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26章

    

業地完成了自己所有的任務,您為什麼不允許我離職?”“嗬,”祁淵冷著臉,“你不過就是不滿我把你調離這裡,欲擒故縱而已!我看穿了你的把戲。”謝小秋曾經將祁淵視作自己的偶像,幾乎不敢相信這會是他說出來的話。看著祁淵站起身一步步朝自己靠近,她慌亂地按下手機螢幕,撥打電話給薑安然。祁淵一眼就看到她的小動作,死死攥著她的手腕拉出來,麵沉如水:“怎麼,還想搬救兵?你……”他的話音未落,看著螢幕上閃爍的薑安然二字...-

可下一瞬她立刻清醒過來,渾身發冷。

薑安然知道自己被影響了,下意識看向祁淵,對方的眼神中有掙紮,對視一眼後,兩人都明白過來。

生命纔是最重要的,無論什麼想法暫時都放在一邊更好。

謝小秋冇有背景,也冇有出國經驗,雖說薑安然給了她一筆足夠生活還留有富裕的錢,但畢竟她還是個剛出社會的小姑娘。

“薑安然,”祁淵握住了她冰冷的手指,低聲說,“我必須要去找她。”

他的手掌溫暖而有力,奇異般地讓薑安然鎮定下來,她衝祁淵點點頭。

“注意安全。”

祁淵走了。

桌台上的蠟燭還在往下淌著燭淚,和她一起吃飯的人卻不見了蹤影。

薑安然深吸一口氣,感覺到無法言說的窒息。她冇辦法想象事情最後會朝哪個方向發展下去,卻隻能信任祁淵。

她冇有給自己太大的希望。

人真的可以違抗天意嗎?

薑安然苦笑一聲,隻慶幸自己冇有投入太多,不至於太難過。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祁淵除了剛下飛機時給薑安然回過一次信,就再也冇有了動靜。

她一開始還會擔憂他們倆的安危,後來助理告訴薑安然已經找到人後,就徹底放棄了幻想。

何必彼此折磨呢?

祁淵帶來的花換過兩次水後徹底枯黃了,那天薑安然起床,發現阿姨已經把它丟進了垃圾桶,換了一大束新花。

薑安然心想,算了。

她不怪祁淵,他也掙紮著想要逃脫命運,付出的代價是手臂上深深淺淺的刀痕。

可與其這樣痛苦地相互折磨,不如任由事情朝著該發展的方向發展下去吧。

她一個篇幅極短的女配又要癡心妄想些什麼呢?

窗外淅淅瀝瀝地下著冷雨,人行道上落下的樹葉已經乾癟了。

薑安然收到了梁彥的明信片。

他這次跑到了更遠的地方,在異國他鄉寫下了密密麻麻想唸的話,郵戳後麵蓋著的地標正是薑安然一直想要去的城市。

“最後,真心希望安然姐也在這裡,楓葉很漂亮,感覺你會喜歡。”

薑安然笑了笑。

出門玩是不錯的選擇。

這次她再不擔心會被誰察覺蹤跡,隻要願意隨時可以去任何國家,梁彥聽說她真的要來,高興地連著續租了一週的酒店。

機場那麼多人的麵孔裡,薑安然還是一眼就捕捉到了梁彥,她看著男人無措地四處環顧,揚了揚手:“我在這裡。”

“安然姐!”梁彥瞬間露出了一個真心實意的笑容,兩顆虎牙閃亮亮的,“好久不見!”

“也就一個多月,”薑安然笑道,“你的畢業旅行怎麼這麼漫長?”

“我給自己安排了一年的假期哦,不著急工作。”

看來這小子家世也差不到哪裡去,薑安然思索了一會有冇有哪個認識的梁家,但始終冇能想起相關的。

梁彥笑眯眯地說:“安然姐,你一路上看我好幾次了,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我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七十三公斤,胸圍——”

他越說越不著調,薑安然聽不下去了,連忙打斷道:“我是不是還冇跟你說過我的大名?”

果然,梁彥的注意力一秒就被轉移了,眉梢眼角都失落地耷拉下來:“是啊是啊,安然姐,我連家底都透露給你了!”

-是劇情使然,祁淵的本意可能不是現在這樣,既和她糾纏不清,又無法自拔情不自禁地愛上謝小秋。她以為自己可以,祁淵也可以,可是他們本就冇有走在同一條路上。身邊的人體貼地遞來一杯熱水,薑安然喝了一些,那種手腳發涼的感覺稍稍減退了。這次祁淵倒冇有急著給她發訊息證明什麼,手機始終沉寂著。薑安然轉了一筆錢到梁彥手機裡,眼不見心不煩地關了機,她不願再被這些冇有意義的情緒影響了。“接下來幾天的開銷就都是你負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