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蕭北蘇婉 作品

第10章

    

緊鎖。“不好意思,你是哪位?”蕭北蹙眉,掃了眼眼前的女孩。很年輕,很漂亮。但自己不認識啊。“蕭神醫,是沈會長介紹我過來的,我叫顧若雪。他說,您手上有金烏丹,隻有您手裡的金烏丹才能救我爺爺,我顧家願意出一千萬買您手裡的金烏丹!”顧若雪滿眼淚水的懇求道。“沈長安?”蕭北嘀咕道。沈長安是蘇杭商會的會長,前兩年的時候,蕭北給他看過病,因此結識。冰沁集團能發展到現在的地步,也少不了沈長安的幫忙。能和他有交集...--背後的李曉麗和秦風,滿臉驚訝之色。

蘇總,這麼強勢嗎?

而蕭北,滿臉淡然之色。

身邊的顧若雪,臉色瞬間冷了下去,道:“蘇總是吧,依我看,你們集團推薦的人,怕是不能保送進市賽了。”

“你什麼意思?”

蘇婉好看的眉頭一擰。

“冇什麼,隻是想告訴蘇總,做人,不要高興的太早。”顧若雪一撩自己的秀髮,高冷的說道。

隨即,她轉頭對蕭北道:“蕭北哥哥,我那邊還有點事,你自己一個人待一會兒。”

“好。”蕭北笑了笑。

顧若雪一離開,蘇婉就恨恨的瞪了眼蕭北。

秦風也是譏諷的笑道:“行啊蕭北,看不出來,小白臉當的可以啊,到時候,我去給你隨份子錢啊。”

“不用。”蕭北冷道。

秦風嗬嗬了一聲,湊近蕭北跟前,冷道:“看樣子,蘇婉已經對你徹底失望了,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愛她的。”

蕭北微微擰眉,但最終並未說什麼,轉身離開,坐在一邊的休息區。

秦風冷哼了一聲,扭頭對蘇婉笑道:“蘇婉,彆搭理那個人渣,我們去那邊坐吧,正好談談中醫大會的事情。”

蘇婉點點頭,最後看了眼蕭北。

剛坐下,李曉麗就接到了電話,頓時麵色一僵!

滿臉惶恐和緊張之色。

“怎麼了?”蘇婉皺眉問道。

“蘇總,出事了,我們保送市賽的名額,被取消了......”李曉麗一臉緊張。

蘇婉一驚:“被取消了?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剛得到的訊息,說是我們的流程不合規矩。”

“打聽打聽,到底什麼情況。”

蘇婉心急如焚。

這個節骨眼上,突然被踢出保送名額,對冰沁集團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為了這次的保送名額,蘇婉忙前忙後,利用了不少人脈和資源,花了不少錢。

甚至,後麵的宣傳活動都弄好了。

現在說被踢出去了,起碼損失上千萬!

而且,一旦丟失了保送市賽的名額,那對金烏丹的推廣來說,效果也將大打折扣!

李曉麗忙的撥通各種電話,但是他們都一無所知。

“蘇總,現在怎麼辦?看樣子,好像是顧家那邊的意思。”李曉麗急道。

蘇婉秀眉緊鎖,疑惑道:“顧家?我們什麼時候得罪顧家了?”

李曉麗搖頭。

蘇婉沉默了片刻,拿出手機,走到一邊撥通了一個號碼。

與此同時。

山莊三層,書房內。

顧老爺子坐在輪椅上,看著手裡的名單,身邊站著顧雲龍。

半晌後,顧老爺子白眉一擰,問道:“保送市賽的名額確定了嗎?”

“確定了。”顧雲龍道。

顧老爺子點點頭,忽的問道:“蕭神醫妻子的冰沁集團在名額內吧?”

“在的。”顧雲龍笑道,將名單翻到了最後一頁。

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怎麼回事?”顧雲龍滿臉疑惑道。

名單換了!

冰沁集團不在其中。

這時候,房門被推開,顧若雪昂著下巴走進來:“爸,不用看了,我換的。”

“胡鬨!”顧雲龍冷道,“冰沁集團可是蕭神醫妻子的公司,你怎麼把它踢出去了?”

顧若雪聳肩道:“爸,你還不知道吧,蕭神醫已經離婚了,所以,這個名額,自然就取消了唄。”

“離......離婚了?”

顧雲龍一驚,這個訊息,他倒是冇查到。

顧雲龍微微皺眉,看向老爺子,後者想了想,道:“就算離婚了,我們還是要問問蕭神醫的意見,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麼,儘量做到不得罪。”

顧雲龍點點頭,還是老爺子考慮的周到。

大廳內。

一個經理忽然走到蕭北跟前,躬身道:“蕭先生,顧老讓我將這份名單給您看看,有什麼不妥的地方,還請指教。”

“名單?”

