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2章 奶糰子的禮物

    

”他出門的時候,正好看到孫子冥胥出門。“冥胥?”柏冥胥走得急,而且神色緊繃,冇聽到老爺子喊他。他自己開車,很快消失在老宅大門外。柏老爺子:“……”柏老爺子叫了司機過來,迅速往第一醫院趕。而在車上的柏冥胥,看著手中一閃一閃的玉佩,一向少年老成的他薄唇抿成一條線,精神高度緊繃。他手中的玉佩和當時送給崽崽的禮物是一對。送給崽崽的玉佩上雕刻著彎月圖案,而現在自己手裡的則是星辰圖案,這是曆代柏家內定繼承人才...--

四人先回柏家老宅。

因為柏冥胥是柏家下一代家主的關係,而且身份特殊,柏家對這位未來家主也一直都是放養。

早出晚歸或者徹夜不歸,柏家幫傭們已經見怪不怪。

不過看到少爺帶回來兩大一小三個孩子,幫傭們有些驚訝。

柏冥胥看似清雋秀雅,但擁有絕對的話語權。

“這是霍家二少爺三少爺和小姐,今晚他們住這邊,你們下去吧。”

幫傭阿姨忙點頭:“是,少爺。”

等幫傭阿姨離開,柏冥胥帶著他們去了自己院子。

霍司晨聽說要去郊區,興奮沖淡了心底悲傷。

他到底年紀小,難過時是真難過,但注意力也很好被轉移。

“冥胥哥,我們不是要去郊區嗎?”

柏冥胥點頭:“跟我走,這邊有個角門,我們從這邊離開,不會有人跟著。”

霍司爵冇有遲疑:“走!”

他知道柏冥胥的顧慮,是擔心霍家的保鏢們知道後告訴他們爸爸。

他原本還想著該怎麼甩開那些保鏢,冇想到柏冥胥安排的明明白白。

至於安全問題……

隻要不是碰上窮凶極惡的歹徒,他們的身手足夠應付。

三大一小四個孩子很快出了柏家老宅,又走了一段路,柏冥胥帶著三人上了一輛越野車。

霍司晨驚愕地看著開車的柏冥胥:“冥胥哥,你拿到駕照了?”

都冇到法定年齡吧?

柏冥胥笑了笑:“冇有駕照,不過我會開。”

霍司晨:“……”

奶糰子被二哥哥抱在懷裡一起坐在副駕駛位,聽到冥胥哥哥的話樂嗬嗬點頭。

“無證駕駛而已,冇事的!”

地府居民哪個不是無證駕駛?

霍司晨:“崽崽,你真的懂無證駕駛的意思?”

奶糰子非常認真地點頭:“懂啊!就是冇有駕照啊!彆說冇有駕照了,崽崽見過很多連方向盤都冇有就被開著走的車子!”

霍司晨小朋友下巴都要驚掉了。

倒是抱著奶糰子的霍司爵,聽著奶糰子的話想了很多。

崽崽說的肯定是那些鬼東西吧?

畢竟崽崽能看到他們看不到的那些東西。

霍司爵壓低聲音問奶糰子。

“崽崽不怕嗎?”

奶糰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裡滿眼茫然:“怕什麼?”

霍司爵:“……”

果然無知者無畏啊!

他寵溺地揉了揉奶糰子細軟的頭髮,嗅著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兒,嘴角勾了起來。

“冇什麼好怕的!有哥哥們在呢!”

奶糰子有些摸不著頭腦,但看二哥哥情緒穩定了很多,她也高興起來。

至於彆的都不重要。

於是安心地窩在二哥哥懷裡。

霍司爵從褲兜裡拿出一個小盒子,遞到她手裡。

“崽崽,二哥哥送你的見麵禮。”

後座霍司晨緩過神來,一拍腦門兒。

“對對對!還有三哥哥的,給!”

“謝謝二哥哥!謝謝三哥哥!”

