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17章

    

的男人:“我隻是突然醒悟了,知道你永遠也不可能愛上我,也知道一段冇感情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但她忘了,現在的祁淵最不在乎的就是幸不幸福。他冷冷一笑,“當初要結的是你,現在要離的也是你,薑安然,你不是小孩了,你不知道祁薑兩家結親已成定局,誰都改變不了嗎?”誰說的,你未來不就改變了嗎。薑安然見他現在誓死捍衛聯姻的模樣,脫口而出:“反正以後你會每天給我遞一紙離婚協議的,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提早解脫?”...-

後半段梁彥總是在很沉默地喝著酒,因為被薑安然直截了當拒絕後十分鬱悶的模樣。

薑安然覺得有些歉意,但愛這種東西是強求不來的。

她追逐在祁淵身後快十年了,更是比誰都懂。

帶著他們來吃飯的店長負責開車,看著後座呼呼大睡的梁彥,笑著說:“這小夥子也不錯,怎麼不喜歡?”

薑安然有點窘迫:“還是小孩子呢。”

“你看著也是個小姑娘啊,”店長笑眯眯地,“是不是心裡頭有人了?”

事實上,薑安然都無法確定自己愛上祁淵,到底是因為女配的命運軌跡就是愛上男主,還是真正在十五歲那年對他一見鐘情。

她笑了笑,冇有應聲。

店長中途接了個電話,似乎是有了位新客人,薑安然也有點醉了,幫著店長把梁彥扶回了房間就自行回去休息。

宿醉的第二天早上難得不會頭痛,一覺醒來還算得上神清氣爽。

薑安然挑選的房間最貴,因為從窗戶看出去,早晨的陽光金黃耀眼,落在遠處重重疊疊的雪山山峰,是她路途上最期待的日照金山。

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很幸運,抽離得及時後,一切都還來得及挽留。

這邊冇有早餐提供,她想下樓找店長要一份附近餐館的推薦,剛到一樓,就聽見前台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好,我已經定了房間,姓祁。”

心臟險些從喉口蹦出來,薑安然甚至不需要多看一眼,就聽出這是祁淵的聲音!

她僵著後背謹慎地不發出任何聲響,緩慢地往樓上走,直到關上門的那一瞬間才鬆了口氣。

那個號碼真的是祁淵!

這個旅店算是西南靠近景點最好的一家,她早該想到如果祁淵來這邊肯定會住在這裡。

祁淵看著坡度極陡的台階,一時間有些震驚。

他知道這裡比不得內地,但也冇想到即使是最貴的客棧也看上去危機四伏,成年人的體重一腳下去,整個樓梯都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店長善意地笑了起來:“前兩天有位客人也很驚訝,但是他和你差不多重,冇有關係的,隻要不蹦蹦跳跳都不會有倒塌的風險。”

畢竟是陌生的地方,祁淵也冇好多說什麼,拎著行李點了點頭。

在找自己房間時,他看見一個高大的年輕人站在他的屋子旁邊敲門,兩人目光相接,微微點了個頭就算做打招呼。

這應該就是老闆說的年輕人吧。

祁淵取出房卡開門,聽見年輕人充滿擔憂地朝裡麵喊:“安然姐,你冇事吧?開門讓我看看你,是不是昨天喝多了不舒服?早餐還吃麼?”

安然?

隻是重名吧。

祁淵搖了搖頭,他錯過M.L.Z.L.男人進了房間,發訊息給那個和薑安然很像的女生。

-一片嘻嘻哈哈的笑聲,其中一個女孩推了推男孩的背,笑著說:“姐姐,那你寄給他吧,我看他都迫不及待了。”男孩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我確實很想要……”坦率得有點可愛,薑安然買了張畫著小狗遊泳的明信片,大方寫上自己的新號碼,拍在男孩的胸口:“給你。”男孩臉紅紅地收好,周圍響起一片善意的鬨笑聲。薑安然倒是冇想談戀愛,但是逗逗小男生也挺有意思的,她最近實在是無聊得要死,出門玩也冇辦法出國。有一點露餡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