻弟弟:“大半夜的你鬼叫什麼?”

霍司晨說話都哆嗦。

“那個……那個……冇……那個人冇腦袋!”

霍司爵無語:“我看你冇腦子!”

冇腦袋的大可愛抱著自己的腦袋,嗷嗷嗷叫著吸引了周圍晃盪黑影們的注意。

黑影們齊齊看過來。

霍司爵聽著聲音,跟著回頭,視線透過擋風玻璃看向聲音來源處。

哦豁!

好大一群傷殘人士!

冇腦袋的!

缺胳膊短腿兒的!

半邊腦袋不知去向的!

……

霍司爵:“……”

他怕不是眼睛出問題了,或者腦子出毛病了。

將奶糰子抱緊,霍司爵連忙揉眼睛。

揉完之後,一鬆手,和一個腦袋隔著擋風玻璃直接對上眼了。

霍司爵臉都白了:“我屮艸芔茻!”

霍司晨手腳並用爬過來,縮在駕駛位和副駕駛之間,整個人瑟瑟發抖。

“二……二……二哥……有……有……”

奶糰子後知後覺纔想起一個問題。

她壓根兒不算是個人!

她的血能讓地府居民忌憚,但在給正常人吃下的同時會直接打開對方的陰陽眼,看到他們原本看不到的東西。

奶糰子有些心虛,連忙伸手捂住二哥哥和三哥哥的眼睛。

“二哥哥,三哥哥,默想不看!”

霍司晨哆嗦著小身板,都要哭出來了。

“崽崽,這個怎麼默想不看?這是我不想看他們就能不存在的東西嗎?”

奶糰子非常認真點頭:“是!”

霍司晨:“啊?”

“三哥哥,你快默想什麼都冇有!”

霍司晨:“……”

一雙眼睛不聽話地四處亂轉,他們的車子都被圍了。

四麵八方都是缺胳膊短腿兒的玩意兒,甚至還能聽到那些玩意的對話。

“噫!車裡有人哇!”

“快看看,死冇死,死了趁著還冇回魂,我還缺個胳膊,趕緊拽下來給我按上!”

“我缺個眼珠子!”

“我這個腦袋尺寸和我脖子不太符合,我換個腦袋!”

……

霍司晨:“……嗷嗷嗷……有鬼啊!”

外麵的東西聽到那一聲慘叫,跟著一個個發出驚恐的尖叫聲。

“嗷嗷嗷!是活人!”

“啊啊啊!是孩子!”

“啊啊啊!王說誰敢對孩子下手,弄死咱丫的祖宗十八代!”

“快跑!”

“快撤!”

“哎喲喂!我的腦袋呢?”

“抱好你的腦袋,特麼的掉下來砸著老子掉地上的眼珠子了!”

“娘呢!我的腿呢?誰裝錯了腿?快還我!”

……

濃鬱的陰風颳過,整個世界安靜極了。

準備下車戰鬥的柏冥胥還冇推開車門,那些鬼東西們一個個跑的冇影了。

柏冥胥:“……”

奶糰子鬆開手,有些心虛地瞅著嚇得直哆嗦的三哥哥。

“三哥哥,他們都走了,你還好吧?”

霍司晨:“……”

霍司晨一把抱住奶糰子軟軟的身板,嗷嗚嗷嗚直叫喚。

“三哥哥一點兒都不好,三哥哥都快嚇尿了!嗚嗚嗚……”

奶糰子更心虛了。

她聲音很小,小奶音軟趴趴的格外可憐。

“三哥哥,對不起,崽崽不是故意讓你們看到那些東西的。”

可是這世界有那些東西,而且奶爸和二哥哥都被找上過,她的血液就是她的氣息,有她的氣息在那些東西絕對不敢再動她的家人。

霍司晨抱著奶糰子嗷嗚嗷嗚親了兩口。

“和崽崽沒關係,是三哥哥膽子太小了!還有他們長得太不講究了!怎麼能那個樣子就出門呢!”

奶糰子忽然覺得三哥哥說得對!

她皺著小眉頭重重點頭:“對!他們太不講究了!這必須得改改!”

回頭她得更冥王爸爸說說,以後地府居民出行,必須要非常講究,絕對不能缺胳膊少腿兒。

嚇到人多不好,膽子小的嚇過去了,還要增加冥王爸爸的工作量。

說完看向一直冇說話的二哥哥。

“二哥哥,你說對吧?”

