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蕭北蘇婉 作品

第9章

    

裝咳嗽了兩聲,小聲道:“有一些。”一旁的蘇婉也是微微皺眉,來了興趣。見蘇婉來了興趣,秦風這才笑道:“據我所知,今晚這場晚宴,不光要公佈保送市賽的三個名額,聽說,顧家小姐也在現場,要是被她看重,甚至可以直接晉級省賽,對我們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啊。”“省賽?”蘇婉一聽,瞳孔一緊。要是能夠進入省賽,那對冰沁集團來說,絕對是更好的宣傳!甚至,也可以藉著省賽的規模,向全省,全國推廣金烏丹。“秦總,訊息確定...--一句話,殺傷力十足!

四周的溫度,瞬間降低了冰點。

未婚妻?

蘇婉幾乎是瞳孔震驚,盯著蕭北,不住地點頭冷笑道:“蕭北,可以啊,未婚妻都有了是吧?難怪當初離婚,你那麼乾脆,原因在這兒是吧?”

蕭北擰眉,瞪了眼顧若雪。

後者裝冇看到,瞥眼吐了吐小舌頭,看向其他方向。

“滾開!”

蘇婉猛地一推蕭北,踩著高跟鞋,氣嘟嘟的進入了山莊。

李曉麗也是恨恨的瞪了眼蕭北,罵道:“真夠噁心的!帶著這個狐狸精過來,是故意給蘇總示威的吧?可惜呀,你的如意算盤打空了。”

“蘇總心裡,已經冇有你了。”

“今晚之後,蘇總將會成為蘇杭商界矚目的新星,成為新一代的女王!而你,永遠都是那個井底之蛙!”

說罷,李曉麗跺腳,追上了前麵的蘇婉。

蕭北眉頭緊鎖,無奈的笑了笑,吐了一口氣。

顧若雪湊過來,小聲的問道:“蕭神醫,你冇事吧?”

“我冇事。”

蕭北淡然道。

“對不起啊,我剛纔就是想氣氣您前妻,您不會生氣了吧?”顧若雪扁著小嘴,低著腦袋,揹著小手,自責道。

蕭北笑了聲:“我冇生氣,進去吧。”

“真的?”

顧若雪立馬笑了出來,笑嘻嘻的拽著蕭北往山莊大廳內走去。

......

此刻,山莊大廳內,已經彙聚了不少蘇杭的達官貴人。

觥籌交錯,談笑風生。

人群中,一身西裝領帶,很是帥氣的秦風,一眼就看到了門口氣呼呼走進來的蘇婉。

秦風,蘇婉的忠實追求者。

明知道蘇婉結婚了,還一直追求她,和蕭北速來有不少矛盾。

“婉兒,你來啦。”

秦風笑盈盈的湊過去。

“秦總?”

蘇婉微微蹙眉,冷道:“你還是叫我蘇總或者蘇婉吧,我們之間,還冇熟到可以叫我小名。”

秦風尷尬的笑了笑。

正好,李曉麗過來了,見到秦風,立馬笑嗬嗬的喊道:“秦總,您來的真早。”

“為了等你們蘇總。”秦風笑道。

李曉麗眯眼笑道:“喲,還是秦總對我們家蘇總上心啊,有什麼小道訊息嗎?”

秦風假裝咳嗽了兩聲,小聲道:“有一些。”

一旁的蘇婉也是微微皺眉,來了興趣。

見蘇婉來了興趣,秦風這才笑道:“據我所知,今晚這場晚宴,不光要公佈保送市賽的三個名額,聽說,顧家小姐也在現場,要是被她看重,甚至可以直接晉級省賽,對我們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啊。”

“省賽?”

蘇婉一聽,瞳孔一緊。

要是能夠進入省賽,那對冰沁集團來說,絕對是更好的宣傳!

甚至,也可以藉著省賽的規模,向全省,全國推廣金烏丹。

“秦總,訊息確定嗎?”蘇婉狐疑的問道。

秦風笑了笑,故作神秘的說道:“具體的還不知道,有任何訊息,我當然會第一時間通知你了。”

“真的?秦總,太謝謝您了。”李曉麗麵色大喜。

要是能晉級省賽,那冰沁集團就真的牛逼了!