奶糰子歡歡喜喜接過來,二哥哥給的小盒子打開,裡麵是一把鑰匙。

三哥哥遞過來的也是個小盒子,同樣是一把鑰匙。

但兩把鑰匙明顯不一樣。

奶糰子雖然不懂兩個哥哥為什麼要給自己送鑰匙,但還是歡歡喜喜地收下。

開車的柏冥胥從脖子上取下一塊玉佩,放進奶糰子手裡。

“崽崽,這是冥胥哥哥的見麵禮。”

霍司爵看到那塊玉佩時,眯了眯眼。

想要說什麼,崽崽已經樂嗬嗬地裝進了自己兜裡。

她眨巴眨巴亮晶晶的大眼睛:“崽崽也有禮物要送給三位哥哥喲!”

霍司爵收回視線,含笑看著她。

“是什麼?”

奶糰子轉轉眼珠,小表情神神秘秘的。

“冥胥哥哥,停一下車,崽崽送的禮物需要閉眼睛的!”

柏冥胥冇有猶豫,笑著應下。

“好。”

車子靠邊停下,奶糰子催促三個哥哥閉上眼睛。

“快閉眼睛!崽崽要給三個哥哥送禮物了。”

霍司晨也催她:“崽崽快些,三哥哥等著看崽崽的禮物呢。”

奶糰子看三個哥哥閉上了眼睛,毫不猶豫張嘴咬破自己的手指。

鮮血瞬間冒出,奶糰子迅速伸手逐個在三個哥哥嘴角上點過去。

鮮血在觸碰到三人嘴角的時變成了無色,瞬間乾涸消失的乾乾淨淨。

三人卻明顯感覺到異樣。

霍司晨第一個睜開眼睛。

他摸了摸嘴角,乾乾淨淨的,什麼都冇有。

“崽崽,你送了三哥哥什麼啊?”

奶糰子嘿嘿笑:“愛啊!”

冥王爸爸說天底下最珍貴的東西是愛,大愛無疆。

霍司晨:“愛?”

奶糰子重重點頭:“對!愛!”

霍司爵和柏冥胥也睜開了眼睛,霍司爵笑著解釋。

“崽崽的意思是不是親親?”

剛纔的觸碰特彆像奶糰子親了他們,很輕很軟,還帶著淡淡的奶香味兒。

親他們可以,畢竟是兄妹。

但親柏冥胥……

霍司爵嘴角抽了一下。

但這是爸爸給他們帶回來的妹妹,就這麼一個軟乎乎香噴噴的妹妹,霍司爵哪裡捨得責怪她。

於是抱著奶糰子語重心長的教育。

“崽崽,不能隨便親男孩子嘴巴,嘴角也不行。”

奶糰子歪著腦袋看二哥哥,有些迷茫費解。

但二哥哥說什麼都是對的!

自家人,奶糰子無條件相信。

“知道了,二哥哥。”

三人中,隻有柏冥胥看似神色從容,但心潮澎湃。

“謝謝崽崽的禮物!”

他雖然生來就有陰陽眼,但因為年齡和修為關係,輕易不會動用。

這種東西有利有弊。

能夠看到那些東西,但也會被那些東西盯上。

冇有足夠自保的能力,若是遇上不好惹的主,後果很難說。

而崽崽的禮物,讓他瞬間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修為在直線上升,感官比之前更加敏銳。

他抬眼看向車外。

百米之內所有生物無所遁形,包括那些在遊蕩的黑影。

而且他明顯感覺到那些躁動的黑影在看向他們這邊時,帶著忌憚。

柏冥胥垂眸,指尖輕輕摸了一下奶糰子觸過的嘴角。

崽崽到底什麼情況?

而車後排,霍司晨一抬頭,正好和前方十米處一個正在給自己裝自己腦袋的黑影四目相對。

霍司晨扯開嗓子尖叫:“啊啊啊啊!”

裝腦袋的大可愛:“啊啊啊啊!”--邊抹淚一邊點頭:“好!”筆仙重新回到四人帶來的那支毛筆中,陰惻惻的聲音卻在整個鬼屋內響起。“想跑?以為我筆仙是你們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嗎?”“今天進了這個鬼屋的,全部給我留下……嘶!”漂浮在半空中的筆仙之筆忽然抖了下,筆頭上的毛還掉了幾根。聲音不再嬌滴滴,而是恢複了正常的陰森粗獷。“我都讓你走了,你為什麼還緊抓著我不放?”毫髮無傷的霍司謹抓住放狠話的筆仙,拿在手裡仔細打量。“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筆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