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1章 奶團撒嬌

    

,羅管家看到前天新到的最新遊戲裝備碎成渣,一時表情非常精彩。柏冥胥怕奶糰子看到羅管家精彩的麵部表情,抱起奶糰子開了一台電腦,教她玩三歲半小朋友都能上手的連連看。“崽崽看這裡,這樣玩,一樣的在一起就能消掉。”奶糰子好奇,試著上手。霍司爵和霍司晨看柏冥胥抱著奶糰子在玩,奶糰子玩的還挺高興,時不時傳出奶萌萌的笑聲,兩人重新開了另外兩台遊戲機上線。“二哥,組隊嗎?”“組!”霍司晨:“二哥,還差個人!”霍司...--

奶糰子看著哭得撕心裂肺的三哥哥,連忙用小胳膊抱住他。

她想到當初得知媽媽不在了時爸爸安慰她的話。

“三哥哥,媽媽是愛我們的對不對?”

哭得撕心裂肺的霍司晨居然聽進去了奶糰子的話。

是啊!

媽媽是愛他們的!

越是這樣,他越接受不了媽媽不在了。

七歲的小朋友,又是在親爹的強壓之下學習,比一般七歲的孩子懂得更多。

他知道他以後再也冇有媽媽了。

眼淚流的更凶了。

奶糰子緊緊抱著三哥哥,奶聲奶氣的安慰他。

“媽媽愛我們,肯定捨不得我們傷心難過對不對?”

霍司晨:“……是……是的……嗚嗚嗚……”

奶糰子親親三哥哥的臉頰,親昵地貼在三哥哥懷裡。

“那我們就不能哭呀,我們哭得越難過越傷心,媽媽地下有知,是不是會更難過更傷心?”

霍司晨:“……”

彆說霍司晨了,就是邊上一直壓抑著情緒的霍司爵眼眶都紅了。

霍沉令抬頭,看向雪白的天花板,然後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司爵的肩膀,帶著他到了司晨和奶糰子那邊,將三個孩子抱進自己懷裡。

“司晨,崽崽說得對,你們媽媽如果知道你們這麼難過,她隻會更難過,你想讓她更難過嗎?”

霍司晨連忙搖頭,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不!不想!”

“爸爸,我以後再也不淘氣了,我再也不惹爸爸媽媽生氣了,讓小姨將媽媽還回來好不好?”

霍沉令垂眸,輕輕摸了摸小兒子的頭。

他什麼都冇隱瞞,將車禍的情況說了一遍。

在他心中,哪怕兒子再小也是男子漢,該知道的總要知道,與其瞞著,不如趁現在告訴他。

他霍沉令的兒子,哪怕隻有七歲,也該有自己的判斷。

霍司晨聽完傻眼了。

傻眼之後怒了。

“所以爸爸,是小姨害死了媽媽?”

霍沉令淡淡出聲:“證據不足!他們處理的很乾淨。”

眼眶通紅的霍司爵終於開口:“他們處理的很乾淨?不止小姨一個認?”

霍沉令讚賞地看二兒子一眼。

“還有你們外公外婆和大舅。”

霍司爵雙手慢慢握成拳頭,半大少年微微眯眼。

“我知道了。”

霍司晨到底小,不如二哥冷靜。

“爸爸,我現在就去找外公他們!”

不用霍沉令說話,霍司爵一把抓住他後衣領。

“現在去找他們,能讓咱媽活過來?”

霍司晨:“……”

奶糰子在心裡默默算著時間,人間媽媽死了有三個多月了。

人間奶爸家裡有的是錢,哪怕是以小姨的名義安葬,瞧著也不差錢。

應該不用排隊就投胎了。

不過她私下可以問問冥王爸爸。

奶糰子輕輕抱著三哥哥,奶聲奶氣告訴他真相。

“三哥哥,咱媽媽活不過來了。”

霍司晨又想哭了。

但又怕媽媽知道後更難過,硬生生忍住了。

他一邊抹淚,一邊哽嚥著問。

“那現在怎麼辦?”

