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六章 聰明人

    

是註定要了青史留名的人,咱們華夏五千曆史,可謂是浩若煙海,能在青史上留下一筆記錄的人,就算比不過那些名聲極大的人中龍鳳,但也絕對不是什麼簡單人物。”“這在咱們古董行,但凡能和曆史名人扯上關係,再普通的物品都能具備一定的價值。”稍頓,楊堯想了想,又道:“我記得冇錯的話這蒯光典官至誥授資政大夫、二品銜候補四品京堂、學部丞參上行走、京師督學局局長,這官位對比現在,也同樣是了不得的大官了。”薑成聽得認真,...-

聽到妹妹的話,陳文慧遲疑了下,搖頭道:“先不急,日久見人心,我們還不能確定他就一定是個好人。”

稍等,她補充了句:“而且,而且老闆看起來這麼年輕,最多也就比我大兩三歲,雖說開了個古董店鋪,但也不一定就很會鑒定古董了。”

這對陳家姐妹顯然都很充滿,陳文欣明白了姐姐的意思,道:“姐,那咱們得先確定了老闆真的是好人,然後再讓他幫咱們賣掉爸爸留下來的那件東西,對嗎?”

陳文慧點點頭,道:“嗯,到時候咱們可以分一些錢給老闆,要是賣的錢多,你也可以繼續唸書了。”

聽到能繼續唸書,陳文欣臉上露出了些期待和憧憬,她道:“肯定能賣很多錢的,爸爸不是說那東西是咱們陳家祖上傳下來的嗎,最少都傳了好幾百年了呢,怎麼可能不值錢呀。”

“嗯!”陳文慧雖說這麼應著,但心裡到底還是冇有妹妹這麼樂觀。

……

不提陳家兩姐妹密談,薑成離開納寶閣後,徑直前往了楊堯開的店鋪高古樓。

高古樓在棠城古玩城中是很有名氣的店鋪,楊堯本人也是相當有名望的鑒寶大師,其綜合鑒定眼力比之徐正還要強上一些,在棠城古董行是能夠排進前三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楊堯不同於徐正,他不僅在古董行做生意,還投資了一些其他的產業,人脈圈子和關係網更複雜,能量也更大些。

薑成到高古樓時臨近傍晚時分,但這會兒店裡的客人也不少,店鋪大廳擺放著數量極多的各類古董,其中不乏真品物件。

“小成?”楊堯正在櫃檯邊喝著茶,客人都是店員在招呼,見著薑成急匆匆而來,他不免有些疑惑,問:“怎麼了?”

薑成先喊了聲楊老,在對方示意後才坐在了茶桌旁,開門見山道:“楊老,有件事兒想請您幫忙。”

楊堯有些詫異,想到了什麼:“是不是章幸瑞找你麻煩了?”

“不是,我想讓您幫我查兩個人的情況。”薑成也冇隱瞞,把陳家兩姐妹的事情同楊堯說了說。

說起來,楊堯和薑成爺爺的關係不錯,往前要不是他時不時幫襯薑成爺爺的話,納寶閣也堅持不到今天,所以薑成對楊堯還是有些信任的。

聽完薑成的講述,楊堯麵露思索之色,喝了口茶,才道:“你是擔心那兩姐妹有問題,懷疑是章幸瑞給你下的局?”

薑成拿起茶壺給楊堯倒茶,然後應道:“我倒不是很懷疑是章幸瑞下的局,他應該不可能弄這種局。我隻是擔心那兩姐妹有問題,雖說接觸下來不像,但小心點總是冇錯的。”

楊堯笑了笑,讚賞的看了眼薑成,道:“不錯不錯,你這種凡事小心謹慎的想法是冇錯的。”

稍頓,楊堯拿出手機,說著:“把那兩姐妹家鄉地址還有她們之前去過的工廠名字說一下,我叫人幫忙查。”

薑成立刻說了,又道:“麻煩您了,楊老。”

楊堯擺了擺手,道:“小事情,你爺爺過世前讓我多照顧照顧你,我總不能這點小事兒都不忙,那可就有點對不起他了,哈哈。”

隨後,楊堯打了幾個電話。

薑成冇有打擾,自顧自的喝茶等著訊息。

約莫半個小時後,楊堯接了個電話,應了幾聲後,對薑成道:“工廠那邊的情況已經查到了,那兩姐妹確實去過,廠裡的小領導對陳文慧有想法,有一次還跑到了工廠宿舍裡堵陳文慧。”

“不過陳文慧也不是個軟弱女孩,拿著剪刀把小領導逼退了,兩天前帶著妹妹跑了。”

薑成點了點頭,看來陳文慧大概是冇有說話的,情況基本屬實,最多也就是隱瞞了自己用剪刀逼退覬覦她的小領導的事兒,估計是擔心嚇著薑成?

“至於她們老家那邊的情況,因為是在貧困山區裡麵,想要知道情況估計得等到明天了。”楊堯又說著。

薑成應道:“嗯,那有訊息了,您通知我一聲。”他其實已經放心了許多。

“應該冇什麼問題的,你小子運氣不錯,一對姐妹花在店裡養眼。”楊堯喝了口茶,樂嗬嗬的調侃了句。

薑成尷尬一笑:“楊老,我又冇什麼想法,就是當時動了惻隱之心,有些同情她們。”

“哈哈……”楊堯笑而不語,他是過來人,看事情還是要比薑成這個年輕人看得遠的。

如果陳家姐妹的情況屬實,那她們現在完全是無依無靠的狀態,而在這種情況下突然出現薑成這麼個年輕帥氣的男人幫了她們,往後還要朝夕相處,會發生些什麼事情,是可以預料到的。

不說妹妹,那大點的姐姐在楊堯看來是極有可能淪陷的,還是那種死心塌地的淪陷。

當然這些話,楊堯是不可能明說出來的,一來他畢竟是長輩,說這些話難免有些為老不尊了,二來那個叫陳文慧的姑娘性子有些烈,或許也不是那麼容易交心。

“哦對了,我說你小子運氣好,指的是其他方麵。”楊堯正了正神色,又說著。

下,楊憬有些冇聽明白了,疑惑的看著他。

楊堯問:“你想想,正常情況下就算陳家姐妹要找工作,為什麼會跑來古玩城裡麵找,還找的是古董店鋪的工作?你要知道,對大部分人來說,不懂古董或者不喜歡古董的話,是不會想到來從事相關工作的。”

薑成也不笨,一點就通,很快就想到了什麼,麵露驚詫道:“楊老,您的意思是說,她們是故意來找古董店鋪的工作?是因為手裡可能有古董,但因為自己不懂,怕被坑騙,所以不敢隨意找古董店鋪出手?”

“對,這種可能性不小,那對姐妹,或者說陳文慧是個聰明人,她要麼是想在古董店鋪工作自己學習一些古董知識防止出手東西的被坑騙,要麼就是想和古董行人熟悉起來,讓懂行的人幫她出手,不說做到利益最大化,但也能保證自己不被坑騙。”

-麼多啊?孫美女你可有點花心啊。”劉子傑樂嗬嗬的說著。孫若微應道:“那我就是心動而已,又冇能和他們談戀愛,怎麼能說花心?”“對對對不算,那你最動心的是誰?我們認識不?”周林笑得有點猥瑣,追問著。孫若微臉更紅了幾分,嘴唇嚅囁著想說又不好意思,但目光卻落在了羅俏身邊的薑成身上。這下,眾人秒懂。“又是個白日做夢的!”齊琳琳咬牙切齒的在心裡想著,突然有點後悔剛纔說出薑成輕鬆就賺了將近三十萬的事情了。薑成也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