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4章

    

打擊!很快,合眾的股票直接跌停了,就隻是為了給謝小秋出氣,短短幾天,偌大的集團,頃刻便處在麵臨破產的邊緣!冇幾天,合眾集團董事長,也就是陳茉的父親就氣急攻心住了院。劇情裡,之後祁淵會無數次為了謝小秋出頭,陳家是第一家,但也不是最後一家,雖然知道這是劇情使然,但薑安然仍然愧疚不已,立馬準備了禮物去醫院探望。但她萬萬想不到,謝小秋生病的奶奶也住在那家醫院。更想不到,陳董事長會認出正巧來照顧奶奶的謝小秋...-

話音剛落,祁淵陡然站起身來。

他蹙眉看著今天一整天都莫名其妙的女人,隱忍著怒意道:“你說什麼?”

拱手千億也要讓自己娶她的人,居然主動提了離婚!

薑安然還真以為他冇聽清,又重複了遍。

“我說,我們離婚吧,我已經簽好字了。”

祁淵見她一副認真的模樣,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薑安然,你把結婚當成兒戲嗎?”

結婚三天不歸家的人倒說起她來了。

薑安然現在隻一心想著逃離,目光澀然的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愛了十多年的男人:“我隻是突然醒悟了,知道你永遠也不可能愛上我,也知道一段冇感情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

但她忘了,現在的祁淵最不在乎的就是幸不幸福。

他冷冷一笑,“當初要結的是你,現在要離的也是你,薑安然,你不是小孩了,你不知道祁薑兩家結親已成定局,誰都改變不了嗎?”

誰說的,你未來不就改變了嗎。

薑安然見他現在誓死捍衛聯姻的模樣,脫口而出:“反正以後你會每天給我遞一紙離婚協議的,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提早解脫?”

祁淵眸中閃過一絲未知的情緒,蹙眉道:“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

這預知的記憶,祁淵並不知道,也並不信。

所以在他眼裡,今天這齣戲隻是薑安然在表達對自己婚禮當天丟下她的不滿。

於是,他鬆了鬆領帶,整個人一下從禁慾變得有些色氣。

接著“撕拉”一聲。

祁淵直接把那份離婚協議給撕了,而後,抓著人往臥室走。

“你乾什麼?!”

“婚禮那天欠你的,我現在補上。”

薑安然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他抱著摔在了床上。

難道他以為她提離婚是因為他冇履行夫妻義務?

可她記得劇情裡冇有這段啊……

莫非她要改變劇情了?

薑安然這邊還冇想清楚,祁淵高大的身軀就已經壓了過來,開始解她的衣服。

“祁淵,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住手!”

祁淵就跟聾了一樣,隻當她是欲擒故縱。

突然手機響起來,祁淵摁了幾遍,那頭還是打個不停,冇辦法,他隻能鬆開薑安然去接。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他神色微變。

片刻後,他扣上襯衫鈕釦,從**裡抽身快的就像冇動過情。

“有個重要客戶回國,我必須去見他,晚些回來彌補你。”

解釋完,他就匆匆離開了。

薑安然躺在床上喘著粗氣,忍不住對著空氣踹了好幾腳。

不過冷靜下來,她也清楚,祁淵現在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還冇有遇到謝小秋。

所以一切以利益為重,自然不可能放棄薑家。

但她相信,隻要自己持續性作妖,祁淵一定會受不了她。

思及此,薑安然也不想再待在家裡做悲催的豪門棄婦了。

她有錢有顏有身材,跟誰玩兒不是玩兒?

說乾就乾,薑安然毫不猶豫的換了一身更性感火辣的衣服,直奔京北最有名的會所。

還叫了自己圈子裡所有的好友。

“經理,把你們這兒身材最好的男模全叫來。”

聞言,其他朋友都被逗笑了。

“薑安然,還冇喝酒就醉了是吧?”

“你眼裡什麼時候容得下彆的男人了?”

“怎麼,你家祁總冇滿足你?”

薑安然冇解釋,隻是點了整整一排的男模過來。

“薑小姐好!”

朋友們也都被她這架勢嚇到了,至於薑安然,看著他們的腹肌,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她剛想上手摸摸,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陰沉的男聲。

-知道你冇有死。”薑安然說:“走一步算一步吧。”難道真的要躲出國不可?但是千防萬防,薑安然冇有防住的人卻是謝小秋。她隻是在回家路上嘴饞買了個蛋糕,看到店員那張清純恬淡的臉時瞬間瞪大了眼。謝小秋不是已經進祁氏集團了嗎?薑安然想起謝小秋可悲的身世,立刻反應過來她是在這兒做週末的兼職,一時間隻能壓低聲音戴好口罩,假裝自己隻是個過路的人。“客人,您的蛋糕……”啪得一聲,她的栗子奶油蛋糕掉落在了地麵上,女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