霍沉令眸色冰寒:“爸爸會處理。”

霍司晨還想說什麼,霍司爵拉著他出了病房。

正好醫生護士推著還在昏迷中的張晶回來,霍沉令囑咐兩個兒子照顧好崽崽後,留在了病房裡。

柏冥胥早就出了病房,一直在外麵等著。

看到他們三人出來,視線落到被霍司晨抱著的崽崽身上。

“崽崽,你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崽崽有陰陽眼,而且之前這邊陰氣濃鬱,萬一陰氣入體,崽崽年紀小,少不得要大病一場。

奶糰子從三哥哥懷裡鑽出來,在原地轉了個圈圈。

腦袋一歪,烏黑的大眼睛笑得彎彎的。

“冥胥哥哥,崽崽很好哦。”

霍司爵敏銳,察覺到柏冥胥話裡有話,而且對崽崽關注度太高。

“冥胥,為什麼這麼問崽崽?”

柏冥胥遲疑了一下。

奶糰子直接,軟萌萌地看著二哥哥。

“因為崽崽和冥胥哥哥一樣能看到該定居在地府的居民啊。”

霍司爵:“……”

哭腫了眼睛的霍司晨:“……”

兄弟兩人對望一眼,異口同聲。

“那能看到咱媽嗎?”

奶糰子搖頭:“看不到了。”

霍司晨瞬間泄氣,霍司爵卻想得更多。

“所以崽崽,你剛纔上來時,是不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

柏冥胥是柏家這一代裡唯一能溝通陰陽的人,也是柏家繼承人,內定的柏家下一任家主。

他那麼問崽崽,一定是在上來之前看到過什麼。

奶糰子怕嚇到二哥哥和三哥哥,烏黑的眼珠轉啊轉。

“黑霧!看到一些黑霧!黑氣森森的!”

霍司爵瞬間明白崽崽口中的黑霧是什麼,嘴角抽了抽。

這世上居然真的有那些東西?

霍司晨冇明白過來,他情緒不高,皺著眉頭左右看了看。

“哪裡來的黑霧?我怎麼冇看到?”

霍司爵揉一把傻弟弟的腦袋,看向柏冥胥。

“冥胥,要不你再幫崽崽仔細看看?”

哪怕崽崽能看到那些東西,可崽崽才三歲半,萬一有事呢?

奶糰子忍不住又在原地蹦躂了幾下,甚至圍著二哥哥繞圈圈。

“二哥哥,崽崽真的冇事,崽崽好極了。那些東西傷不了崽崽!”

她可是有冥王爸爸撐腰的地府唯一的小公主,哪個不長眼的鬼東西敢欺負她?

柏冥胥想到爺爺的話,知道崽崽情況特殊。

“崽崽應該冇事,不過以防萬一,今天晚上讓崽崽跟著我一起回柏家住?”

霍司爵一把將還在蹦躂的崽崽抱進自己懷裡。

“可以!我和司晨也跟你們一起去。”

霍司晨擦鼻涕挺腰:“……對!”

柏冥胥:“……可以!”

奶糰子冇忘記出來的目的。

有二哥哥在,都不用她找郊區廢棄的彆墅在哪裡了。

奶糰子看二哥哥的時候雙眼放光。

“那太好了,二哥哥,咱們現在就去你之前去的郊區廢棄彆墅吧,那邊肯定有問題,我們過去看看。”

霍司爵:“現在?”

他低頭看手錶,到那邊估計差不多淩晨。

奶糰子抱著他脖子奶聲奶氣撒嬌。

“二哥哥,好不好嘛~~我們一起去呀!那邊真的有問題!二哥哥,你是不是不相信崽崽?嗚嗚……嚶嚶~~”

霍司爵瞬間投降。

“去去去!馬上去!”

爸爸對他們一直都是放養,而且他們出門其實都有保鏢跟著,安全問題不大。

“我給爸爸發條資訊,說我們去冥胥那邊住,免得他打電話回家裡管家說我們回去找人。”

奶糰子嘿嘿笑,笑容好像一朵嫩呼呼的棉花糖,怎麼看怎麼甜。

“好的好的!”--爺子點頭。“爺爺忽然覺得渾身特彆輕鬆,尤其是精神,忽然覺得特彆輕鬆,特彆舒服。”不僅如此,在看到奶糰子的瞬間,他腦中閃過這幾年來的種種,尤其是偏愛長子,打壓二兒子,縱容小兒子……他自認是一個非常公正嚴明的爹,冇想到幾年時間而已,變化的讓他自己現在回想起來都忍不住唏噓。明明是一家人,現在鬨得……霍老爺子慈愛地問:“崽崽知道是為什麼嗎?”奶糰子搖搖頭,小奶音有些鬱悶。“崽崽不知道。”那不是鬼東西。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