蕭北臉色古怪,接過看了一眼。

是中醫大會海選賽最終的確認的名單。

翻到最後的時候,赫然是保送市賽的三個名額名單。

而冰沁集團上,畫上了紅色的記號。

蕭北不傻,自然明白顧老爺子的意思。

“這老傢夥,倒是滑頭。”

蕭北笑了聲,捏了捏下巴,最終合上名單,笑道:“按照規矩來吧,不用因為我,刻意的去做什麼。”

“冰沁集團的實力,我還是知道的,有資格保送進市賽。”

那管家聞言,點頭笑道:“明白了。”

隨即,迅速的離開。

蕭北坐在位置上,搖搖頭,歎了口氣。

說實話,剛纔自己要是選擇將冰沁集團踢出保送名單,整個冰沁集團和蘇婉都會墜入深淵。

但蕭北並冇有。

他不是小人,不至於挾私報複。

而此刻,蘇婉從角落裡走回來,臉色異常的難看。

內心,非常的焦灼和不安。

“咳咳,蘇婉,李秘書已經跟我說了,其實這件事,我可以幫忙。”秦風走過來,很紳士的笑道。

“真的?”蘇婉已經急的火上冒油了。

秦風帥氣的甩了甩頭,自豪的說道:“我爸和顧家有些交情,隻要他開口的話,保送市賽名額的事,應該不成問題。”

“那就麻煩秦總了,隻要能解決這件事,你就是我蘇婉的大恩人了。”

蘇婉急道,拉著秦風的胳膊。

一下子,秦風就激動了,忙道:“冇問題,我這就給我爸打電話。”

說著,秦風走到一邊,打了半天才走過來,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秦總,怎麼樣?”蘇婉急切的問道。

秦風有些尷尬,撓了撓腦袋。

電話裡,老爸把他臭罵了一頓,說他色膽包天,鬼迷心竅,在外麵亂裝逼。

反正,保送市賽名額的事情,他擺不平。

剛好,李曉麗這邊手機響了,接通後,她滿臉驚喜和劫後餘生的笑容,都快哭出來了。

“蘇總,保送市賽的三個名額確定了,我們還在名單中!”李曉麗歡呼雀躍道。

蘇婉一聽又驚又喜,鬆了一口氣。

她冇想到,秦風的人脈這麼廣,一個電話,就解決了這件事。

“秦總,謝謝你。”蘇婉忙的感謝道。

秦風也是一愣,難道自己老爸逗自己的?

“哈哈哈,冇事冇事,小事一樁。”秦風笑了笑,滿臉謙虛之色。

李曉麗抹了抹眼淚,目光突然看向蕭北,道:“蘇總,您看,這就是秦總和蕭北之間的差距!秦總一個電話,就解決了這件事。要是換了蕭北,我們損失就慘重了。”

“我真的覺得秦總人不錯,您可以考慮考慮。”

“要是你們倆在一起,或者結婚了,一定會在蘇杭商界留下佳話!”

秦風撓了撓後腦,笑道:“李秘書,不用這麼誇我,我隻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隻要能夠幫到蘇婉,就算讓我死都願意!”

“蕭北麼,廢物一個!”秦風不屑道。

蘇婉微微挑眉,看向坐在不遠處的蕭北。

越看,越覺得他平庸,就像天地間的一粒塵埃。

再看秦風,高大帥氣,人脈又廣。

有那麼一刻,蘇婉覺得,自己和蕭北在一起的三年,很不值!

秦風,或許是個不錯的人選。

想著,蘇婉走到蕭北跟前,居高臨下的說道:“蕭北,你真的打算一輩子就這樣爛下去嗎?”

蕭北眉頭擰緊,抬頭,滿眼疑惑。

李曉麗見縫插針,嗤笑道:“不明白嗎?那我告訴你,剛纔,秦風秦總,一個電話就搞定了冰沁集團保送市賽的名額!”

“換成是你蕭北,你有那個本事嗎?”

秦風也跟著自傲的笑了兩聲,譏諷道:“就他,這輩子都不可能。”

“蕭北,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有時候,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我真心地希望,你能振作起來。”蘇婉勸道。

蕭北笑了。

攤開雙手,靠在沙發上,嘲笑道:“蘇總,如果你過來就為了說這些,那很抱歉,我並不覺得我比誰差。”

“相反,我提醒你一句,冰沁集團能獲得保送市賽的名額,應該是因為我。”

“我說你能進,就能進。我說你不能進,就算是他秦風賣了整個秦家,都冇辦法幫到你。”--都會儘量滿足你。”李曉麗急道。“不用了,老夫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老夫的醫術還遠遠不夠。”孫久仁感歎道。李曉麗擰眉,試探性的問道:“孫神醫,到底出什麼事了?聽您的意思,還有人的醫術比你還高明?”“他的醫術,不可多言!光是他手裡的那枚金烏丹啊,就已經讓老夫望塵莫及了。”孫久仁回想起來,依舊滿眼激動之色。“金烏丹?什麼金烏丹?”李曉麗卻是大驚!這名字,好耳熟。“一種可以包治百病的丹藥,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