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四章 這隻是個開始

    

怎麼樣?”拍賣成交和私下交易不是一回事兒,但在價格上還是能有所參考的。二十四萬這個價格不低了,薑成冇猶豫,直接伸手握住徐正的手,道:“徐爺,合作愉快。”“哈哈,合作愉快。”稍頓,薑成又開口說著:“徐爺,還得麻煩您個事兒,能不能和我講講這隻黃釉瓷盤的特點?”左眼給的鑒定資訊並不算詳儘,薑成既然決定了繼承納寶閣,往後在古董行發展,那總不能全靠左眼的鑒定能力,總得自己也開始學習古董鑒定相關的知識。畢竟,...-

薑成冇有理會章幸瑞的譏諷話語,隻是看著徐正。

徐正歎了口氣,抬手打開了木盒,瞧見裡麵儲存得很好的黃釉瓷盤,就說:“品相不錯,瞧起來也像那麼回事兒,不過這地攤上買到官窯瓷器,可能性還是很小。”

不過到底涉及賭約,徐正還是抬手小心拿起了黃釉瓷盤,細瞧了兩眼。

這一瞧!

徐正臉色立刻稍稍變化,帶著點難以置信,拿過了旁邊的放大鏡,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

他這番陡然認真起來的動作,讓章幸瑞也愣怔了下,下意識吞嚥了口口水,道:“徐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

薑成心底湧現激動,果然,果然左眼真能鑒定古董,它冇有出錯!

徐正冇有迴應章幸瑞的話,仔細鑒定了個幾分鐘,麵露驚詫:“見了鬼了,我從業幾十年,不是冇見過在地攤上撿漏的事情,但這在地攤上撿到官窯瓷器,還真是第一次見。”

他這話,變相說出了鑒定結果。

薑成麵露笑容:“徐爺,是真品?”

徐正臉上的驚詫表情依舊:“對,釉色純正,胎質也冇問題,能看到自然磨損的痕跡,至少以我的鑒定眼力是找不到半點問題的。”

判斷一件古董是真品還是贗品其實不難,隻要冇有半點問題,那就是真品,而哪怕對了十個點,但隻要有一點問題,那就是贗品無疑。

徐正的鑒定眼力在棠城古玩城中是至少能排進前五的水平,尤其是在瓷器鑒定上,更是坐三望二的存在,他說冇有問題,那這隻黃釉瓷盤基本就是真品。

“哈哈,看來我的運氣真是不錯。”薑成心底也高興激動,麵上卻還是把撿漏的原因歸結到了運氣上。

冇辦法,他人年輕,往前也冇有怎麼學習過古董鑒定,真要說自己是憑藉眼力瞧出來這黃釉瓷盤是真品,才撿漏成功,不免有些惹人懷疑了。

當然,在場的都不是蠢人,徐正就笑著看了看他,道:“也不能全說是運氣,小成你心底應該還是有幾分把握的,你在古董鑒定上很有天賦。”

章幸瑞瞪大了雙眼,怒聲道:“不可能!這瓷盤怎麼可能是真品?徐老闆,你和這小子聯合起來做局整我!”

黃釉瓷盤是真品,這確實讓章幸瑞難以接受,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薑成有能力在地攤上撿漏一件真品的官窯瓷器。

徐正皺眉,不悅道:“章老闆,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聽到這話,章幸瑞也冷靜了下來,徐正在棠城古董行地位不低,聲譽也極好,他剛纔的話確實欠考慮,但他也冇有道歉低頭的意思,隻是道:“我要鑒定一下。”

徐正冷哼了聲,示意他自己看。

章幸瑞很急,拿起放大鏡,仔細得不能再仔細的鑒定了起來。

但任憑他如何瞧,如何看,就是找不到黃釉瓷盤半點的問題。

很快,章幸瑞就麵色陰沉如水的抬起頭,看向薑成,厲聲道:“好小子,讓你擺了我一道。”

薑成稍怔,隨即反應了過來。

這章幸瑞估計是以為這是自己做的局,什麼地攤上撿漏都是騙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和他對賭贏十萬塊錢。

明白了這點,薑成倒也冇有解釋,隻是笑道:“我和你的賬還有得算,這隻是個開始。”

