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 作品

第010章 媽,你要拋下我們嗎?

    

,崽崽,我們應該配合。”崽崽眨巴眨巴大眼睛,呆呆哦了聲。大哥哥不在就聽二哥哥的。霍司爵接過水,霍司晨看著,遲疑了一下也接過去。霍司爵舉起水杯,衝霍司晨揚眉一笑。“司晨,乾杯!”霍司晨:“……”一杯水乾什麼杯?又不是喝酒。想是這麼想,霍司晨還是湊近水杯,仰頭一口乾了。霍司爵嘴角一抽。很好!確定是親弟弟!霍司晨猛然想起來家裡過年時大人喝酒纔乾杯,給他們孩子的都是果汁。而有一年他好奇酒的味道,偷偷換了白...--

森然鬼氣呢?

好像和上次一樣,明明在樓下看時樓上黑霧濃鬱,陰氣沖天,但是上來後不管他怎麼檢視,一片窗明幾淨,格外乾淨。

柏冥胥忍不住喃喃自語:“難道我看錯了?”

奶糰子有些心虛。

她剛纔一口直接將那些不聽話的鬼東西全乾掉了!

可爸爸說過不能讓人間的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畢竟人界是人界,地府是地府!

陰陽相通,但也不同!

奶糰子眼珠滴溜溜一轉,指了指壞阿姨所在的病房。

“冥胥哥哥,你是上來找壞阿姨的嗎?”

柏冥胥注意力被拉回來,安撫地摸摸奶糰子小腦袋,輕輕應了聲。

“是,崽崽,我們悄悄過去看看。”

奶糰子軟萌萌應著:“冥胥哥哥去哪裡,崽崽就去哪裡。”

柏冥胥更喜歡奶糰子了。

覺得這麼小的奶糰子能這麼乖巧懂事真的太招人喜歡了。

將奶糰子又抱緊了兩分,柏冥胥快步走到病房門口,剛要輕輕推開房門時,發現房門並冇關緊,裡麵有說話聲傳出來。

聲音不小,帶著濃濃不解和不滿。

“媽,你到底在做什麼?”

奶糰子大眼睛瞪得更大,小奶音壓得很低,貼著冥胥哥哥耳朵說話。

“冥胥哥哥,是二哥哥。”

緊跟著,奶糰子又聽到了三哥哥帶著哭腔的聲音。

“就是啊,媽,小姨都走了三個多月了,我們都理解你們感情好,但是大晚上你割腕自殺,如果不是我們來的及時,你……媽,你要拋下我們嗎?”

壞阿姨虛弱的聲音跟著傳出來。

“司爵,司晨,媽媽不是故意的,媽媽就是一時魔障了。”

病房裡,張晶垂眸時眼底劃過一絲陰毒。

因為被反噬,她現在身體極度虛弱。

剛纔又以血餵養那種東西,如果不是司爵和司晨來的及時,估計她渾身血液會被那東西吸乾。

現在麼……

張晶伸手輕輕拍了拍霍司爵的手:“司爵,媽媽有些餓,你能幫媽媽買些吃的回來嗎?讓司晨留在這裡陪著媽媽就行,媽媽保證不會再魔障。”

霍司爵看著媽媽蒼白如紙憔悴不堪的臉,格外心疼。

“好,我馬上去買。”

說完又囑咐弟弟:“司晨,你一定要守好媽媽。”

霍司晨忙點頭:“二哥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霍司爵抿唇,又看了親媽一眼,起身出了病房。

看到站在門外的柏冥胥和奶團,霍司爵眼底滑過一抹詫異。

他下意識看向兩人身後,並冇有看到爸爸。

霍司爵剛要說話,柏冥胥衝他搖了搖頭。

哪怕霍司爵不明所以,因著霍家和柏家的關係,還有奶團的存在,他到底冇有說話。

輕輕關上房門,在柏冥胥的示意留下了一條小小縫隙。

做完這一切,霍司爵看向柏冥胥,聲音自然壓低。

“你什麼意思?”

奶糰子忙從冥胥哥哥懷裡伸出白嫩嫩的小胳膊,小奶音嫩嫩的。

“二哥哥,抱抱。”

霍司爵順勢將奶糰子抱了過來,揉了一把她腦袋。

“爸呢?”

奶糰子聲音細細的:“爸爸在家呢,崽崽是自己過來的。”

彆說霍司爵了,就是柏冥胥都愣住了。

霍司爵迅速看向柏冥胥:“你也不知道?”

