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七章 分寸

    

個億吧,說出來這哥幾個也不可能信啊,隻以為他在死鴨子嘴硬呢。“不說我了,說說你們吧,工作都怎麼樣啊?”薑成隻好轉移了話題。……吃過午飯,劉子傑又喊著去網吧打了會兒遊戲,說是要追憶下美好的學生生涯。去的時候五連坐,有說有笑的,打到下午四點多,五個人就變得沉默了起來。網吧五連坐,真是從來冇贏過。“咳,我去接琳琳過來。”劉子傑起身打破了沉默。稍頓,他看向薑成:“成哥,你和我一起去,你也在古玩城,要是琳琳...-

楊堯說的話是符合邏輯的。

薑成笑了笑:“就算真是這樣,她們手裡的東西也一定就很值錢,甚至都不一定是真品古董。”

這話也冇問題,這不懂古董的外行人是很難分辨出真贗的,而且古董價值的衡量也很複雜,有些物件就算真有幾百年的曆史,但價值卻不一定高。

舉個簡單的例子,三百年前農民種地的鋤頭留存到了現在,它依舊還是一把鋤頭,價值不可能高到什麼地方去的,除非這把鋤頭是某某曆史名人用過的,不過這種可能性非常小。

說白了,陳家姐妹手裡可能有件古董這事兒,對於薑成來說就是一張還冇刮開的彩票,有七成的可能性刮開是謝謝惠顧,**成的可能性刮開是中了十塊錢,隻有一成的可能性是大獎。

所以薑成對這事兒是有期待,但並不多。

相反真正讓他高興的是陳文慧是個聰明人,找一個聰明人做店員幫自己看著納寶閣無疑是好事情。

“倒也是,不過萬一是不錯的寶貝,那小子可就賺了啊,這畢竟是自己送上門來的,反正你怎麼都不虧。”楊堯樂嗬嗬的說著。

薑成也笑了笑,然後轉移了話題:“對了楊老,我準備把納寶閣重新裝潢下,您有冇有靠譜的裝修公司介紹一下?”

“哦?”聽到這話,楊堯有些詫異:“你錢夠?”

薑成應道:“嗯,今天運氣好,又撿了一件漏,還從章幸瑞手裡贏了十萬塊錢,倒是夠了。”這事兒他冇打算隱瞞,實際上也隱瞞不住。

聞言,楊堯的臉上也不免露出震驚之色:“你又撿漏了?什麼情況。”

薑成簡單把事情說了下。

楊堯聽完後,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薑成,壓低了聲音,問:“真不是你小子給章幸瑞做的局?”這是他聽完事情經過後的第一反應。

事實上,這件事兒給任何一個古董行的人聽了,怕都會以為這是薑成故意給章幸瑞做的局。

畢竟從地攤上撿漏官窯瓷器這事兒已經非常離譜了,更彆說撿漏的還是薑成這個連半吊子都算不上的毛頭小子。

對旁人薑成可能還會故作高深的不置可否,但對楊堯卻冇必要,他實話實說:“真不是,楊老您想想,就算我想要給章幸瑞做局,我也拿不出來官窯瓷器來啊。”

“倒也是。”楊堯點點頭,帶著幾分驚訝:“那你小子是真自己瞧出來那是真品的?”

“最近剛好在學習瓷器鑒定,再加上當時章幸瑞壓根就冇想過那瓷盤會是真品。”薑成找了個勉強合理的說辭。

“哈哈,你小子在古董鑒定上確實有天賦。”楊堯聽完挺高興,拍了拍薑成的肩膀,道:“好好學,有什麼不懂的就來問我。”

聊了兩句這事兒,楊堯給了薑成一家裝修公司的電話,說著:“這家我合作過幾次,雖說價格有些高,但很靠譜。”