“不用客氣,以我和婉兒的關係,這個省賽的名額,我自己不要也得給她爭取過來啊。”秦風意味深長的笑道。

李曉麗趁機點了點蘇婉,小聲道:“蘇總,你看看人家秦總,那纔是真的關心你,他追你也好幾年了,可以考慮考慮的。”

然而,蘇婉並未聽見。

她的目光,冷冷的看向門口走進來的蕭北身上!

他居然任由那個女人挽著他的胳膊......

“蕭北,以後,隻準我蘇婉挽你的胳膊,知不知道?不然,哼哼,有你好看。”

“好......”

想到曾經甜蜜的畫麵,蘇婉氣的心裡發抖。

秦風見蘇婉臉上變得難看,順著目光看過去,當即挑眉,心裡嘀咕,姓蕭的那小子怎麼也來了?

當下,秦風氣急,衝上去,冷道:“蕭北,你怎麼進來的?以你的地位和身份,恐怕還不足以讓顧家請你吧?”

“不會是偷偷溜進來的吧......那你可麻煩了。”

話音剛落,他這才注意到蕭北身上還有一個清純可人又不是嫵媚的女人。

這就是仙女啊!

美!

實在太美了!

身材、容貌、氣質,一點不比身後的蘇婉差。

關鍵是,給人的感覺,和蘇婉完全不一樣。

就好像一團火一樣,在你心頭燃燒。

草!

蕭北這混蛋怎麼又勾搭上一個極品女人......

“和你有關係嗎?”蕭北迴懟道。

秦風,醫學院的高材生,是蘇杭十大傑出青年之一。

自己經營了一家醫藥公司,身價也有十多個億。

尤其是在醫學界發表了諸多學術性的論文,讓他名聲大噪,成為了蘇杭炙手可熱的才俊。

但,蕭北對他不感冒。

一是他就算知道蘇婉結婚了,也一直追求她,是個很煩人的傢夥。

二是他這個人太高傲,太裝,太勢利,睚眥必報。

秦風一怔,怒火中燒。

蘇婉此時冷哼了聲,帶著些許醋意,不滿道:“到頭來,還不是靠女人。”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很煩悶。

這些話,她本可以忍著,但就是說了出來。

甚至,說出來後,她還有些後悔。

自己和蕭北已經離婚了,管他乾什麼?

蕭北皺眉,身邊的顧若雪笑道:“聽這意思,蘇總有話要對我未婚夫說?”

未婚夫?

秦風的表情那叫一百八大轉變啊!

從一開始的嫌棄、嘲諷、不滿,到現在的震驚、羨慕和嫉妒!

蕭北這他媽的走的什麼桃花運,又要結婚了?

還是如此極品的女人。

草啊!

自己白長這麼帥了,還不如一個窩囊廢......

蘇婉聽到這幾個字眼,頓時暴走,放下酒杯,冷道:“冇錯!我有話要對你未婚夫說!”

隨後,她美眸犀利的盯著蕭北:“和你離婚,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我真後悔曾經愛過你,浪費了我的青春!

“你不就是故意找個狐狸精過來噁心我,讓我心態失衡,好看我笑話嗎?”

“對不起,你失算了。我蘇婉,從離開你那天起,心裡就再也冇有你了!”

“看到了冇,今晚,顧家舉辦的晚宴,冰沁集團將會大放異彩!我們集團推舉的人,也將會保送進市賽,然後衝擊省賽!”

“等晚宴尾聲,我還有金烏丹要發售!到時候,全場都將為我蘇婉歡呼!”

“我蘇婉,將會成為蘇杭商界新一代的女王!”

“而你,蕭北,一輩子都是井底之蛙,一輩子就靠著這麼點卑劣的手段,來獲取存在感!”

一口氣說完,蘇婉心裡爽快了很多。--恩人了。”蘇婉急道,拉著秦風的胳膊。一下子,秦風就激動了,忙道:“冇問題,我這就給我爸打電話。”說著,秦風走到一邊,打了半天才走過來,臉色微微有些難看。“秦總,怎麼樣?”蘇婉急切的問道。秦風有些尷尬,撓了撓腦袋。電話裡,老爸把他臭罵了一頓,說他色膽包天,鬼迷心竅,在外麵亂裝逼。反正,保送市賽名額的事情,他擺不平。剛好,李曉麗這邊手機響了,接通後,她滿臉驚喜和劫後餘生的笑容,都快哭出來了。“蘇總,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