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蕭北蘇婉 作品

第11章

    

,透過車窗,對蕭北嗤笑道:“蕭北,知道蘇總為什麼和你離婚嗎?”蕭北擰眉,臉色不悅。李曉麗卻繼續道:“就是因為你太過於清高,太自以為是了,什麼事在你眼裡,都好像無所謂一樣。你的人生,就和你的無所謂一樣,一輩子不會有起伏了。”“感謝你的藥方,冰沁集團將在蘇總手裡,再次在蘇杭掀起浪潮!”“到時候,你和蘇總之間的差距,將會更大!”說罷,她一腳油門,小奔馳轟轟的躥了出去。蕭北站在原地,自嘲的笑了一聲。清高嗎...--保送市賽的名額是因為他?

此話一出,幾個人都愣住了。

滿臉茫然、狐疑之色。

“蕭北,你可真不要臉,這種話你也能說出口!”

李曉麗不屑的嗤笑道。

看向蕭北的眼神,就像看小醜一樣。

秦風也是嗬嗬的笑了兩聲,故作紳士的挑釁道:“蕭北,我知道你很不服,但有時候,這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就是這樣。”

“我秦風一個電話就能擺平的事,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到。”

“你要是覺得不服,就憋著。”

蕭北挑眉,眼神冷漠道:“有時候,功勞冇那麼容易搶的,小心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你什麼意思?!這功勞不是我的,難不成是你的!”

秦風怒了,臉色陰沉的可怕。

李曉麗也跟著叫道:“蕭北,你就是嫉妒心作祟!人家秦總就是比你有本事!”

蕭北蹙眉道:“李秘書,既然你不相信,要不打個電話問問?”

“打就打!誰怕誰!”李曉麗氣哼哼道,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秦風一怔,心裡有些犯嘀咕了。

這件事是不是他解決的,他也不敢確定。

“那個,李秘書,我看就不用打了吧,給他留點麵子,畢竟,他是蘇婉的前夫麼。”秦風笑道,一臉偽善的模樣。

李曉麗擰眉,看了眼旁邊的蘇婉。

蘇婉此刻秀眉擰緊,滿臉寒霜。

“哼!蕭北,你還不謝謝秦總?要不然,出醜的肯定是你!”李曉麗頤指氣使的說道。

“謝他?”

蕭北一聽,笑了,笑的很無奈,還帶著些許嘲諷。

保送市賽名額的事,本來就是顧家看在他蕭北的麵子上才定下的。

現在,居然要他給一個搶功勞的小人道謝?

這叫什麼道理?

“你不打,我打!”

蕭北冷道。

泥人還有三分火呢。

既然你們不信,那就自證!

但是!

“啪!”

蘇婉揚起素手,直接將手機奪了過來,怒道:“夠了!蕭北,你還要鬨到什麼時候?”

“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歡秦風,但冇想到你會嫉妒成這樣!你為什麼不肯承認彆人比你優秀?”

“蕭北,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蘇婉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蕭北。

“算了。”蕭北搖頭,不想爭辯。

三年夫妻之情,到頭來,如此的不被信任。

“什麼叫算了?”

蘇婉很不滿!

蕭北還冇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那你要我怎樣?給他跪下來磕頭嗎?”蕭北怒了,第一次對蘇婉吼道!

蘇婉猛地一顫,眼眶瞬間紅了。

一時間,四周安靜了下來。

蕭北深吸了一口氣,反應過來,自知自己反應過度了,抱歉道:“對不起,我......”

“哼!”

蘇婉冷哼一聲,扭頭就走。

眼眶中的淚水,已經滾落。

這是他第一次對自己發脾氣!

第一次吼她。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李曉麗也是狠狠地瞪了眼蕭北,嗬斥道:“姓蕭的,你真不是男人!呸!”

說罷,她扭著豐潤的翹臀,追上前麵的蘇婉。

秦風則是冷笑連連,故意湊近道:“多謝了兄弟,今晚,我一定拿下蘇婉。”

說完,秦風也追了上去。

蕭北蹙眉,看了眼蘇婉離開的背影,滿眼無奈之色。

事已至此。

說什麼都是錯。

也是這時候,顧若雪揹著小手走了過來,歪著小腦袋,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蕭神醫,心情不好?”

蕭北一怔,搖頭道:“冇。”

啪!

突然,大廳內的燈光熄滅,幾束巨大的射燈,照在最前麵的舞台上。

全場,掌聲雷動。

晚宴正式開始。

前麵的環節都很無趣,蕭北也懶得關注,和顧若雪坐在角落裡聊著天。

越聊,顧若雪就越被蕭北的談吐和不俗的氣質所吸引。

風雅、有趣,而且幽默。

而這一幕,也被對麵的蘇婉、李曉麗和秦風看在眼裡。

“蘇總,你看,這就是男人!毫無底線的背叛!”

李曉麗罵道。

蘇婉看了兩眼,心中微痛,隨即撇頭冷道:“不用聊他了,金烏丹準備的怎麼樣了?”

“都安排好了,下一個環節就是。”李曉麗笑道。

今晚的重頭戲,自然是各個公司新研發的醫藥產品展示環節。

隻要今晚金烏丹一炮打響,那冰沁集團就徹底在蘇杭揚名立萬了!

蘇婉的身價,包括冰沁集團的市值,都會水漲船高!

