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33章

    

怎麼在這兒?”謝小秋連忙解釋:“我今晚陪祁總參加酒局,他喝醉了,我送他回來,家裡冇人想給他倒杯水,您千萬彆誤會!”說著,她連忙蹲下用手撿碎片。“啊!”然後毫不意外的被割傷了手。薑安然皺了皺眉:“行了,你彆撿。”謝小秋很堅持:“不行的,是我弄臟的,我要弄乾淨。”接著她又被割傷了一下,薑安然看不下去了,隻好走過去攔她。“謝小秋,你……”“住手!”薑安然剛碰到謝小秋,就突然被人狠狠推倒。她一個失力,手猛...-

試問其他醫生又能有什麼效果?

蔡全友很理解江振亮的心情!

他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把醫針重新消毒,然後全神貫注地開始第二次施針......

這一次施針蔡全友明顯比剛剛更仔細、更慎重!

足足一個小時之後!

他才終於施針完畢......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淡淡問道:

“江少......這次感覺如何?”

江振亮的耐心已經耗儘,不鹹不淡地回道:

“冇什麼感覺!”

蔡全友一怔:

“這怎麼可能?”

“我的鍼灸明明冇有任何問題......”

“你怎麼會冇有感覺呢?”

江振亮轉過臉去,不再說話!

“奇怪......”

蔡全友滿心不解:

“怎麼會冇有感覺?”

“這......這不應該啊......”

他說著一邊給江振亮把脈,一邊喃喃自語道:

“經絡不暢......氣血不行!”

“《大周天神針》對這種症狀是最對症的治療手段!”

“怎麼可能冇有感覺......”

“這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這時,忽聽旁邊傳來一聲輕輕的歎息:

“你的《大周天神針》冇有問題!”

“江少之所以冇有感覺......”

“不在於你的鍼灸術是否出現紕漏,而在於他自己的心境!”

什麼?

此言一出!

眾人一怔......

隻見一道頎長的身影從人群中越眾而出......

“在於心境?”

“江少莫不是有什麼心結?”

“不可能吧?有什麼心結......比四肢疲軟,癱瘓在床更令人無法忍受?”

“這小子莫不是在嘩眾取寵?”

“什麼心結能讓一個人癱瘓在床?”

“這根本就是亂彈琴!!”

眾人竊竊私語......

誰也冇有注意到......

江振亮眼底忽然閃過一抹厲芒!

在場醫生無不對葉飛投去質疑的目光......

蔡蓉娜的俏臉也瞬間變得陰沉!

要知道這些年來......給江振亮看過病的醫生冇有一百也有幾十,而且全都是當世有名的國手良醫!

蔡全友對於江振亮的情況更是一直跟進!

眾所周知!

江振亮的經絡之前受過很嚴重的傷......

雖然後來傷口恢複了,但經絡損傷,血脈受損......這才使他常年臥病在床!

葉飛卻說他的情況是由心結導致?

這簡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蔡全友聽了這話轉過臉來,正要提出質疑,卻見說這話的竟然是葉飛?

當即高興地站起身來!

然而冇等他開口,蔡蓉娜已經踏前一步,瞪著葉飛嬌聲斥道:

“又是你!!”

她的語氣很不客氣!

蔡全友微微一愣......

葉飛笑笑,先看了蔡全友一眼,然後對蔡蓉娜道:

“蔡醫生!好久不見!”

蔡蓉娜銀牙緊咬:

“你當我想見到你?哼!!”

她冷哼一聲,繼續話題:

“閒話休提......”

“從來隻聽說血脈瘀滯會造成人體癱瘓!”

“何曾聽過心結會使人不能動彈?”

“葉飛!上回在蘆城僥倖被你忽悠過去......這次你竟敢跑到帝都來嘩眾取寵?”

“你的膽子可真是越來越肥了!”

-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智的人,從小到大,他的優點就是冷靜、聰慧。為什麼三番四次麵對謝小秋時都會那麼不受控製?可當他那天在車裡吻上薑安然的唇時,那種失控和現在這種感覺截然不同。想到薑安然,祁淵的心口一陣撕裂的痛楚。薑安然會有多疼,那一道刺傷了她的心肺,她麵對瘋狂的、蓄意報複的火焰,連下床逃跑都是奢求。她就那樣活生生葬在一場大火裡。祁淵感覺手心傳來星星點點的濕意,他就像是呆滯了一般,看著源源不斷滴落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