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琳 作品

第五百一十章 幸福生活

    

的,被程慕歌這樣追問,一下子忘了害怕擔憂,直接衝出口道,“敢,有什麽不敢的!”江印看著這發展都愣住了。他們這些人幾斤幾兩重,他自己也清楚。要是和現在馬雲行身後的這些人比一下還有可能贏,可是要是對上護衛軍中的那些精英,他們根本不夠被揍的。可是程慕歌是為了他們下得戰帖,他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來。程慕歌聽了馬雲行的話,立刻笑了起來,“好,三個月後就在這校場比。”馬雲行有些不敢確定地問道,“真的讓我任意選擇...杜衡與蕭初雪的親事再次讓大齊的百姓津津樂道,都說二人是天作之合,而蕭初雪與杜衡的故事也有許久版本在民間流傳,不過真真假假,最終都是美滿的結局。

程慕歌與沈寒兮在京中呆了兩個月,隨後就與程夫人等人道別,一路上走走停停,又見了許多大齊的美景,纔回到竹園。

景嶽早在蕭慎的兩個孩子滿月之後就離開了皇宮,他本就是江湖中人,習慣了自由自在,在皇宮之中雖然他也能自由行走,總比不上度寒山。不過三個徒弟都不在,景嶽也就不想回到度寒山。

這次得知程慕歌與沈寒兮回來,景嶽也隨之回到了竹園。景嶽年紀大了,就算想要過得自在,也會有想要安定下來的時候。

往日裏竹園空無一人,景嶽看了也不過是徒增寂寞,現在程慕歌與沈寒兮長久地住在竹園,景嶽想也沒想就回來了。外麵美景再好,也不如家裏好。

十年之後,沈寒兮與程慕歌在院中曬著藥材。這十年來,他們幾乎每月都會下山,為附近的村民治病。閑暇時,沈寒兮總喜歡抱著醫書坐在院中看著程慕歌在竹林中舞劍。

每日簡單的生活,程慕歌與沈寒兮卻過得很是滿足幸福。

“臭小子,你給我站住!”景嶽的怒吼聲讓程慕歌與沈寒兮相視一笑。

不待程慕歌轉身,一陣風過後,一個約莫七八歲的男童抱住了程慕歌,大喊道,“娘親救命!”

“臭小子,每次你就隻會躲在你娘親後麵,這次就算有你娘親,我也不會放過你的!”景嶽氣得吹鬍子瞪眼。

八年前程慕歌懷孕之後,最期待這個孩子莫過於景嶽。

知道程慕歌有孕之後,景嶽天天唸叨著,要把自己的一身本事全部交給這個孩子。等孩子出生之後,景嶽每日抱著,讓程慕歌與沈寒兮都很少碰到。

程慕歌與沈寒兮也感念與景嶽對她們的恩情,便將為孩子取名的機會讓給了景嶽。

景嶽很是高興,連續幾日不眠不休,翻遍了各種書籍,最後為孩子取名為沈霆曦。

可惜等到沈霆曦慢慢長大之後,景嶽一直都是稱呼他為臭小子。

沈霆曦可以說是景嶽一手帶大的,與景嶽的感情自然深厚。景嶽對這個從小在身邊長大的徒孫更是寵得不行,要不是程慕歌與沈寒兮在一旁看著,沈霆曦很有可能會成為紈絝子弟。

“霆曦你這次又做了什麽,讓師傅這麽生氣?”程慕歌挑眉問道。

對於沈霆曦與景嶽間的吵鬧,程慕歌與沈寒兮已經見怪不怪了。不過沈霆曦向來知道分寸,景嶽也因為沈霆曦的這些打鬧過得很是有趣。

沈霆曦見程慕歌問了便乖乖交代起來。程慕歌雖然對沈霆曦一直很是溫和,從未打罵過,但是沈霆曦最怕的偏偏就是程慕歌。

“我把師祖的鬍子給剃了。”沈霆曦一副知錯的樣子,讓程慕歌都不知道說什麽好。

他們誰不知道景嶽最是寶貝他那鬍子,每天都會好好打理一番,沈霆曦竟然有膽子將景嶽的鬍子剃了,怪不得這次景嶽的火氣這麽大。

沈寒兮看向景嶽,“師傅,那你的鬍子?”看上去景嶽的鬍子似乎沒有什麽問題,沈寒兮便問了出來。

景嶽怒視著沈霆曦,隨後心疼地摸了下他的鬍子,“我用草藥沾了上去。”

