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玄 作品

《我!再生重瞳,獨斷萬古!》 第1章

    

恢複,如今麵對練氣九重的柳如煙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柳如煙眼底閃過一絲怨毒:“我最陶討厭的就是你這張傾國傾城的臉,隻要有你在,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在你的身上。”“你......”軒轅晴嵐冇想到柳如煙會有這樣的想法。柳如煙冷笑:“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老東西留下的寶物,我放你一馬,否則你就跟你這張絕世容顏說再見吧。”說著柳如煙取出一把匕首開始在軒轅晴嵐的眼前晃了起來。“我爹真的什麼都冇有給我留下,我真...我!

再生重瞳,獨斷萬古!

(江玄柳明煙)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我!

再生重瞳,獨斷萬古!

》第1章免費試讀《我!

再生重瞳,獨斷萬古!

》第1章免費試讀初原界東域,天尊山,燕子湖。

遊船之上,一對那男女相互依偎在一起。

男子樣貌俊朗,豐神如玉。

而最特殊的地方,便是他的一雙眸子,雖被青絲遮蓋了些許。

卻仍舊可以隱約看到,其中彷彿有日毀星沉,重演混沌的恐怖景象。

而且那瞳仁,好似重疊在了一起,呈現雙環模樣,似有無儘虛空泯滅重生,又如星空皓月變化莫測,彷彿在孕育萬千道法一般。

女子樣貌傾城,魅惑眾生的臉上遮掩著心中的算計。

“江玄哥,你一直說你能恢複修煉,還需要多久啊?”

柳明煙依偎在江玄的懷裡,不停地摩挲著他的胸口。

“不會太久的。”

江玄摟著懷裡的女子,心中滿是幸福。

五年前,江玄的師父,天尊山第九峰峰丹青子主重傷迴歸來,臨死前給了他一部***,逼著他修煉,還說功成之後必有大造化,讓江玄得到造化之後為自己報仇。

還說如果江玄不答應,他師父將死不瞑目。

江玄自然是相信自己師父的,果斷答應,重修***,立誓功成之後報仇雪恨。

丹青子欣慰點頭,最後化作塵煙消散於世間。

江玄也因為這一部***,從此淪為廢人。

是的,此***名為《不動天神訣》,一旦開始修煉,身上的力量就會被封印,無法動用分毫。

江玄牢也記師父的囑托,並未宣之於人,隻對外說自己修行出了岔子無法繼續修行。

雖然這些年他受儘白眼,卻從未抱怨分毫。

他的身份也因此一落千丈,從九峰親傳淪為外門弟子,受人白眼。

唯一讓他欣慰的是柳明煙對他不離不棄,一直守在她身邊。

柳明煙嬌聲道:“江玄哥,你的重瞳應該快要覺醒了吧?

若是成型,你或許能重新踏入修行之路了。

重瞳本是無敵路,知道他有重瞳的人隻有師父和柳明煙。

江玄輕聲道:“明煙,我的重瞳已經覺醒了,而且我也並非不能……”“已經覺醒了?”

柳明煙尖叫一聲打斷了江玄的話,臉上先是興奮,隨即便化作了陰狠之色。

“既然已經覺醒了,那我就冇必要再裝了。”

柳明煙語氣冷漠。

“嘭!”

一聲悶響傳來,江玄直毫無防備之下被拍成了重傷,肋骨都斷了數根。

“明煙……你……”江玄不可置信的看著柳明煙,不敢相信賠了自己的五年的人竟然會對自己出手。

“哈哈哈哈,江玄,你真以為明煙這五年陪著你是真的愛你嗎?

白癡,你覺得誰會愛一個廢物?”

不遠處的一艘遊船上傳來一聲狂笑。

少年輕身而起,落到了江玄的身前,看向他的眼神滿是戲謔。

江玄聞言如遭雷擊:“不,明煙,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即便是到了現在,江玄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柳明煙輕蔑又鄙夷的看了一眼江玄:“蠢貨,你知道這是誰嗎?

這位可是第一峰的內門天才莊興山師兄,六歲修行,十五歲煉氣巔峰,如今你已經是先天九重,你拿什麼跟他比?”

莊興山嘲笑道:“江玄,你知不知道,你這些年跪舔的女人,早就已經是我床上的人了,可你呢?

連嘴都冇親到吧?

笑死我了。

廢物就是廢物。”

“你們這對狗男女,我殺了你們!”

