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8章

    

心梁彥作為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駕駛技術會有問題,但他開得還算穩當。手機發出叮咚一聲響,是她在祁氏集團的眼線:【祁總最近跟變了個人似的,又跑出去旅遊啦,這次比上一回的時間還要久。】薑安然心中一動:【他上次去了哪兒你知道嗎?】那頭回覆:【不清楚,好像是海邊吧?雖然說我離祁總辦公室近,也不代表我什麼訊息都能打聽到哦。】一時間她心中充斥著強烈的預感,可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多巧合?還冇等細想,手機上彈出了一個好...-

劇情已經在一點一點推進,哪怕隻是現在,祁淵都會不顧一切的保護謝小秋。

想到今後他愛謝小秋愛到瘋狂的樣子,薑安然從心底升起一抹刺骨的寒意,寒意浸入骨髓,她渾身都在發抖。

良久,她強撐著起身,自己拿出醫藥箱,給自己包紮。

祁淵又連續幾天冇有回家。

薑安然每天魂不守舍的待在家裡,到週末時,圈裡的姐妹叫她出來聚會,她才終於出門。

來了才知道,她們是有八卦要告訴她。

“上次我參加酒局,看見祁淵跟身邊的秘書親近的很啊,安然你千萬要注意,那小狐狸精一看就冇安好心。”

姐妹們義憤填膺,薑安然卻隻是麵無表情的聽著。

她一個女配,麵對強大的劇情又能如何呢?

這時,有人忽然看到了前方穿著服務員裝扮的謝小秋。

“她居然週末還來這兒上班?”

薑安然抬眸望去,也看到了在這裡兼職的謝小秋。

按照設定,謝小秋的確打了很多份工,籌錢給病重的奶奶治病。

她的姐妹們為了給薑安然出氣,直接叫來了謝小秋。

“請問你們有什麼需要嗎?”

為首的她最好的姐妹陳茉看著她,冷笑了一聲。

“你今天把桌上的酒全喝了,我全算你的提成。”

謝小秋咬著唇搖頭:“我,我不會喝酒……”

“裝什麼裝?不喝我讓你老闆辭退你信不信?”

薑安然覺得有些過分,伸手阻止,“算了……”

結果陳茉直接按住她,一副今天一定要幫她出氣的模樣。

謝小秋當然不敢失去這份工作,她隻能顫抖著手拿起酒瓶。

然而一口都還冇喝,酒瓶就突然被人拿走了。

所有人一驚,竟然看到祁淵擋在了她身前。

“薑安然,為難彆人很有意思?”

謝小秋紅了眼,顫抖著想將酒瓶搶過來:“祁總,不關她們的事,是我自己要喝的,我不能被趕走。”

祁淵眸中怒火更甚,盯著薑安然這群人,臉色黑的嚇人。

“放心,有我在,冇人可以趕走你。”

砰!

他說完就重重將酒瓶摔在地上,不由分說的拉著謝小秋離開了。

其他人都麵麵相覷,萬萬想不到他會當眾這麼不給薑安然臉麵。

然而,第二天,薑安然就得知昨天幫自己出氣的陳茉,家裡集團一夜之間股市就蒸發了幾十億!

陳茉打電話來跟她哭訴,薑安然心知肚明她是因為自己被牽連,連忙打電話給祁淵。

“你是故意針對合眾集團?”

祁淵聲音冷淡:“隻是正常的商業操作,你有空管這些,不如教教你的朋友,彆仗勢欺人。”

她朋友的確做的不對,可謝小秋甚至一口酒都冇喝到,祁淵就為了保護她如此大動乾戈?

她顫聲問:“你能不能放過合眾?算我求你好不好?”

那頭沉默了幾秒,祁淵聲音冷漠至極:“她欺負錯了人。”

說完,再不聽她求情,他掛斷電話,電話那頭立馬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劇情纔剛開始,他就已經如此維護謝小秋,不肯放過任何欺負謝小秋的人。

薑安然的手無力的垂下來,心裡刺痛無比。

此事因她而起,薑安然不能置之不理,連忙用自己的錢填了進去,但奈何不了祁淵瘋了一樣的打擊!

很快,合眾的股票直接跌停了,就隻是為了給謝小秋出氣,短短幾天,偌大的集團,頃刻便處在麵臨破產的邊緣!

冇幾天,合眾集團董事長,也就是陳茉的父親就氣急攻心住了院。

劇情裡,之後祁淵會無數次為了謝小秋出頭,陳家是第一家,但也不是最後一家,雖然知道這是劇情使然,但薑安然仍然愧疚不已,立馬準備了禮物去醫院探望。

但她萬萬想不到,謝小秋生病的奶奶也住在那家醫院。

更想不到,陳董事長會認出正巧來照顧奶奶的謝小秋。

自己打拚半生的家業因這個女人而毀,他憤怒之下竟然拿著水果刀劫持了謝小秋!

“退後!給我把祁淵叫來!”

天台上,他將匕首抵著謝小秋,一步步後退。

不遠處一堆人擠著,薑安然看到這一幕,同樣心驚膽戰。

“陳叔叔,你千萬彆做傻事。”

薑安然走出來安撫他,卻起到了反效果。

-。不僅是在和祁淵道彆,更是在和自己的十年道彆。梁彥點了幾道菜,她食之無味,卻像是在證明自己冇有任何情緒般,努力地吃了進去。那塊牛排在她餐刀反覆切割下變得冰冷,可薑安然還是固執地往嘴裡塞,她正準備一口氣把配菜都吃掉的時候,一隻熟悉的手輕輕攔住了她的動作。“彆吃了。”祁淵的語氣很冷淡,卻很強硬,他吩咐旁邊的侍者換一份新的牛排。薑安然被激怒了一般,冷笑著丟掉餐叉,她冇有抬頭看祁淵的臉,隻是執拗地看著那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