程慕歌失笑,“師傅你就算沒有鬍子也依然玉樹臨風。不過要是你走著走著,這鬍子掉了,那才會讓人笑呢。”

景嶽聽了程慕歌的話,得意起來,“你師傅我自然是風流倜儻,想當年......”

“想當年我可是讓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美人傾心不已。”沈霆曦學著景嶽的口氣說道。

景嶽瞪了眼沈霆曦,失笑道,“你個臭小子,這次看在你孃的麵子上,去罰抄你現在學的醫書十遍,我就不計較了。”

沈霆曦調皮地笑了笑,“就知道師祖最好了。”

景嶽笑著搖了搖頭,不過想想他的鬍子還很是心疼了一番。

“師祖,師祖,素素與謹兒來看你啦!”就在此時,不遠處出來了素素的笑聲。

聞言沈霆曦驚喜地看向前麵,“娘,你聽到嗎?素素姐與謹哥哥來了。”

程慕歌與沈寒兮也很是高興,“走,我們一起去迎接他們。”

景嶽輕咳了聲,“迎接什麽,他們這不是過來了嘛。”可是景嶽話是這麽說,眼中卻滿是笑意。

程慕歌也不去揭穿景嶽,隻是隨著景嶽應和道,“師傅說的是。”

程慕歌的話音才落下,素素與謹兒就出現在他們眼前。

“師祖,姨姨,姨夫,霆曦弟弟,我們來啦。”素素拉著謹兒笑著奔了過來。

景嶽一個高興忘了他的鬍子是沾上前了,手撫了一把就掉了,還沒有等景嶽緩過神來。

素素就驚訝道,“師祖原來這麽好看啊。”

景嶽這次反應過來,不過大家見都見到了,景嶽也沒有必要再去隱藏,扔了鬍子,對著素素笑道,“就你嘴甜。”

謹兒眼中含笑。謹兒雖然不過十歲,在蕭慎他們的教導之下,已經彰顯了身為太子風範。不過蕭慎也沒有將謹兒逼得太緊,在竹園這裏,謹兒隻是謹兒不是大齊的太子,他可以任性,可以肆意玩耍。

“素素說得不錯,師祖沒有鬍子更好看。”謹兒讚同道。

這時蕭慎、林素浣、杜衡與蕭初雪也走了過來。

“你們在說什麽這麽熱鬧?”蕭慎環抱著林素浣笑問道。

程慕歌朝著景嶽指了指,嘴角動了動。蕭慎等人望了過去,瞬間就明白了。

景嶽板起臉,“看什麽看,再看小心我罰你們去抄書。”

“我們抄倒沒事,不過雪兒有了身孕,不宜操勞。”杜衡小心地攙扶著蕭初雪笑道。

景嶽一聽忙上前為蕭初雪診脈,“你不早說,知道雪兒懷孕了還帶她到處跑!”

“我這次就是帶雪兒來安胎了,有師傅在,我才放心。”杜衡的話讓景嶽很是滿意。

程慕歌看著眼前的一幕,嘴角彎起笑容,十多年前她如何能夠想到自己會過的如此幸福。

“娘親開飯啦!”

沈寒兮挽起程慕歌的手,“我們走吧。”際去測試,也能知道他們定然是有進步的,就不是不知道這個進步能不能讓她驚喜一下了。“所有人兩兩對戰,直到到決出唯一的勝者。”程慕歌的辦法簡單粗暴,但是對這些新兵來說很是有效,所有人都想在程慕歌麵前露一手,所以比賽都拚盡全力。程慕歌看著這些人下手都不留情但是也注意分寸沒有朝著重要的部位打去,也就沒有阻攔他們。程慕歌認真地看著每個的對打,每次對打結束後,程慕歌都會為他們提一些建議,每個人都沒有落下。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