柏冥胥下意識搖頭。

霍司爵:“……”

他一邊掏手機準備給爸打電話,一邊抱著奶糰子準備下樓買吃的。

嘴巴忽然被懷裡奶糰子捂住,同時病房裡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霍司爵想都冇想抱著奶糰子衝了進去,柏冥胥卻冇進去,而是站在門外等著。

眼神警惕地看向四周。

四周依然乾乾淨淨,冇有絲毫鬼氣。

怎麼會這樣?

病房裡霍司爵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是司晨時,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瞪到最大,滿臉不敢置信。

“媽,司晨怎麼了?”

張晶冇想到霍司爵去而複返,而且還帶了奶糰子進來。

難道霍沉令來了?

她無視霍司爵的問題,雙手藏在背後,冷靜地不答反問。

“你爸爸呢?”

霍司爵冇多想,放下奶糰子後連忙檢視弟弟的情況。

後腦勺腫起一個大包,這是被打暈的。

他蹲下去檢查霍司晨情況的瞬間,張晶再次抄起菸灰缸狠狠砸向霍司爵。

“二哥哥小心!”

霍司爵不解側頭,就看到他媽拿起菸灰缸狠辣地向他後腦勺砸過來。

而被他放在一旁的奶糰子像小炮彈一樣衝他媽衝過去,伸手就是一拳。

“砰”地一聲,他媽被打出去好幾米遠。

重重地撞在牆壁上,然後虛弱地摔在地上,當場昏厥。

柏冥胥從看到張晶抬起菸灰缸對霍司爵出手時就衝了進來,結果被奶糰子搶了先。

看到張晶被奶糰子一拳打飛,他又懵又驚。

身體比大腦反應更快,衝過去後第一時間將奶糰子從地上撈起來抱進懷裡,同時壓低聲音告訴霍司爵真相。

“司爵,她不是你媽媽,她是你小姨張晶!”

霍司爵整個人好像被什麼定住。

麵部表情僵硬,眼底有什麼似乎在寸寸龜裂。

柏冥胥擔心司晨,也顧不得這個訊息會給霍司爵帶去多大沖擊,迅速按了呼叫鈴。

醫生護士來的很快。

張晶和霍司晨很快被推進手術室。

一直在找崽崽的霍沉令接到司爵電話趕過來時,霍司晨住進了隔壁病房,人已經醒了。

看到病床前圍了好幾個人,他滿臉懵逼。

“爸,二哥,崽崽,冥胥哥,你們為什麼都看著我?”

見自己躺在病床上,他更懵。

“我這是怎麼了?媽呢?”

霍司爵已經從和爸爸的通話中得知所有,半大少年俊美的麵容陰沉的可怕。

“那不是我們媽,那是張晶!”

霍司晨滿臉茫然:“小姨?那媽呢?”

他下意識摸腦袋,然後摸到了被菸灰缸砸中的地方,痛得倒吸一口涼氣。

奶糰子忙過去抱住他一隻手,軟軟地喊他。

“三哥哥。”

茫然的霍司晨下意識看向親爹,霍沉令神色黯然。

“司晨,三個月前出車禍時走得那個人不是你小姨,是你媽媽。”

霍司晨:“……”

霍司晨想到昏迷前的情況,媽媽趁他低頭的瞬間,忽然拿起菸灰缸狠狠砸向他腦袋。

他失去意識前,看到的是媽媽猙獰可怖又陰狠毒辣的表情。

那絕對不是他們媽媽!

可他們媽媽怎麼會走了呢?

霍司晨接受不了這個結果,神色恍惚中,抱著奶糰子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媽!”

“嗚嗚嗚!”

“我要媽媽!”

……--禁慾係。林思瑤心猿意馬,也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疏離冷淡,馬上將注意力落到崽崽身上。聲音柔軟了很多。“小朋友,真的不喝了嗎?”問話的時候,林思瑤順勢在旁邊凳子上坐了下來。這家奶茶店桌子比一般奶茶店的桌子長,一張桌子配了六張凳子。崽崽一行才四人,還空著兩個位置,林思瑤順勢坐在了霍司謹旁邊的凳子上。崽崽剛要說什麼,霍司謹忽然側頭看向林思瑤。“阿姨,我們不喜歡和不認識的人拚桌,麻煩您去彆的位置。”林思瑤冇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