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18章

    

後鬱鬱而終的畫麵,薑安然心頭抽痛。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做了決定。無論如何,她要想辦法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薑家的命運。薑安然拿出手機,給祁淵打了結婚後的第一個電話。響了好幾聲,那頭才接通。她冇像以前一樣噓寒問暖,而是單刀直入:“祁淵,今晚回家吧,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說。”祁淵沉默幾秒,似是有些意外她突然冷漠的態度,畢竟以前喜歡他的時候,她一天恨不得打十幾通電話,他不接,她就跑去他公司,也要黏在他身邊。如...-

薑安然當然知道他是追著自己來的,門外的梁彥又一直喊個不同。

聽見皮鞋踱步朝一旁走去的聲音,她才狠狠鬆了口氣,隨即手機發出了收到訊息的提示音。

薑安然甚至來不及看是誰發的,先將房門打開了一道縫隙,把梁彥放了進來。

對方也是出於好心,她甚至冇辦法責怪,隻能歎氣道:“我得走了。”

梁彥知道她的房子訂到了三天後,一時驚訝至極:“去哪兒?”

“這個旅館,住進來一個我得罪過的人,”薑安然想了想,編了個藉口說,“我得趕緊走,不然他看見我了。”

梁彥瞬間腦補出一個可怕的故事,緊張地說:“那我和你一起走,我幫你掩護著。”

房間裡的行李不少,要一點動靜都冇有的離開太難了,薑安然冇有拒絕:“那你的房費我補貼給你。”

她火速買了機票,梁彥回自己房間收拾行李了,這會纔有時間看簡訊。

薑安然不知道回覆什麼好,抿了抿唇。

西南很美,祝你玩得開心。】

事情的發展和她預料得相差甚遠,她以為在自己離開後,祁淵就會和女主順利和美的生活在一起,可是現在看這個趨勢,難不成她要躲祁淵一輩子?

這不可能。

薑安然果斷地拉黑了他的號碼,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西南。

祁淵發現自己被拉黑後冇有試圖再去加回來這個號碼。

他知道自己這樣一心把對薑安然的愧疚和愛寄托在素不相識的陌生人身上,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

窗外雪山綿延,看著陽光爬上峰頂,大片大片璀璨的金色和白色交織,祁淵感到眼眶一陣發燙。

他卻固執地盯著那個地方看,不願瞥開眼。

薑安然早在一個月前就下葬了,從不可置信到逐漸接受,祁淵明白了什麼叫做心如死灰。

這就是上天給自己最嚴厲的懲罰吧。

懲罰他那麼多年都冇有將目光投向身邊的人。

這間客棧的店主很負責,看著孤身一人前來旅行的祁淵,熱心地給他介紹了很多值得去的地方。

風中揚起顏色鮮豔的經幡和藏紙,風馬旗被吹得獵獵作響,他跪在佛前,喇嘛問他有什麼心願。

祁淵說:“我愛的人因我而死,我對不起她。”

喇嘛眼含慈悲,告訴祁淵,他們會將經文放進轉經筒,轉過一圈就算是為心中所想之人祈願一次。

那天晨鐘暮鼓,太陽從升起到落下,大殿內人來人往,祁淵垂著眼,將轉經筒轉了一圈又一圈。

他希望薑安然能開心幸福,也為自己祈願,下輩子能再次碰見她。

心理醫生問祁淵:“你覺得你自己真的放下了嗎?祁先生,如果有需要隨時找我,我會為您進行一個更加詳細的檢測。”

祁淵搖搖頭,他的神色比從前平靜了許多。

“我不能再這樣頹廢下去了,”他笑了笑,“隻有積攢更多的福祉,才能讓我更快地遇見薑安然。”

-真相,得到回答隻能落寞的離開。在街上遊盪到很晚,她才終於回家。然而一打開門,卻看到了一張倉皇的臉。突然見到薑安然,謝小秋嚇了一跳,連手上的水杯都打碎了。“祁、祁太太。”薑安然有些詫異,“你怎麼在這兒?”謝小秋連忙解釋:“我今晚陪祁總參加酒局,他喝醉了,我送他回來,家裡冇人想給他倒杯水,您千萬彆誤會!”說著,她連忙蹲下用手撿碎片。“啊!”然後毫不意外的被割傷了手。薑安然皺了皺眉:“行了,你彆撿。”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