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五章 陳家姐妹

    

用右腳蹬掉了左腳的高跟鞋,露出了包裹在肉色絲襪裡小巧精緻的玉足,然後又一次伸向了薑成的小腿。這次,齊琳琳心裡有氣,動作也更加大膽,居然把腳趾伸進了薑成的褲腿裡,這下他就冇辦法撞開了。薑成有些懵,瞬間坐直了身子,轉頭盯著齊琳琳,眼裡都是難以置信。這女人,真瘋了是吧?齊琳琳雖臉紅紅的,但也不膽怯的和薑成對視,眼裡有不服氣,更有藏也藏不住的喜歡。劉子傑還在前麵開車,薑成也不好說話,隻能使勁用眼神示意齊琳...-

不久後,薑成從萬寶樓中出來,俊朗的臉上帶著笑容。

一天!

一天的時間!

算上章幸瑞輸給自己的十萬塊,他整整賺了差不多四十九萬的樣子,而且幾乎冇有付出什麼成本。

這,就是古董撿漏的魅力。

也是為什麼那麼多人癡迷古董的原因之一,他們幻想著靠撿漏來發家致富,甚至是一夜暴富,實現財務自由。

隻是這漏不是那麼好撿的,絕大多數人最終都會把錢用來打了水漂,甚至於被人做局騙個傾家蕩產。

但薑成不同,他靠著左眼的奇妙能力,是真看到了在古董行發家致富,乃至於三年內賺到一個億的希望!

想到那張明媚動人的笑臉,薑成握了握拳頭,暗暗在心中給自己鼓勁:“一定可以的!”

……

不久後,薑成回到了納寶閣。

卻發現在門口站著兩個揹著包,衣著樸素的女孩,都低著頭,看不太清模樣。

薑成走過去,開口問著;“你們是?”

稍大點的女孩抬起頭,露出了臉蛋來,一雙水靈的杏眼,鼻梁挺翹,唇線柔和,鵝蛋臉儘顯溫柔,這是個相當漂亮的女人,而且皮膚是真的白,白到能反光的那種。

身材也極好,上身樸素的長袖白色單衣,胸前撐起的衣服弧度隱隱比齊玲玲還要高一些,往下是一雙被包裹在緊身牛仔褲裡的長腿,筆直但不纖瘦,帶著點肉感,頗有幾分豐腴,臀部挺翹渾圓,曲線絕了。

這姑娘,用老話來形容就是好生養,而且絕對餓不著孩子,甚至連孩子爸爸都餓不著。

“我,我想,想應聘。”女人指了指薑成方纔貼在門口上的招聘單,怯生生的說著。

來應聘的?

薑成仔細打量了她幾眼,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地攤貨,總價值應該不超過一百塊,再看鞋子的磨損程度,多半是剛從農村出來打工的。

“進去談吧。”薑成打開了大門,讓兩人在店鋪大廳坐下。

找到水杯給兩個女孩倒了水,薑成也坐了下來,直接道:“我這裡工資不會太高,可能不如你們進廠。”他其實已經在委婉拒絕了。

拒絕的原因倒也簡單,這個應聘的女孩太年輕了,而且又挺漂亮的,這種人出路不少,在店裡不一定能做得長久。

“工資,工資不用太高,包吃住就,就可以。”大點的女孩低著頭,拘謹的雙手捧著水杯,細聲細氣的說著。

薑成微怔,索性道:“兩千五一個月,也能接受?”其實冇這麼低,他故意這麼說的。

女孩猶豫了下,說著:“可,可以。”

這下,薑成就有些詫異了:“姑娘,我說實話,你們隨便在附近找個工廠做流水線再怎麼也有四五千一個月的,為什麼非要來我這兒?”

薑成心底其實起了點疑心,一直和自己說話的這女孩長相身材都不差,人又年輕,做點什麼不比來自己這破舊店鋪當店員強?

難不成是章幸瑞在給自己做局?

不對啊,對方佈局速度不應該這麼快的。

“老闆,我,我和您說實話,我們姐妹從老家出來半個月了,最開始就是進廠,但是,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廠裡的領導要,要我陪他睡覺,還,還想灌醉我……我就帶著妹妹跑了,身上的錢已經花光了,實在是,實在是走投無路了。”

女孩說著,眼眶泛紅,站起來給薑成鞠躬道:“老闆,您就收留我們吧,我什麼都可以學的,我一定能做好這份工作。”

薑成看她不像在說假話,但還是繼續問:“那你們為什麼從家裡出來,我看你妹妹年紀不大吧,不在家讀書?”

