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36章

    

?”周圍響起一片嘻嘻哈哈的笑聲,其中一個女孩推了推男孩的背,笑著說:“姐姐,那你寄給他吧,我看他都迫不及待了。”男孩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我確實很想要……”坦率得有點可愛,薑安然買了張畫著小狗遊泳的明信片,大方寫上自己的新號碼,拍在男孩的胸口:“給你。”男孩臉紅紅地收好,周圍響起一片善意的鬨笑聲。薑安然倒是冇想談戀愛,但是逗逗小男生也挺有意思的,她最近實在是無聊得要死,出門玩也冇辦法出國。有一...-

祁淵開完會就接薑安然回了家。

薑父從女兒口中得知了他倆又重歸於好的事情,但是見到祁淵還是有些尷尬,畢竟曾經演戲騙過女婿一回。

薑安然撇了撇嘴。

“爸,你擔心什麼呀,祁淵現在可是在追我的。”

祁淵看著她,眼中帶著點笑意,寵溺地點了點頭。

薑父聽說他倆要回憶舊事,正巧找機會趕緊離開,他從保險櫃中找出厚厚一疊的相冊,就藉口回公司處理事情了。

前幾張是薑安然的週歲照片,慢慢往後翻,從一個蘿蔔丁大點的小姑娘長到秀氣的少女也就是十年時間。

光陰濃縮在相冊裡,祁淵看著心就軟成了一灘水:“真希望你小時候我就在你身邊。”

薑安然笑得眉眼彎彎的:“那可能就是另一個故事啦。”

越過十一歲那年生日,臉頰上抹了奶油的薑安然,下一張就該是薑安然的十二歲了。

他們略帶緊張地翻過,心知這是生命產生交集的第一瞬間。

可看到照片的那一瞬,兩個人如同血液被凝固了一般定在了原地。

照片上是其樂融融的宴會,薑安然被抱著坐在主桌,頭上戴著頂生日帽。

身邊的祁淵年紀小小卻俊秀得醒目,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牽著薑安然軟軟的小手。

如果不是薑安然臉部正中央那被火燒過一樣的黑色汙漬,這會是一段很美好的回憶。

祁淵的心緊緊地揪住了,他下意識看向薑安然,對方麵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不記得這些照片有被燒過啊,”她伸手摸了摸照片中央自己的臉,“而且我爸應該會把這個儲存得很好。”

“可能隻是弄臟了,”祁淵不願她多想,強硬地捉著她的手翻到下一頁,可他動作一頓,又飛速翻過十三歲的、十四歲的、十五歲的照片。

每張,每張薑安然的臉上都凝固著一團濃墨重彩的黑色。

與其說是燒焦的痕跡,不如說是小孩肆意地發泄,似乎對照片這個人極為不滿。

一開始祁淵還會安慰薑安然幾句,可那些照片的氣氛如此溫馨,偏偏就在她的臉上留下了痕跡,惡意幾乎要蔓延出來了。

最後反而是薑安然用力合上了相冊,低聲說:“不看了。”

她一開始想過去和自己的父親求證,但看來看去,總算明白了——照片是從她遇到祁淵那一年開始奇怪的異變,應該是和劇情的主線有關係。

或許在彆人眼裡,這些照片都很普通,但是在她和祁淵這些跳脫出世界思想的人就會發現,屬於女配的故事已經被篡改。

-托在素不相識的陌生人身上,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窗外雪山綿延,看著陽光爬上峰頂,大片大片璀璨的金色和白色交織,祁淵感到眼眶一陣發燙。他卻固執地盯著那個地方看,不願瞥開眼。薑安然早在一個月前就下葬了,從不可置信到逐漸接受,祁淵明白了什麼叫做心如死灰。這就是上天給自己最嚴厲的懲罰吧。懲罰他那麼多年都冇有將目光投向身邊的人。這間客棧的店主很負責,看著孤身一人前來旅行的祁淵,熱心地給他介紹了很多值得去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