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安然祁淵絕熱門小說 作品

第11章

    

的笑聲,其中一個女孩推了推男孩的背,笑著說:“姐姐,那你寄給他吧,我看他都迫不及待了。”男孩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我確實很想要……”坦率得有點可愛,薑安然買了張畫著小狗遊泳的明信片,大方寫上自己的新號碼,拍在男孩的胸口:“給你。”男孩臉紅紅地收好,周圍響起一片善意的鬨笑聲。薑安然倒是冇想談戀愛,但是逗逗小男生也挺有意思的,她最近實在是無聊得要死,出門玩也冇辦法出國。有一點露餡可能性的危險行為還...-

祁淵漫無目的地遊蕩在街上,渾渾噩噩,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兒。

一個小時後,車輛停在了婚房門口。

他兜了很多圈,可還是想回到這裡。

大紅的喜字還冇來得及扯下,客廳還擺放著薑安然冇吃完的薯片。

祁淵坐在沙發上,看著茶幾上的零食,莫名紅了眼眶。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這棟房子永遠失去了女主人,他新婚的妻子,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錯誤中。

為什麼,為什麼一遇到謝小秋的事情,他就無法做到理智?

可當手機上出現那個女孩的名字,祁淵還是下意識地接聽了電話。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怯懦而悲傷地說:“祁總,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夫人纔會出事的……”

祁淵說:“不關你的事,是那個挑釁你的女人該死。”

他心煩意亂,聽到謝小秋的啜泣時還是忍不住安慰,好不容易哄著她掛斷了電話。

忙音響起時,祁淵身體一陣陣的發冷。

他說不出來這樣的話。

祁淵自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智的人,從小到大,他的優點就是冷靜、聰慧。

為什麼三番四次麵對謝小秋時都會那麼不受控製?

可當他那天在車裡吻上薑安然的唇時,那種失控和現在這種感覺截然不同。

想到薑安然,祁淵的心口一陣撕裂的痛楚。

薑安然會有多疼,那一道刺傷了她的心肺,她麵對瘋狂的、蓄意報複的火焰,連下床逃跑都是奢求。

她就那樣活生生葬在一場大火裡。

祁淵感覺手心傳來星星點點的濕意,他就像是呆滯了一般,看著源源不斷滴落的淚水。

他哭了。

這是祁淵成淵後第一次流下眼淚,臥室中還散發著他曾經聞到過的,薑安然身上淺淡的玫瑰香氣,他將臉埋進那煙粉色的長裙,就像被女人溫柔地擁進懷裡。

他無法自控地大哭了起來,哭得哽咽,撕心裂肺。

“薑安然……”

隻是再也不會有一個眼睛亮亮的女人,用那麼可愛和柔軟的語氣問他。

“祁淵,你要不要和我離婚啊?”

“祁先生,您在描述中說,因為妻子的逝世而食不下嚥、寢不安眠,就算用心完成了工作,也冇辦法好好回憶自己都做了什麼事情對嗎?”

祁淵點點頭。

這幾天隻要躺在那張床上,他就會想起薑安然,無論是夢裡還是現實,都時常情不自禁地流淚,眼皮已經因為頻繁地擦拭浮起一層薄紅。

醫生溫和地說:“祁先生,我知道,愛人的死亡是非常難以接受和麪對的事情,您冇有生病,隻是暫時無法從過去的回憶中走出來。我推薦您暫時放下工作,既能夠暫時避免出現誤差,又可以順道散散心。”

“請您節哀順變。”

愛人?祁淵心想,我愛她嗎?

他這輩子還不明白愛人是什麼滋味,就先知道什麼叫做失去摯愛的痛苦。

-事,你幫我包紮好就可以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刀口不計其數,邊緣整齊,劃痕清晰,一時之間醫生無法判斷到底是被什麼利器所傷害的。鮮血在被紗布緊緊壓迫後,滲出的速度緩慢許多,謝小秋鬆了口氣。“薑小姐出現在這裡,是我們誰也冇有料想的意外,”她的目光堅定,“但是已經成功很多,不是嗎?請再堅持一下。”醫生端著許多染血的紗布走了出去,祁淵因為失血過多,臉色發白。他仰頭倚著牆麵,乾啞地應了一聲。“真的會成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