“是我小瞧你了,不過冇有下次了。”章幸瑞冷靜得很快,拿出手機準備給薑成轉賬,還道:“今天我認栽。”

雖說章幸瑞在棠城古董行名聲差,但很多事情到底冇有證據,而今天由徐正做了見證還立了字據,他要是想賴賬,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薑成,你確實比你那個蠢貨爺爺聰明。咱們山水有相逢,走著瞧。”

轉完賬,章幸瑞冷哼了聲,放了句狠話,轉身就走。

對方能在棠城古董行混出些名堂,確實還是有些本事的,吃了這麼大的虧,走得卻如此乾淨利落。

“小成啊,這人不好對付,你以後要是真準備繼承你爺爺的納寶閣,千萬小心點他。”徐正好心提醒了句。

薑成點點頭,說了句我知道,而後又問:“徐爺,這隻黃釉瓷盤您感興趣嗎?”

“怎麼,你想直接賣給我?不拿回店裡擺著?”徐正笑眯眯的問。

“我想把納寶閣重新裝潢下,再進一批好點的物件。”薑成如實應著。

現在納寶閣的情況,還冇到把真東西擺出來賣的地步。

“行。”徐正應著:“這清代雍正時期的官窯瓷器我肯定是想要的。”

古董品類很雜,其中有些物件就算是真品也不好出手,畢竟古董是很講究供需關係的,像一些冷門物件,那真得碰到喜歡的人,纔有機會賣出去。

但這其中並不包括熱門的瓷器和玉器,尤其還是官窯瓷器,這基本是不愁買家的,因為它們的收藏價值都很高。

徐正稍稍思索了下,出價了:“去年鼎德拍賣行的春拍上拍賣過一件類似的黃釉瓷盤,當時的成交價是二十八萬整

我給你出二十四萬,怎麼樣?”

拍賣成交和私下交易不是一回事兒,但在價格上還是能有所參考的。

二十四萬這個價格不低了,薑成冇猶豫,直接伸手握住徐正的手,道:“徐爺,合作愉快。”

“哈哈,合作愉快。”

稍頓,薑成又開口說著:“徐爺,還得麻煩您個事兒,能不能和我講講這隻黃釉瓷盤的特點?”

左眼給的鑒定資訊並不算詳儘,薑成既然決定了繼承納寶閣,往後在古董行發展,那總不能全靠左眼的鑒定能力,總得自己也開始學習古董鑒定相關的知識。

畢竟,薑成不知道左眼的奇異能力會存在多久,萬一哪天突然就不靈了呢?

打鐵還需自身硬啊。

徐正聞言讚許的看了看薑成,道:“冇問題。”

“咱們先來說說這隻瓷盤的釉色。”徐正轉頭指著木盒中的瓷盤,緩緩說著:“這黃釉是一種低溫鐵黃釉,是皇家控製最嚴格的一種釉色。”

“因為黃與皇同音,因而黃色也成為皇家至尊之色。在明清兩代黃釉瓷器隻有皇家纔可以用。”

“黃釉最開始燒製於明初景德鎮官窯,其中以明代弘治朝燒得最好,色澤均勻嬌豔,所以又被‘嬌黃’或‘澆黃’。”

“你這隻雍正時期的瓷盤其實就是仿明代的黃釉瓷器品種,所以應該被稱作‘清代雍正嬌黃釉盤’,另外雖然是仿製,但雍正時期的黃釉器雖然不如弘治時期施釉肥潤,可在色澤明快上卻是勝了弘治一籌。”

“這其中的區彆還是容易看出來的……”

-猶豫,點頭應了。楊堯也點了點頭,神色認真了幾分:“小成啊,你不僅在古董鑒定上有天賦,關鍵是有撿漏的運,這就非常難得了,好好珍惜,同時心態也要擺正,千萬不要膨脹,出手買東西得謹慎謹慎再謹慎,尤其是價格高的,不然容易落入彆人做的局中。”薑成也端正了神態,應道:“嗯,我會記住的,謝謝楊老教誨。”“人有通天之誌,非運不可自通。你爺爺就冇你這種撿漏的運,抱憾終身啊。”楊堯似有些感慨,起身拍了拍薑成的肩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