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 作品

第八十九章 相處

    

不放棄最後的希望,“姑娘若是……能幫忙……在下,日後定有重酬。”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分成了好幾次,明顯是毒發無力的征兆。“你有銀子嗎?”“有。不過得日後……”年輕男子垂頭,聲若蚊蠅。我以後也有,大把滴!顧洛翻個白眼,鄙視。“現在你拿什麽給我作報酬?你出的起價,我便救你,不然……再過一刻鍾,你就可以直接死了。”這種蛇毒雖然厲害,可前世她卻是最為熟悉的,也很好解,一味草藥即可。“姑娘真能解這毒?”人都...顧洛直接當沒年地到他的表情,一指五妹,“她是誰?”

“五妹。”有氣無力的回答,他現在是真的有點被顧洛整怕的感覺啊。

啪,腦袋上被拍了一記,黃長平不幹了,“你又打我。”雖然表情咬牙切齒的,可聲兒卻不算真正大,不敢呐。

“她是你妹,你親妹。”

“我知道。”打小一起長大,自己的看著她出生,能不知道嗎?他又不是傻子。

“那你是怎麽對她的,啊?”

“我……”黃長平張了張嘴,看了眼五妹,雖然精神了不少,身上的衣裳也是新的,可畢竟是瘦的,臉上沒多少肉,愈發顯的眼很大,好像佝進去一樣……

怯怯的表情,帶著幾分懼意和小心的眼神在接觸到他的視線之後,小丫頭身子一僵,猛的往顧洛身後縮了縮身子。

憶及以往,不知怎的,所有的理直氣壯都消失,唰的一下,沒了,在那雙怯怯的眸子裏,他心頭湧起的竟然全是心虛!

“以前的事我也懶得再理,以後你該叫她什麽,嗯?”顧洛輕輕一哼,明明是平靜的眼神,淡淡的語氣,可就是這樣的淡淡,卻讓黃長平心頭一顫,趕緊開口中,“叫五妹,啊,不,是妹妹。”

“這才乖嘛。”拍拍他的腦袋,讚許的笑了下,顧洛又指向五妹,“那以後看到她被人欺負,你該怎麽辦?”

“誰敢欺負五妹,我揍扁他們。”這次黃長平說的是理直氣壯,甚至挺了挺胸口,眼神不善的看向五妹,“五妹你和我說,誰敢欺負你,我去打他們。”

“哥,你真好。”五妹熱淚盈眶啊。顧洛卻是聽的滿臉無語——好個屁啊,這臭小子明顯是打著我家的東西我家的人隻能我欺負,至於外人?有多遠滾多遠!

雖然顧洛覺得很是無語,這纔多大啊,小屁孩兒一個,怎麽就看著大男人主義明顯了啊?不過雖然讓她無語了點,但也不是沒有可取點——

最起碼知道內外人之分不是?

不過僅有這些可不成!她咪了咪眼,笑咪咪的瞟一眼黃長平,“別說別人了,我看素日裏最愛欺負她的是你吧?”

“我,我哪有。”

黃長平有點不敢看顧洛的臉,同時也有些尷尬——他是真的有啊。說出來會不會這女人又揍他一頓?

“姐,哥沒有欺負我,他對我很好,真的。”五妹拉了拉顧洛的衣角,一臉的緊張,生怕顧洛生氣,又好像怕黃長平生氣似的,忙忙的解釋著,“姐,真的,哥以前都會給我吃的,他還怕我餓給過我地瓜吃的。很甜的。”

五妹一說,黃長平頭垂的更低了。

那是他吃不完,又急著和人去玩,一眼看到五妹,就隨手丟給她了,不是擔心她餓,特意給她吃的好不?!

“嗯哼,是麽?”顧洛啥眼角色啊,黃長平那表情一看就知道是有鬼,可五妹即然這麽說了,那肯定就是有的,不管什麽原因,這事應該是存有的,她也沒必要去深究什麽,重要的是以後。

對上顧洛似笑非笑的眼神,黃長平直接把頭移開。耳邊就聽到顧洛淡淡的聲音,“不管是外人還是你自己,以後要是我再看到五妹她受欺負,我就找你算賬,知不知道?”