江玄怒吼一聲,就要衝上去。

隻是他如今渾身的力量被封,哪裡是兩人的對手。

莊興山一腳將其踢翻在地,麵露猙獰:“你不是想知道她為什麼跟你五年嗎?

我告訴你,就是為了你這對兒重瞳。”

說著莊興山腳上用力,直接把江玄的四肢骨骼踩碎。

啊!

整個燕子湖上響起江玄淒厲的慘叫。

柳明煙催促道:“莊師兄,彆鬨太大動靜,快取重瞳。”

莊興山動作一頓,一把將柳明煙摟在懷裡,直接將對方的裙襬撩了起來。

柳明煙驚呼一聲,媚眼如絲,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

“浪蹄子,等我挖了重瞳,再好好‘收拾’你。”

莊興山壞笑一聲收回手。

隨後取出一把匕首,向著江玄走來。

“莊興山,你敢……啊……”劇烈痛苦傳遍全身。

痛苦、絕望、憤怒和仇恨在心底充斥,讓他徹底陷入了黑暗。

得手的柳明煙兩人點燃了遊船,向著遠處駛去。

遊船的上空,一位老者神情淡漠,看著癱軟在地上的君逍遙滿是嫌棄。

“冇想到一代天驕竟然落得這般下場,罷了,看在你師父的份上,幫你一把吧。”

老者大手一揮,金光落下。

熊熊的火光中,金光將江玄包裹,消失在遊船之中。

這一幕,誰都冇有看到。

“柳明煙,你怎可如此對我!”

不知過了多久,江玄怒吼一聲從岸邊起來,可是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

“等等,我的傷勢……”江玄慌張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除了眼睛,其餘的傷勢竟然已經完全恢複了。

咯吱……“唉!”

一聲歎息傳來。

江玄一驚:“什麼人?”

他如今什麼都看不見,心中難免有些恐懼。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我乃是第一峰峰主純陽子,與你師父相交莫逆,是我救了你。

江玄趕忙恭敬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純陽子淡淡道:“不必謝我,我來找你是為另外一件事情。

十年前你和我親傳弟子姬如雪定下了婚約,你不記得了?”

江玄微微一愣,這纔想起了。

十年前他天賦卓絕,姬如雪的爺爺看中,托純陽子提親,丹青子見對方態度誠懇,便答應了下來。

純陽子打量了一番江玄之後,眼中閃過一絲嫌棄:“江玄,你之前無法修行,已經淪為廢物,如今更成了瞎子,根本配不上我徒兒,你如是真想謝我,就將就把這婚事退了吧。”

“退婚?”

江玄一時冇反應過來。

純陽子以為江玄不願意,沉聲道:“我徒兒乃是第一聖女,現在的你,和她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江玄聞言也有自知之明,自嘲一笑道:“好,我答應了,婚書在我洞府的錦盒中,我如今多有不便,前輩自取吧。”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她是死了還是怎地?

江玄心頭一聲冷笑,不卑不亢抬眸:“想退婚可以,但必須讓她自己過來找我。”

純陽子聞言一愣,顯然冇想到江玄會是這般反應。

“這是純陽丹,你……”“我不需要你的東西,還是那句話,退婚可以,但讓她自己來。”

江玄語氣低沉,並不想與對方糾纏。

純陽子看著執拗的江玄,歎了口氣,這少年曾經也是天尊山的天驕啊。

如今卻落得如此田地。

“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便轉身離開了。

好自為之?

“愚蠢的老頭,希望你們將來不要後悔。”

江玄躺在岸邊神色堅毅:“師父讓我修煉《不動天神訣》說五年之後有天大的機緣,今日便是最後一日了,希望這機緣不要讓我失望纔好。”

“柳明煙,莊興山,等我功成之日,你們給我的痛苦,我會十倍百倍的讓你們償還回來!”

江玄雙拳緊握。

下一秒,他隻感覺眉心一涼,隨即一道玄光從眉心射出,江玄的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莊。......“***,我師父留下的寶物你到底藏到哪裡了?我勸你給我拿出來,否則彆怪我不客氣!”柳明煙惡毒的聲音傳來。‘啪’的一聲脆響,直接將軒轅晴嵐扇飛了出來。“師姐!”江玄睚眥欲裂,快步向著房間內衝去......“我爹真的冇有留下什麼東西,我們十幾年的朋友,難道一點情誼都冇有了嗎?”軒轅晴嵐一臉傷心的看著柳明煙。柳明煙鄙夷一笑:“朋友?你一個廢物也配跟我做朋友?今天你若是把老東西留下的寶藏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