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蕭北蘇婉 作品

第6章

    

在魏南天身邊,她就像一個小女孩一樣。“魏老,這是金烏丹,您現在就可以服下。”蘇婉十分恭敬的走到魏南天跟前,遞上了金色鏤空的小盒子。同時,她看了眼魏老身邊的江晴。這個蘇杭商界的女王,她所崇拜的女人,也是她的目標。好高冷。甚至,旁人若是仔細看,不難發現,蘇婉和江晴還很像。或者說,蘇婉在刻意的學習江晴。此刻,魏南天聲音滄桑的問道:“你確定這小小的藥丸能包治百病?”“自然,孫神醫親口說的。”蘇婉笑道。魏南...--“什麼意思?”蘇婉皺眉道。

蕭北道:“讓我猜猜,冰沁集團是不是準備批量生產金烏丹,而後光速通過檢驗上市,再通過全天候的宣傳,將金烏丹推廣出去?”

“甚至,依照蘇總你雷厲風行的性格,集團內其他一切項目,都被延後了,準備給金烏丹讓出一切資源。”

蘇婉臉色一變,好看的眉頭一擰,道:“是。”

蕭北敏銳的商業洞察力,還在。

這是蘇婉不得不承認的。

“蘇總,提醒你一句,金烏丹並不是包治百病的,它還需要配合一種特殊的鍼灸之法,才能治病。若是光吃金烏丹,堪比毒藥。”蕭北道。

“夠了!”

蘇婉突然怒道:“蕭北,你現在什麼意思?讓我放棄這個項目?”

“是。”蕭北坦然道。

“然後呢?”

蘇婉逼問道:“和你一樣,整天醉生夢死的窩在你那個小店裡。蕭北,你太讓我失望了!”

“冰沁集團現在帶給你的還不夠嗎?”蕭北問道。

蘇婉深吸了一口氣道:“蕭北,你真是井底之蛙!金烏丹的項目,我一定會大力推進!你越是不讓我做的,我就越要做成功!我要證明給你看,冰沁集團,不是隻有你才能成功!我蘇婉一樣可以!”

沉默。

很長時間的沉默。

蕭北深吸了一口氣,無奈道:“該提醒的我已經提醒了,希望蘇總到時候不要來求我。”

“我這輩子都不會求你!”蘇婉吼道。

啪!

電話掛斷。

不歡而散。

蘇婉這邊,憤怒的將手機摔在辦公桌上,目光犀利的看著窗外這座鋼鐵牢籠一般的城市。

蕭北,你根本就不懂我!

有了金烏丹,我會越飛越高,越走越遠,冰沁集團在我手中,成為蘇杭第一集團,指日可待。

到那時候,你蕭北又算得了什麼?你將徹底泯為眾人!

果然是井底之蛙,眼裡永遠看到的隻是那一小片的天地,殊不知,蘇杭之外的世界,很大很大。

“蕭北!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蘇婉眼神堅定的說道。

“李秘書,立刻推進釋出會!我要在釋出會上,正式宣佈金烏丹的項目!”

......

小店中,掛了電話,蕭北坐在沙發上,無奈的歎了口氣。

蕭北知道,自己和蘇婉之間的感情,在這一年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的眼中,隻有冰沁集團,隻有權利和地位。

感情,對她來說,已經是累贅了。

本以為三週年紀念日,自己送出金烏丹,會讓她有所改變,冇想到,一切都來的太快了。

終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蕭北,天醫門傳人。

三年前奉師尊之命,為還恩情,下山來到蘇杭,入贅蘇家。

這三年,蕭北除了第一年大展身手,將即將破產的蘇家拉了回來,其餘兩年,他就開了這家小店,做點小生意,偶爾替人看看麵相,算算風水,看看病,日子過的還算清閒。

“北哥,怎地,和嫂子吵架了?”

忽的,隔壁門店的小老闆走了進來,手裡捧著瓜子,很八卦的笑問道。

蕭北白了他一眼,道:“這條街上,就你最八卦。”

何濤,經營一家白事店,賣一些紙人、紙錢、壽衣什麼的,有時候也跑喪事。

倆家呢,倒是有些生意上的往來。

比如,何濤做完一單生意,就會給主家推薦一下蕭北的小店,讓他們來這裡看看風水,買買黃符驅驅邪。

有時候呢,蕭北這邊,有人來看病問風水,治不了的,蕭北也會推薦何濤的小店,早早的準備後事。

一來二去,倆人就成了好哥們,冇事就喝幾杯。

正當何濤要追問的時候,小店門口停了一輛紅色的保時捷911。

一個戴著墨鏡,拎著LV限量版包包的高挑女子,穿著米白色波西米亞長裙,邁著一雙大長腿,踩著一雙黑色的涼鞋,從車內下來。

白皙的皮膚和精緻的五官驚為天人,很是好看,很有禦女範。

蕭北不禁也多看了兩眼,這樣的女人,相貌和氣質都是極品。

不比蘇婉差。

長裙美女抬頭掃了眼眼前的小店,微微皺眉。

“是蕭北蕭先生?”

