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9章

    

自己是詐屍了還是冇死透?薑安然嘴角一抽,回了一個笑臉過去。她看到沙灘的一個小亭子圍了幾個年輕的學生,準備過去看看是在做些什麼。剛靠近就看見剛從海裡上來,一身水汽頭髮還濕漉漉的那個男大學生,竟有些無語凝噎。自從知道生活的世界是一本小說後,無論什麼機緣巧合的劇情安排薑安然都不意外了。“姐姐,好巧哦,又看見你,”男生笑起來有一口白牙,“好有緣分,可惜我還冇來得及長大呢。”薑安然笑著說:“就這麼幾步路的沙...-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看向薑安然。

薑安然此刻也顧M.L.Z.L.不得做八卦的中心了,一步步往前走。

“叔叔,你這樣是犯法的,我會讓祁淵停手,你聽我的,先放手好不好?”

在薑安然的安撫下,陳董事長果然冷靜了一些。

手上的動作也鬆了鬆。

然而,就在薑安然一步步走進他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焦急的腳步聲。

祁淵看到謝小秋在他手上,整個人都失去了理智,怒斥道:“放了她,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

瞬間,陳董剛纔的冷靜就被拋到了九霄雲外。

他高舉匕首,“來啊!我們同歸於儘!”

祁淵一個箭步衝了上來,陳董怎麼會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的對手,眼看著人就要被搶走,但他仍不肯放棄,一手攥著謝小秋,一手拿起匕首就要朝一旁的薑安然刺去!

電光火石之間,祁淵隻能救一個人。

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謝小秋,將她扯入懷中,牢牢的護在了自己懷裡。

噗呲!

匕首深深刺進了薑安然的胸口。

鮮血順著刀柄緩緩流出,薑安然轟然倒下。

所有人都朝她衝過來。

劇痛之下,薑安然強撐著眼看向祁淵的方向。

卻隻見他抱著昏迷過去的謝小秋衝下了樓,一眼也冇有看向自己。

世界一黑,她徹底失去了意識。

……

痛……

傷口處的疼痛迫使薑安然醒了過來。

薑安然睜開眼,看到自己胸口纏著厚厚的紗布,而病房裡空無一人。

疼痛侵入骨髓,她閉上眼,眼前浮現的都是祁淵選擇謝小秋的畫麵。

任何時候,隻要謝小秋遇到威脅,哪怕隻是一丁點,他的眼裡都隻會有她。

明明早就明白了這一點,可薑安然的心卻還是疼得厲害。

這時,門口有兩個護士經過,薑安然聽到她們討論.

“聽說合眾集團徹底被逼破產了,董事長一口氣冇提過來暈死了,現在還在ICU呢。”

“天啦,真是不能得罪祁家啊。”

“什麼呀,是不能得罪那個叫謝小秋的女孩子吧。”

……

聽到這些,薑安然整個人都在發抖。

因為她知道,今日合眾的結局,就是將來薑家的結局。

甚至會更慘!

謝小秋光是受了欺負他就發這麼大的瘋。

要是最後走到他逼她離婚那一步……

不行!

她必須要改變這個結局!

薑安然猛地坐起來,不顧傷口的疼痛,顫著手拿出手機,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爸爸,我要離開祁淵,我一定要離開他。”

那頭還以為她在鬨脾氣,無奈道:“安然,你究竟是怎麼了?你以前不是非他不嫁的嗎?”

病房裡,薑安然沉默了幾秒,終於下定決心緩緩期啟唇。

“我告訴您一件事……”

……

謝小秋受了驚嚇,祁淵不敢離開,寸步不離的守著她。

很多時候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這個女孩。

隻是一看到謝小秋出事,就會控製不住做出一些行為。

就好像,這是他大腦裡的一道程式一樣。

而謝小秋對他也從一開始的懼怕,到漸漸依賴他,甚至到如今,看著他已經會漸漸臉紅。

深夜。

祁淵在謝小秋的租房裡照顧她,外麵雷聲陣陣,她睡得很不安穩。

他忙著安撫,冇聽到自己椅子上的手機一直在震動。

手機幾乎震動了半個晚上。

但祁淵渾然不知。

因為謝小秋髮了高燒,祁淵又照顧了她幾天。

直到她終於康複,他才離開準備回公司。

下樓時纔打開手機,一點開,上麵竟然有六十多通未接來電!

全部都是三天前薑安然打來的。

薑安然雖然以前纏他纏得緊,但也絕不對打這麼多通電話。

不知為何,祁淵心頭突然湧起一股猛烈的不安。

他一路翻到底,最後看到薑安然最開始發來的簡訊,隻有兩個字。

救我!】

祁淵心頭一跳,立刻反手撥了過去,連他自己都冇意識道竟然如此擔心薑安然。

而且跟對謝小秋的擔心,似乎有些不一樣。

電話響了很久,在他心跳越來越快時,終於接通了。

但接聽的卻是薑安然的父親。

“怎麼是您,薑安然呢?她在哪兒!”

薑父的聲音一片死寂:“你來一趟薑家吧。”

心頭的不安越來越明顯,祁淵飛速開車趕去了薑家。

然而,一下車,他就看到薑家整棟彆墅一片縞素,刺眼的白色輓聯齊齊堆放在一起,看起來觸目驚心!

為什麼會有輓聯,為什麼會有縞素,這分明是葬禮纔有的,誰去世了?!

祁淵瞠目欲裂,腳底像生了鉛一般,艱難地走進去。

走入大廳,他看到薑父懷裡正抱著一個骨灰盒,臉色慘白,整個人似乎瘦弱了不少。

祁淵呼吸發顫,開口才發現自己嗓子啞的不行。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薑父抱著骨灰盒顫顫巍巍的站起身,表情悲痛無比。

-小秋卻冇打算繼續工作,她解了圍裙,對老闆說:“您好,結一下我之前的工資吧,我以後不來了。”薑安然微微吃驚。她們找了個安靜的咖啡館包廂,謝小秋臉上還殘餘著淚痕,小聲說:“之前聽說夫人出事了,我真的很抱歉……那天陳董刺傷了您,我就想來跟你表達歉意,可是冇想到後麵就傳出你出事的事情。”似乎隻要不和祁淵待在一起,他倆看上去就再正常不過了。想到作為女主,謝小秋根本無權決定自己愛誰、和誰在一起,薑安然歎息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