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25章

    

上,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窗外雪山綿延,看著陽光爬上峰頂,大片大片璀璨的金色和白色交織,祁淵感到眼眶一陣發燙。他卻固執地盯著那個地方看,不願瞥開眼。薑安然早在一個月前就下葬了,從不可置信到逐漸接受,祁淵明白了什麼叫做心如死灰。這就是上天給自己最嚴厲的懲罰吧。懲罰他那麼多年都冇有將目光投向身邊的人。這間客棧的店主很負責,看著孤身一人前來旅行的祁淵,熱心地給他介紹了很多值得去的地方。風中揚起顏色鮮豔的...-

祁淵說要追求薑安然,竟然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他開始著手放下自己的權利,不再和從前一樣,做一個全心全意的工作狂。

連著三天看見坐在客廳裡抱著捧花和保姆寒暄的祁淵,薑安然總算後知後覺地感到奇怪和尷尬。

祁淵看著呆立在樓梯口的人,微微一怔,臉上流露出薄薄的緋色。

薑安然順著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薄薄的睡衣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線,頓時羞得往回走了一步。

她剛睡醒,家裡除了阿姨又冇有陌生人,完全忘記了可能會來到的祁淵。

祁淵抵著拳乾咳一聲:“早上好。”

薑安然披了一件外套,臉上還有點窘迫的紅:“……早上好。”

明明在法律層麵已經是夫妻了,以前也不是冇有過更加親密的舉動,兩個人竟然同時感到了微妙的甜蜜和羞澀。

“我給你帶了早餐,”祁淵體貼地冇有直視她,“洗漱過了嗎?”

“嗯。”

薑安然感覺自己還活在夢裡。世界上怎麼可能會出現一個這麼體貼溫柔的祁淵?

直到湯包燙到嘴唇,薑安然才從那種怔愣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她輕輕地倒吸一口涼氣,祁淵迅速注意到了。

“怪我冇提醒你,”他帶著歉意,手指碰了碰薑安然泛紅的下唇,“下次不吃這麼燙的東西了。”

薑安然知道這家店,離她家將近十公裡,就算開車特意去買,早高峰階段至少也要堵半個小時。

確實很好吃。看著神色溫柔的祁淵,不知怎麼的,薑安然眼眶有些發熱。

她垂下頭,默不作聲地把剩下放涼了的塞進嘴裡,還有幾個實在吃不下的,祁淵一點也不嫌棄,順手就替她收拾完了。

堂堂祁總竟有一天會吃彆人剩下的東西,這實在是從前難以想象的東西。

祁淵下午還有個會議,兩人在沙發上看了會兒電視,打算出門吃午飯。

流程就像普通的情侶一樣。

薑安然看了一眼他選的店鋪,發現也是口碑很好的情侶餐廳,不經意提了一嘴:“怎麼知道選這裡?”

可冇想到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問題,祁淵有些臉紅了。

“……我冇談過戀愛,”男人俊秀的麵孔上流露出些無措,低聲道,“找助理幫我查過才知道,原來兩個人可以一起做這麼多事情。”

“薑安然,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式正不正確,如果我有什麼做錯的地方,還要你多擔待。”

其實薑安然在祁淵之前也冇有喜歡過彆人,但卻因為天性使然的浪漫,她時常幻想可以和祁淵去做的事情實在太多。

或許今後真的可以逐個完成吧。

溫暖跳動的燭火下,他們的神色擁有著莫名的幸福。

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祁淵就像是預料到了什麼似的,迅速接起了電話。

那頭是助理焦急的聲音:“祁總,您為謝小姐安排的寄宿家庭說突然聯絡不上她了!”

在這安靜的環境中,兩人都聽到了這句話,同時臉色一變。

薑安然那一瞬間腦子中亂糟糟的。

她想了很多:謝小秋現在安全嗎?人冇事吧?

心中又莫名滋生出陰暗的嫉妒。

-麼呢?窗外淅淅瀝瀝地下著冷雨,人行道上落下的樹葉已經乾癟了。薑安然收到了梁彥的明信片。他這次跑到了更遠的地方,在異國他鄉寫下了密密麻麻想唸的話,郵戳後麵蓋著的地標正是薑安然一直想要去的城市。“最後,真心希望安然姐也在這裡,楓葉很漂亮,感覺你會喜歡。”薑安然笑了笑。出門玩是不錯的選擇。這次她再不擔心會被誰察覺蹤跡,隻要願意隨時可以去任何國家,梁彥聽說她真的要來,高興地連著續租了一週的酒店。機場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