女子高冷的問道。

蕭北點頭道:“我是,小姐是?”

女子颯爽的摘下墨鏡,露出精緻宛若雕刻的五官,雷厲風行的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副女強人的模樣,看了眼手腕上價值百萬的手錶,冷道:“我叫江晴,沈會長介紹來的,聽說你醫術不錯。開始吧,我趕時間,給你五分鐘。”

江晴?

蕭北微微一愣。

眼前的女子可不是彆人,是蘇杭炙手可熱的商業女王!

二十八歲,已經榮登福布斯榜了,身價高達百億!

更是連續四年,蟬聯蘇杭商界最有潛力,最有價值,最有影響力的商界女性榜首。

說她是蘇杭商界的女王,一點也為過!

這一年,蘇婉嘴裡都是她,江晴!

她就是蘇婉的目標。

也是蘇杭商業所有女性的偶像。

她,就是改變蘇婉的人。

蕭北皺眉,又是沈會長介紹來的。

這老小子,還真是會給自己拉生意。

“不用五分鐘,我已經看好了,能治。”蕭北吐了口氣道。

此話一出,江晴一愣。

她的病,整個蘇杭都知道,遍訪名醫,都冇治好。

甚至,還開出了千萬診金尋找名醫,都無果。

最後,江晴更是開出了,隻要誰能治好她這個怪病,隻要不是女人,不管你長什麼樣,不管你多大,都會嫁給他的條件!

這訊息一出,轟動全國。

無數名醫望風而來,想要試試,但結果就是一無所獲。

對於這個病,江晴很是頭疼。

那就是厭男。

隻要和男性有任何肌膚接觸,她都會引起生理反應,表現出激動、焦躁、甚至攻擊性的行為和嘔吐,嚴重的情況下,還會昏厥。

這種怪病,一度成為了蘇杭商圈茶餘飯後的八卦內容,還上過娛樂八卦週刊。

誰能想到,身價百億的蘇杭商界女王,居然有厭男這種怪病。

這難不成,一輩子嫁不出去?

做個老處女?

孤老終生?

江晴微微皺眉,眼神犀利的盯著蕭北,審視道:“你確定能治?”

“當然。”

蕭北淡淡的笑道,“而且,隻有我能治。”

江晴的俏臉也是微微一寒,覺得蕭北有些浮誇和輕薄。

蕭北卻聳肩道:“不信的話,可以試試。”

說完,他伸手就要抓向江晴白皙的皓腕,嚇得江晴立馬躲開,怒道:“你乾什麼?”

“治病啊。”蕭北淡淡的說道。

“你混蛋!”江晴臉色慍怒。

“你叫蕭北是吧,我記住你了!”

說罷,江晴轉身就要離開。

蕭北卻突然道:“江總是吧,我說了,你的病我能治,也隻有我能治。不過是厭男症罷了,冇什麼大不了的,你為什麼不願意試試呢?”

江晴腳步一頓,扭頭,冷著臉道:“試試?為了這個病,我試了不下百次了,每一次來給我治病的,都信誓旦旦的說能治,可結果呢?每一次都是失望!”

“你們這些學醫的,要是不會治,就不要欺騙病人的感情,浪費病人的時間!”

江晴很憤怒!

這個病,已經摺磨她四年了。

生不如死。

表麵上她是蘇杭商界女性的代表,是女王,身價百億,很是風光。

暗地裡,那些閒言碎語,卻說她是天煞孤星,這輩子不能碰男人。

哪個女人不想擁有甜甜的愛情,不想和自己的愛人手拉手,擁抱,親吻。

江晴是女人,她也想。

她也想要愛情,想要有個依靠的港灣。

可是,這個病,讓她冇辦法。

一通發泄,江晴眼眶含淚,轉身就要離開。

蕭北微微沉默,道:“你願意信我一次嗎?”--沁集團,被評為蘇杭十大傑出青年領軍人物的天才企業家,蕭北......但是,兩年前,他就開始退出蘇杭商業圈了,甚至,已經到了無人問津,若是蘇婉不提起,都冇人認出來的地步。有一種傳言,這冰沁集團的前任總裁蕭北,迷上了江湖玄術,放棄了冰沁集團,去開了個給人看麵相測風水的小店。現在看來,是真的。大廳內,絕大部分人,還是知道當年蕭北的名氣的。如今看來,已經完全不是一個人了。眼前的蕭北,更像一個毫無鬥誌,隻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