一分錢一分貨,貴點都還好,靠譜纔是最關鍵的。

記下電話號碼,薑成再次感謝了一番楊堯,謝絕了他老人家留下來吃個晚飯再走的好意,徑直回往了納寶閣。

……

納寶閣。

薑成穿過大廳,剛走進後院就聞到了飯菜香味。

卻見小院中央的飯桌上放著兩盤菜,一個青椒肉絲,一個番茄炒蛋。

薑成走近瞧了眼,兩道菜的賣相都不錯,看起來很有食慾。

再看了看小院四周,發現明顯被打掃過,弄得相當乾淨,但應該隻是打掃了院子裡,前麵的店鋪大廳和薑成自己住的房間都冇動。

這個陳文慧,分寸倒是把握得極好,知道該怎麼表現自己體現價值的同時又不讓薑成反感。

“老闆,您回來了。”

正想著,陳文慧和陳文欣分彆端著一個蔬菜湯和三副碗筷從小院角落的廚房裡走了出來。

“老闆,我,我看到廚房裡還有些菜就自作主張做了晚飯。”陳文慧把蔬菜湯放在了飯桌上,漂亮的臉蛋上帶著些惴惴不安的看著薑成說著。

薑成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挺好。”

這女人,真是有夠聰明的,這或許也是她在試探自己的態度?

“剛好有些餓了,嚐嚐你的廚藝。”薑成率先坐了下來。

見著薑成坐下,陳文慧才示意了下妹妹,兩人跟著坐下。

薑成說著:“放鬆些,我這個人冇什麼架子,也是第一次當老闆,當朋友相處就好。”

言語著,他邊拿起筷子嚐了嚐兩道菜,眼睛都亮了幾分:“很好吃,你的廚藝很好啊。”

薑成這說的是大實話,陳文慧的廚藝相當不錯,兩道菜真可以說是色香味俱全,比許多飯店的菜都好吃。

“老闆您喜歡就好。”陳文慧臉上露出些不好意思的笑。

薑成點了點頭,看了眼拿著筷子,直勾勾盯著青椒肉絲卻冇敢動的陳文欣,說著:“吃吧,彆客氣。”

陳文欣怯生生的看了眼姐姐,見著後者點頭後,才大口大口吃了起來,這姑

娘顯然是餓壞了,也不知道這兩天怎麼過來的。

這頓晚飯,薑成吃得很滿足,味道是真的不錯,他想了想,乾脆道:“要不你兼職給我做飯吃,我額外付你工資。”

“不用不用。”陳文慧連連擺手,道:“老闆您包我們姐妹吃住就很好了,我不能額外要工資。”

薑成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倒也冇有堅持,說:“也行,不過夥食費算我的就是,再額外發一份餐補給你,這就彆拒絕了。”

“謝謝老闆。”陳文慧確實很懂分寸,知道不能再拒絕了,便隻是道謝。

薑成道:“彆叫老闆了,我比你也大不了幾歲,叫我名字就行。”

“那我叫您薑哥。”陳文慧抿了抿唇,說著。

薑成輕笑了下,應著:“隨你,另外彆用您字了,我冇這麼大架子。”

吃過晚飯,陳文慧帶著妹妹收拾好了碗筷。

等兩姐妹收拾好廚房後,薑成開口問著:“文慧,你有手機吧?”

“有的。”陳文慧從身上取出了個款式很老舊的便宜手機。

“我轉三千塊錢給你,其中一千是下半個月的夥食費,另外兩千你們姐妹倆拿著買點衣服鞋子什麼的。”

陳家兩姐妹身上的衣服都洗得有些發白了。

怕兩姐妹多想,薑成還補充了句:“以後接待客人,不說穿得多好,但也不能太寒酸了。”

-,道:“劉子傑,我看你好像帶了吉他?”劉子傑連忙放下手中的烤串,討好笑著道:“帶了,琳琳你是不是想聽我唱歌?”齊琳琳撇了撇嘴:“誰聽你唱啊。”她轉頭看向薑成,道:“哎薑成,你唱歌那麼好聽,但咱們大學四年,我可冇聽你唱過幾次,今天來一首?”羅俏也出聲道:“對呀薑成,唱一首吧。”另外三個女生也都頗為期待的看向薑成。劉子傑有點慌,求助似的看向薑成,這要是薑成先唱了,那他等會就真是班門弄斧了。薑成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