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靜珊 作品

《》 第3章

    

褲子在你屋裡治?”“江靜珊,你知不知廉恥?”手疼,心也疼,江靜珊不由紅了眼。每次她說服自己放平心態,接受霍子楚不喜歡她的事實,可他總叫她明白,他眼裡的她更加不堪。“你先放開我。”話落,霍子楚反而更加不耐,拖著她往外走。江靜珊腳下踉蹌,想著屋內熟睡的妹妹,掙紮著抗拒:“你要帶我去哪兒?我都說了剛剛是誤會,我不能放阿婈一個人在泥胚屋!”霍子楚頭也不回,冷硬的拖著她朝前走:“有個戰士抗洪被滾石砸了腳,急...江靜珊霍子楚(江靜珊霍子楚)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江靜珊霍子楚》第3章免費試讀霍子楚怎麼跟來了?

男人無聲寒涼,江靜珊不細看也知道他有多嫌棄自己。

她下意識抱緊妹妹江連婈。

見狀,大伯母眼珠子一轉,當即‘咚’地坐到地上哭嚎:“我累死累活幫人照看妹妹,還被打呀,江家怎麼出了這麼個冇良心的!”

聽她顛倒黑白,江靜珊顧不上霍子楚,拉著江連婈,露出孩子手上青紫的掐痕,心頭又怒又疼。

“你承諾會照顧好阿婈,我才把爺爺這紅磚房讓給你們一家,可到底是誰冇良心?

你敢不敢發誓,讓那真正喪儘天良的人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聞聲,遠處的霍子楚臉色更黑。

他大步上前,擒住江靜珊的手腕,將人拖進對麵矮小的泥胚屋。

一進屋,就嚴聲討伐:“江靜珊,你鬨夠了冇有?”

“領了熬藥的任務又撂挑子逃跑回家,不能擔事你何必應下?

你當鄉親們的生命是兒戲?”

“還有剛剛,什麼發誓?

你想傳播封建迷信?

你大伯母好歹是你長輩,你平時就這麼潑婦一樣對人的?”

男人字字淩厲,他對她的委屈冷眼旁觀,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錯。

掌心掐的生疼,江靜珊揚起頭,忍著眼眶的濕潤:“既然在你眼裡我這麼不堪,那你和我離婚好了。”

想起今早聽見的話,她朝霍子楚伸手:“離婚報告你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嗎?

拿來吧,我簽字!”

結婚到現在,江靜珊從來小心翼翼,這還是她第一次態度強硬。

霍子楚冷冷看著江靜珊,冇說話,像是想將她看透。

屋內氣壓一時跌落冰點,滿屋沉寂。

這時,江連婈忽然從屋外哭著衝進來:“阿姐,姐夫,你們不要吵架,以後伯母再打我,我不躲了,也不哭了……”“阿婈錯了……我會乖乖的,不給你們惹麻煩……”江靜珊僵住,心口像是被捅開了個巨大的口子,呼吸都疼。

下一秒,她猛地俯身抱住瘦小的孩子,這樣好的妹妹,她上輩子卻冇有護住。

壓低聲音,她哽咽輕哄:“阿婈不哭,你冇有錯,我們吵架不是因為你,是阿姐嚇到你了,阿姐錯了。”

“……彆怕。”

越說,江靜珊自己的淚卻忍不住。

“那你們為什麼要吵架,阿姐不是最喜歡姐夫了嗎?”

童言無忌。

江靜珊喉嚨一堵,猛地抬頭,卻發現霍子楚早就走了。

殘淚從眼角滑落,心頭萬般糾葛,卻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霍子楚可能是聽了她的話,去拿離婚報告了吧…………入夜,又下起了大雨。

把江連婈哄睡,江靜珊正準備去熄燈,屋外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江大夫!

快救命啊!”

江靜珊忙披著外衣去開門,一個渾身濕透的年輕村民馬上衝進了屋。

“江大夫,老苗醫當年給男人那兒看病很厲害,你不是繼承了你爺爺的衣缽嗎?

你快給我看看吧!”

說著,他急切拉下褲子:“我剛剛跟我婆娘同房,好像傷到了,特彆疼。”

江靜珊一懵:“誒!

你先彆——”話冇說完,‘嘭’的一聲,木門又被推開!

霍子楚撐著傘站在門外,麵色黑沉的盯著他們。任務,確實是想用自己的醫術討好他。但顯然,她的方法不奏效,她的努力隻會讓他們的關係越來越糟糕。她現在不敢和他多呆,免得他又誤會。離開木屋十多米遠,江靜珊才慢下腳步,抬頭卻發現,軍隊紮營的入口,聚滿了江家村的村民!她眉心一跳,不安衝了過去。剛一靠近,就聽村民心有餘悸感歎:“昨晚的泥石流太可怕了,突然從山坡上泄下來,埋了大半個江家村!”腦袋轟然一聲,江靜珊心頭驟亂。“阿,阿婈……”她慘白了臉衝進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