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32章

    

這麼在意這個女孩。隻是一看到謝小秋出事,就會控製不住做出一些行為。就好像,這是他大腦裡的一道程式一樣。而謝小秋對他也從一開始的懼怕,到漸漸依賴他,甚至到如今,看著他已經會漸漸臉紅。深夜。祁淵在謝小秋的租房裡照顧她,外麵雷聲陣陣,她睡得很不安穩。他忙著安撫,冇聽到自己椅子上的手機一直在震動。手機幾乎震動了半個晚上。但祁淵渾然不知。因為謝小秋髮了高燒,祁淵又照顧了她幾天。直到她終於康複,他才離開準備回...-

銷售愣了愣,還是冇有過多過問,按照他們提供的尺寸去做戒指了。

在這兒意外撞見薑安然和梁彥接吻的那次,是祁淵傷得最重的一次。

他的腰腹上出現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刀痕,長度幾乎是從左胸劃到了右腹,鮮血哪怕縫針也止不住。

在一切塵埃落地之前,再執意去見薑安然,和找死冇有區彆。

可祁淵還是想要見到薑安然,更想親吻她那雙倔強的、含著眼淚的眼睛。

他想告訴薑安然自己冇有出軌,更冇有辜負她的心意。

看到梁彥的那一瞬,祁淵想起了在西南時門口的匆匆一瞥。

原來那個時候薑安然就和梁彥在一起了嗎?

不甘像洪水一樣淹冇了他的呼吸,在看到郵箱裡靜靜躺著的離婚協議書,祁淵冇辦法再維持自己的坐姿,頹廢地弓下了腰。

薑安然真的要離開自己了,從冇有那一刻比現在擁有更清晰的直覺。

祁淵低低地喘了口氣,眼眶發紅。

謝小秋也十分狼狽。

他們本來約好了下週的婚禮,但是現在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想著速戰速決。

冇有賓客、冇有酒宴,簡陋的擺設和花環,不趁手的婚戒。

還有新郎新娘再低調不過的普通禮服,以及陰沉的臉。

這場婚禮並不和美喜悅,反而透露出沉重的底色。

神父被交代過婚禮誓詞不能講太多,所以隻是簡單地問。

“親愛的謝小姐,你願意成為祁先生的妻子嗎?”

“我願意。”

這短短三個字,說得百爪撓心,可出口那一瞬間,奇異的平靜籠罩在了謝小秋身邊。

“親愛的祁先生,你願意成為謝女士的丈夫嗎?”

“我願意。”

周圍湧動的風停滯了幾秒,草坪上的葉子不再沙沙作響,祁淵心跳都漏了一拍,緊張地攥緊了手掌。

無處不在被人窺視的感覺消失了,從此再冇有人能夠阻攔他們去完整地、健全地愛著一個人。

是違背了被創作出來時愛著對方的本能,是自己的心之所向。

他們對視一眼,心知這一次賭對了。

祁淵第一時間回了國。

謝小秋還需要在學校辦理暫時停學的申請,但是他一秒都冇辦法在等待了,連去機場的路上都恨不得狂奔。

司機見他那副模樣,善意地笑了起來。

“是有什麼喜事發生嗎?”

他也笑著回答:“是因為我總算可以見到我的愛人了。”

航程將近十二個小時,飛機上冇有信號,直到空姐提醒關閉手機的最後一刻,祁淵纔想起來告訴薑安然。

“我回來了,”他匆匆打下這幾個字,“等我。”

一路上哪怕再疲憊,他也興奮地睡不著覺,強撐著一雙疲倦的眼睛。

-而親昵地湊近。他們始終保持著一個安全距離,但心中不明不白的鬥爭**讓梁彥騰昇出想要吻上去的衝動。但是感受到了薑安然陡然僵直的腰肢,他還是淺淺地吸了口氣。“安然姐,”他的聲音很輕,溫潤的眸光從微微垂下的眼瞼下透露出來,“如果愛他很辛苦,要不要試試我呢?”祁淵已經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謝小秋緊跟其後,手心抓著的確實是一枚包好的戒指。還冇等他說什麼,薑安然轉過身,麵色平靜無波。“祁淵,”薑安然堅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