“接下來,讓我們有請冰沁集團帶來他們新研發的產品,金烏丹!”

“想必大家事先都有所瞭解了,這是一款號稱可以包治百病,劃時代的藥品。”

“讓我們掌聲有請,冰沁集團的總裁蘇婉蘇總,登場!”

啪啪啪!

掌聲雷動。

“蘇總,到我們了。”

李曉麗激動道。

蘇婉深吸了一口氣,起身。

眼中,是舞台的聚光燈。

耳中,是雷鳴般的掌聲。

今晚,是她成為蘇杭商界女王的開端。

今晚,是她徹底告彆過去,迎接新未來的開始。

呼......

深呼了一口氣,蘇婉的目光微微落向對麵角落裡依舊談笑風生的蕭北。

是啊,今晚之後,自己和他之間,將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她的名字,將會徹底響徹蘇杭。

冰沁集團,也將在她的手裡,徹底爆發,成為劃時代的醫藥公司。

她蘇婉,將會成為蘇杭新時代的商界女王!

而蕭北呢,還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不堪,永遠站在角落裡,看著她,成為不可高攀的存在。

“蕭北,今晚,我就證明你給看!”

“冇有你,我蘇婉一樣可以成功!”

蘇婉收回目光,眼中一片清冷,在眾人的掌聲中,一步一步的登上了舞台。

李曉麗激動的呐喊:“蘇總,加油!”

秦風也鄙夷的看了眼對麵角落裡的蕭辰,心中邪魅的冷笑道:“蕭北啊蕭北,蘇婉終究會是我的,冰沁集團,也會是我的。”

此刻,蕭北蹙眉,看向走上舞台的蘇婉。

聚光燈下,她是那麼的高冷和高不可攀。

宛若天山雪蓮一般。

“蕭神醫,你心裡還有她嗎?”顧若雪看到了蕭北看向蘇婉的眼神,試探性的問道。

蕭北一怔,遲疑了片刻:“說冇有是假的,但我們,已經是兩路人了。”

“哦......”

顧若雪點點頭,看向舞台上的蘇婉。

她滔滔不絕的介紹著金烏丹,引發全場的雷動和議論。

就連顧若雪都不得不佩服,這一刻的蘇婉,無疑是自信的。

真的擁有商界女王的氣質。

毫不誇張的說,今晚,金烏丹絕對是“豔壓群芳”,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各個在蘇杭跺跺腳都能抖三抖的大佬,也是翹首以盼,甚至私下聯絡了李曉麗,想著高價購買嚐鮮。

包治百病。

誰不想試試。

“很榮幸,今晚這枚金烏丹,將送給魏南天魏老。”蘇婉笑道,手裡拿著一個金色鏤空的小錦盒。

全場嘩然!

魏南天魏老?

那可是省軍區的大佬啊!

戰功卓著!

地位崇高,門生遍佈全省!

門下,光是將軍,就有三個!

就連蘇杭現任的市首,都要叫他一聲老班長。

傳聞,這魏老是為了養病,纔回到了蘇杭老家。

話音剛落。

大廳門口,一個五官精緻,氣質冷豔的女人推著一個輪椅走了進來。

輪椅上,坐著一個國字臉,不怒自威的老者,隻是眉宇間有些灰白之氣,顯然是頑疾纏身。

他便是魏南天魏老!

在蘇杭,隻手遮天的存在!

而推著他的女子,不是旁人,正是日青集團的總裁,江晴!

那個蟬聯四年蘇杭商界女性領軍人物的女王!

此刻,在魏南天身邊,她就像一個小女孩一樣。

“魏老,這是金烏丹,您現在就可以服下。”蘇婉十分恭敬的走到魏南天跟前,遞上了金色鏤空的小盒子。

同時,她看了眼魏老身邊的江晴。

這個蘇杭商界的女王,她所崇拜的女人,也是她的目標。

好高冷。

甚至,旁人若是仔細看,不難發現,蘇婉和江晴還很像。

或者說,蘇婉在刻意的學習江晴。

此刻,魏南天聲音滄桑的問道:“你確定這小小的藥丸能包治百病?”

“自然,孫神醫親口說的。”

蘇婉笑道。

魏南天點點頭,示意江晴打開,要來溫水,便要服用。

全場的賓客,幾十個大佬,也都是全神貫注,緊張無比。

如果這金烏丹有效,治好了魏老的頑疾,那對蘇婉,對冰沁集團來說,無疑是天大的機緣!

完全可以乘風而起,成為蘇杭的下一個傳奇!

但要是金烏丹無效,那下場,自然也非常的慘。

眼看著魏老要服下這枚金烏丹,突然,角落裡傳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魏老,如果不想死,就不要吃這金烏丹。”--兄弟,今晚,我一定拿下蘇婉。”說完,秦風也追了上去。蕭北蹙眉,看了眼蘇婉離開的背影,滿眼無奈之色。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是錯。也是這時候,顧若雪揹著小手走了過來,歪著小腦袋,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蕭神醫,心情不好?”蕭北一怔,搖頭道:“冇。”啪!突然,大廳內的燈光熄滅,幾束巨大的射燈,照在最前麵的舞台上。全場,掌聲雷動。晚宴正式開始。前麵的環節都很無趣,蕭北也懶得關注,和顧若雪坐在角落裡聊著天。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