“我又不是奶媽子……”

黃長平的聲音很小,顧洛也僅僅是勉強能聽的到,她眉一挑,聲音挑高幾分,“你剛剛說什麽?”

“沒,我說我知道啦。”

聲音裏帶著幾分賭氣,終究是個孩子呢,臉上便多了些不滿,可眼角餘光瞟到顧洛吧,猛的想起自己挨的那些教訓,話在喉嚨裏滾了兩滾,又嚥了下去。

隻是臉上的別扭卻滿滿的。

看的顧洛抿唇一笑,看了看外頭的天色,她看向黃長平,“這都中午了,今個兒就在這裏用午飯好不好?我這裏有豬肉,還有魚,對了,半隻雞也可以吃,你想吃什麽和我說,咱們煮了吃。”

這麽多好吃的!

光聽著這些黃長平的口水都要流下來,魚,豬肉,雞啊,他張張嘴,脫口而出,“我都要吃。”抬頭,猛的對上顧洛朝著他淡淡一笑的表情,忍不住的,黃長平頭皮一麻,“那個,不是,我說錯了,我,我。”一連幾個我字之後,黃長平終是沒說出吃啥來。

哪一樣都舍不了啊。

雞肉多香啊,魚啊,他可是好久沒吃過的了,還有豬肉,上次奶奶買的豬肉,他就分到指甲蓋大小的那麽一丁點。

餘下的都給了大房二房的幾個哥哥!

“想吃哪樣?隻能吃一樣哦。”

顧洛無視他的糾結,輕輕的開了口。

她即然把黃長平接手,可沒準備半途而廢,所以,她會時時刻刻給黃長平最實際的提醒的——做人走路就和吃一樣,看著前麵的路有好多,花團錦簇的,實則上呢,你卻隻能夠,也隻可以選一條路。

貪多嚼不爛啊。

不過這些道理她暫時不會給黃長平講,隻是選擇了因勢循導罷了。

“那,我要吃紅燒肉。”

“好啊,我用菜椒絲來炒,好不好?”顧洛笑的輕盈,眉眼彎起來,看的黃長平眼神一閃,剛才這樣的笑好好看,瞬間他就反應過來,自己個兒在心裏哼了聲,她這麽凶,哪裏好看了?

顧洛轉身,五妹拽了拽她的衣角,聲音甜軟,“姐,我想吃魚。”這丫頭!眼角餘光瞟到黃長平雙眼一亮的樣子,她故意挑了下眉,“真想吃?”

“嗯,想吃。”五妹悄悄的瞅了下黃長平,卻在看到他沒啥反應之後心頭湧起幾分小小的失望——

哥哥不想吃魚,要吃雞麽?

可她都和姐姐說要吃魚了,再改口不是很不好?瞅了兩眼顧洛,她再出口的話便帶了些許不順暢,“是,是真的。”

“好啊,那姐姐就去炒一個豬肉,做一個清蒸魚,再弄些你愛吃的煎餅。”顧洛笑著往外轉身,身側,黃長平的眼神就是一亮,看著顧洛的身影又有些詫異。我,我是黃長華……”陳裏長家的也停了手,滿臉的狐疑,“真是二虎家的小崽子?”旁邊緊隨在她身後的顧洛眼珠一轉,吃的一聲笑,“你說是我二哥,我二哥這會子不在家裏吃飯睡覺,怎麽會跑到這裏來攔路打我?”“我……”黃長華張張嘴,沒出聲。他能說,我就是故意盯著你,故意找機會來狠揍你的麽?外頭熱鬧看的正歡活呢,厲氏嗷老一嗓子,“你說你是誰?”臉上的色兒就有點不對了,再想想,剛才自家兒子可不是沒看到在屋裏?難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