霍司爵:“……”

真是活久見啊!

半大少年穩住了,哪怕心裡慌的一筆,俊美的臉上神色不動如山。

給足了霍司晨安全感。

“二哥,你不怕?”

霍司爵一張嘴,聲音發啞。

“還好。”

霍司晨:“……”

霍司晨小臉都嚇白了,但確定四周非常乾淨以後,整個人都滿血複活。

柏冥胥他情況還行,重新啟動車子。

車上霍司晨摸一把腦門的冷汗,咕嚕咕嚕灌了一大瓶水。

霍司爵想得多,眼神一直在奶糰子身上轉悠。

“崽崽,剛纔到底什麼情況?”

奶糰子:“……”

奶糰子垂著腦袋對手手,小眼神無辜又有些委屈地瞅瞅二哥哥,小奶音那叫一個虛。

“是因為崽崽剛纔一不留神給二哥哥和三哥哥你們開了陰陽眼!”

霍司爵:“……”

霍司晨:“……啥?陰陽眼?我也能有?”

霍司晨是知道柏家情況的,所以不敢置信地看向柏冥胥。

“冥胥哥,你們柏家的陰陽眼不是可遇不可求,都快斷了傳承嗎?你們這一代都隻有你一個!”

柏冥胥也納悶兒,崽崽明顯與眾不同。

他覺得怪怪的,但冇說出來。

他安撫地摸摸崽崽的腦袋,眼神非常溫柔。

“自古以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華國地大物博,能人輩出,柏家算不得什麼。”

霍司晨:“……”

柏家如果算不得什麼,華國那些個名門世家那還算個啥?

就是他們霍家,爺爺也會請柏爺爺看風水啊!

那些東西一走,霍司晨那股害怕勁兒過去,整個人又活躍起來。

“崽崽,我……我和二哥還能一直看到那些東西嗎?”

他有些興奮,又有些害怕。

到底是男孩子,最初被嚇到,但現在看崽崽都這麼淡定,他覺得自己也能Hold住。

他還是崽崽的三哥哥呢!

奶糰子眨巴眨巴大眼睛:“三哥哥,這個能控製的。你想看到就能看到,你不想看到可以什麼都看不到。”

冥王親閨女給開的陰陽眼,就是這麼收放自如。

霍司晨激動好奇又帶著點兒慫勁兒看向窗外。

除開路燈和路邊街景,偶爾飛馳而過的車子,或者三兩個行人,乾乾淨淨什麼都冇有。

神經緊繃的霍司晨重重撥出一口氣。

“媽呀!緊張死老子了!結果什麼都冇有!”

霍司爵比他大六歲,張揚邪魅。

接受了這個世界確實有那些東西後,加上身邊還有柏家人在,他整個人慢慢放鬆下來。

然後不懷好意地一笑,提醒傻弟弟。

“司晨,你仔細看看那三兩個路人。”

霍司晨冇多想,呆呆“哦”了聲。

這一看,差點兒冇把自己送走!

一個麵部血肉模糊,一個隻有半張臉,還有一個……就是一個純骷髏架子……

霍司晨被嚇出鵝叫聲。

“嘎……唔!”

霍司爵眼疾手快捂住他的嘴:“再叫,把他們吸引過來讓你仔細觀摩觀摩?”

霍司晨:“……”

奶糰子看再次嚇得瑟瑟發抖的三哥哥,奶呼呼地提醒他。

“三哥哥,默想他們不在,你就看不到了。”

霍司晨又要哭了。

他特麼的滿腦子都是三張慘不忍睹的臉!

越不想越清晰!--另一隻手抱住他脖子直往他嘴巴上湊。霍司霖渾身僵硬,俊朗的五官忍的快扭曲,用儘所有力氣推於瀟。自然推不開。然後他破防了,直接yue了。於瀟也懵了。因為太懵忘了閃躲,又因為身高差距,她直接被霍司霖吐了一臉。於瀟:“……”霍司霖下意識道歉。“那個……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努力想忍住的,可你不僅拽著我手腕還抱著我脖子,我……”霍司霖態度特彆誠懇:“我真的儘力了……yue!”被吐了一臉的於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