“我,我爸半年前過世了,老家的親戚都想把我們嫁出去好吃絕戶,村裡,村裡有個村霸想強暴我,我妹妹用鋤頭把他打傷了,就,就連夜跑出來了,也不敢回去。”

薑成聽完有些沉默,女人漂亮是一張好牌,但不能單出,還得加上最少正常的家庭,良好的生活環境一起出才行,而落在眼前這個身世的女孩身上,便成了爛牌,漂亮給她帶去了危險。

看著女孩紅彤彤的眼睛,以及躲在她身後更小些,低著頭可憐巴巴的姑娘,薑成是有些同情了。

不過他還是保持著理智,問:“你怎麼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

女孩想了想,從揹包裡取出了幾樣東西:“老闆,這是我們姐妹的身份證,這是我父親的死亡證明,還,還有之前在工廠上班的工作證。”

薑成接過瞧了瞧,也知道了這對姐妹的名字和年歲。

姐姐叫陳文慧,今年二十歲,妹妹叫陳文欣,今年才十六歲。

應該不是局。

薑成暗自想著,畢竟他冇什麼仇人,唯一有可能給他做局的人隻有章幸瑞,但之前對方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今天估計才重視了幾分,也就不可能這麼快就做個局來整自己。

況且,章幸瑞就算做局

多半也是古董局,怎麼可能弄這種美人局。

“陳文慧對吧。”薑成再次抬眼。

“嗯。”陳文慧有些緊張的應著,一雙紅彤彤的杏眼裡帶著期望的看著薑成。

“我這裡是古董店鋪,雖說我對店員冇太高要求,但你還是要學習一些基礎的古董知識。另外有一個周的試用期,如果我不滿意,或者你不喜歡這份工作,你隨時可以走人。”薑成最終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當然了,他也不是個矯情的人,大方承認除了看這對姐妹可憐外,陳文慧足夠漂亮也是原因之一。

薑成雖說冇有什麼想法,但平時放在店裡養養眼也不錯嘛,說不定還能吸引些顧客來。

“謝謝老闆,謝謝老闆。”陳文慧立刻明白了薑成的意思,拉著妹妹連連給薑成鞠躬,邊說著:“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老闆您放心。”

薑成點了點頭,起身帶著兩姐妹往店鋪正廳後麵的小院子走去。

納寶閣的占地麵積不小,前麵用來做了店鋪,後麵有個可以住人的小院子,廚房衛生間都有,還有一大一小兩個房間。

薑成領著兩姐妹到了小房間外,說著:“你們就住在這裡吧,另外你妹妹還冇成年,我不能雇傭她,不過可以讓她住在這裡。”

“嗯,謝謝老闆。”陳文慧很是感激。

“行了,裡麵被褥什麼的都有,你們先收拾下吧,我還有事情,先出去一趟。”

薑成冇多說其他的,轉身走了,有些事情他還得確認一下才行。

眼見著薑成走了,陳文慧才帶著妹妹走進了房間裡,裡麵設施齊全,就是有些老舊,但對她們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陳文慧輕手輕腳地把房門反鎖,這才拉著妹妹在床邊坐下,然後把藏在衣袖裡的剪刀取了出來。

“姐,你,你說這次的老闆是好人嗎?”陳文欣對之前的遭遇心有餘悸,擔心又害怕的問著。

陳文慧遲疑了下,道:“應該是好人,他剛纔看姐的眼神和那些人不一樣,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他說有一個周的試用期,如果我不滿意隨時走人,其實也是怕我們不放心他,故意說給我們聽的。”

徐文欣愣了下,道:“那這麼看來,這次的老闆是不錯哎。”

稍頓,她遲疑了下,又低聲問著:“姐,老闆是好人的話,那你要不要把爸爸留下來的那件東西給他看看?”

-要收取的傭金達到了百分之十,一些大的拍賣行更是要收取百分之十五,但該坑你的時候還是會坑。稍頓,薑成不等楊堯說什麼,主動道:“要不楊老您代我拿去拍賣行試試?如果最後能成交,我分您百分之五。”假如能一百萬成交,除開拍賣行的傭金再給楊堯百分之五,以及繳稅後,薑成大概也能到手個六七十萬的樣子,這就算是這枚徐世昌紀念幣樣幣的最高估價了。事實上,自己私下交易買賣古董,基本是很少能到達最高估價的,畢竟大多數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