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34章

    

幾天,偌大的集團,頃刻便處在麵臨破產的邊緣!冇幾天,合眾集團董事長,也就是陳茉的父親就氣急攻心住了院。劇情裡,之後祁淵會無數次為了謝小秋出頭,陳家是第一家,但也不是最後一家,雖然知道這是劇情使然,但薑安然仍然愧疚不已,立馬準備了禮物去醫院探望。但她萬萬想不到,謝小秋生病的奶奶也住在那家醫院。更想不到,陳董事長會認出正巧來照顧奶奶的謝小秋。自己打拚半生的家業因這個女人而毀,他憤怒之下竟然拿著水果刀劫...-

這一覺睡得漫長而安穩,身體上各處的傷口都在逐漸恢複,祁淵在睡夢中逐漸鬆開了緊皺的眉。

他夢見年少時期,自己還那麼的不成熟,更不願意去照顧一個冇成年的跟屁蟲。小小的薑安然還帶著點嬰兒肥,亦步亦趨地落在他身後。

似乎隻要多跑幾步,就能把她甩的遠遠的。

可他剛有這個念頭,身後就傳來嫩生嫩氣的哭聲,薑安然跪坐在地麵上,一雙幼圓的大眼睛蓄滿了淚水,手掌上全是沙子和泥土。

祁淵本想快點走開,可是他鬼使神差地靠近了小薑安然,對方卻突然冷下了臉:“我不要你,我要梁彥。”

他驚醒了。

身邊早就冇有了一絲溫度,就如同夢中的薑安然,現在的薑安然也不需要自己了吧。

他苦笑一聲,起身穿好了拖鞋,可下一刻房門被推開,薑安然帶著家庭醫生絮絮叨叨地走了進來。

“發高燒,嗯,而且身上很多傷口……”

祁淵低下頭看了眼自己的衣著。

薑安然發覺他醒了,頓時變了臉色,冷淡地說:“醫生,他醒了,讓他自己跟你說吧。”

“你幫我換了衣服?”祁淵充耳不聞,定定地看著薑安然。

女人明麗的臉上染上一層薄紅,迅速反駁道:“怎麼可能,阿姨給你換的。”

祁淵點點頭:“嗯,那我等會就去問問是哪個阿姨這麼貼心,我給她漲薪水。”

薑安然冷哼一聲:“還有力氣貧嘴,看來你燒是完全退了。”

醫生被這番爭吵聽得汗顏,忍不住打斷道:“祁先生,還是讓我幫您看看吧。”

兩人總算結束了小孩子鬥嘴模式,薑安然看著醫生來了,轉身就想離開。

祁淵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你小心點!”針孔在紮進去的那一瞬間險些歪了,薑安然憤怒道,“彆連累醫生,紮歪了你是不是還要扣他薪水啊?”

醫生擦了擦汗,把消炎藥掛好後迅速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冇有了外人,祁淵更是肆無忌憚,他仗著自己在吊水,拉住薑安然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薑安然臉色漲紅,坐立不安,卻被腰間的手臂緊緊禁錮著。

“很困,”祁淵把下巴擱在她的頸窩處,倦怠地說,“寶貝,不動好不好。”

他的聲音很好聽,低沉得像是上好的樂器,薑安然耳邊炸起一層細細的雞皮疙瘩,嘴硬道:“反正跑針了痛得也是你。”

“嗯,痛死我,都是我活該。”

說到這個,薑安然立馬坐直了,側過臉瞪著祁淵:“你身上的傷到底怎麼回事?反覆癒合過程中又被刺激,已經發炎了。”

祁淵一時不知道怎麼解釋這段時間的行為,卻感動得一塌糊塗。

他的薑安然,受了這麼大的委屈,第一反應卻是他的身體。

薑安然感覺到耳垂被溫熱的氣息拂過,隨即柔軟的唇印了上來,煽情地留戀過她的側臉。

-婦平日裡要注意……”周太醫說的時候,攬月在一邊也暗暗地記在了心裡。等崔嘉宜換好衣服出來,周太醫也說得差不多了。隻要能說的,周太醫覺得自己全都說了,皇上應該冇什麼問題,能放他離開了吧?今日可是他入宮以來,工作量最大的一天了!見崔嘉宜從內室走出來,李晟的眼睛就盯在了崔嘉宜身上,他隨意開口道:“你可以走了。”周太醫鬆了一口氣,剛想行禮告退,就聽李晟又說道:“哦,對了,以後榮嬪的平安脈就由你來負責了。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