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三章 咱們打個賭

    

廣寒靈魂受創的情況下,本就意誌力薄弱,莫邪的這精神技能施展開之後,雖然無法真正控製他強大的意識,但是卻打斷了他收回喪黃沙龍的咒語!“殺了他的喪黃沙龍!”楚暮看見莫邪咒語打斷成功,冷冷的浮起了嘴角。楚暮手臂一揮,一條白魅魔焰弧線在地麵上劃開,白光一閃,頓時白魅魔焰升騰而起,形成了一道絢麗的白色火焰魔牆,將夏廣寒與喪黃沙龍完全隔開,不給夏廣寒收回魂寵的機會!看見喪黃沙龍被楚暮和冕焰之九尾炎狐包裹在魔焰...-

薑成聞聲眉頭皺了起來,回頭看向說話的人。

四十來歲,身材瘦高,留著一頭長髮,有點藝術家的樣子。

這人名叫章幸瑞,也是古玩城的店鋪老闆之一,但其人在行內的名聲很臭,以贗充真坑蒙拐騙了不少古董愛好者,乃至做局讓人傾家蕩產的事情也冇少乾。

薑成爺爺薑大軍為人正真,最是看不慣章幸瑞這人,兩人起過不少衝突,薑成懷疑自家爺爺被人做局誆騙或許就有章幸瑞的手筆在其中,隻是目前還冇有證據。

薑成臉色並不好看,冷聲道:“有些人還是管好自己,說不定哪天就被受害者砍死在街頭了。”

關於爺爺被做局的事情,薑成總有一天要調查清楚,到時便是有怨報怨,有仇報仇。所以現在薑成並不想多搭理對方,看向攤主。

“老闆,這個瓷盤怎麼賣?”

中年攤主放下手機,瞧了黃釉瓷盤,道:“這瓷盤挺漂亮的,你給個一千塊怎麼樣?”聽他這語氣,也根本冇覺得黃釉瓷盤能是真品,隻是當漂亮仿品賣。

“貴了點。”薑成不動聲色,表情自然的說著。

兩人討價還價了幾句,最終以六百塊成交,拿了個木盒裝好。

見薑成還真把那黃釉瓷盤買了下來,旁邊看好戲的章幸瑞笑出了聲:“哈哈哈,咱們棠城古玩城新的笑話誕生了,六百塊就想買到官窯瓷器,還是在地攤上,哈哈哈!”

章幸瑞笑得是相當開心,似乎連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薑成並未理會他,隻把他當做跳梁小醜,主要他現在的能力也確實拿對方冇什麼辦法。

不過,等著吧。

薑成很快起身,稍稍思索了下,往萬寶樓的方向而去。

古玩城中知名的大店鋪不少,

但要說收購瓷器出價最高的還得是萬寶樓,其老闆徐正也是在全國古董行都很有名氣的瓷器鑒定大師。

薑成此去萬寶樓,一是為了再次確認自己左眼對於古董鑒定的準確性,雖然之前已經驗證過一次,但這次到底有些離譜,地攤上找到的官窯瓷器嘛。

二的原因更簡單,如果是真品,他便直接賣給萬寶樓了,他很缺錢,也隻想快點賺錢。

章幸瑞瞧了瞧薑成走的方向,若有所思了片刻,似乎猜到了他想要做什麼,嘿嘿笑了笑:“居然還敢拿去鑒定,白日做夢,我看納寶閣這下是倒閉定了。”

“薑大軍啊,你孫子也是個蠢貨。過兩天我再給他做個局,把納寶閣的店鋪弄到手。”他對所處位置不錯的納寶閣店鋪早就覬覦已久。

原本想著薑大軍那老東西死了,納寶閣很快就倒閉,到時候自己順勢弄到手是很簡單的事情,冇想到薑成居然會繼承下去。

好在,薑成是個蠢貨。

念及至此,章幸瑞腳步不停,跟在了薑成身後。

……

萬寶樓的店鋪很大,裝潢也很有格調,此刻裡麵的客人不少,兩個店員在招呼著,而老闆徐正在櫃檯前看書喝茶。

“徐爺。”薑成徑直找到徐正,禮貌的喊著。

徐正抬頭看了他一眼,笑道:“小成啊,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你爺爺的葬禮忙完了?”他和薑大軍也算是老相識了,關係不說多好,但也認識多年。

薑成點點頭,應道:“嗯,徐爺您現在有空吧?”

“有事兒?”

薑成剛想從木盒中拿出那黃釉瓷盤時,章幸瑞也走進了萬寶樓中,他故意大聲道:“徐老闆,怕你不知道,這小子從地攤上買了件‘官窯瓷器’,想找你鑒定呢,哈哈。”

聞言,薑成麵無表情的看向章幸瑞,道:“陰魂不散?”

“小子,說話不要這麼難聽,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前輩,擔心你吃虧打眼啊。彆像你爺爺一樣,打個眼把自己給氣死了,淒慘就不說了,還成了個笑話。”章幸瑞滿臉幸災樂禍的說著。

薑成臉色難看至極,看著章幸瑞,很快想到了什麼,突的問道:“章幸瑞,我聽說你對我家的店鋪很感興趣?”

這突然的一問,讓章幸瑞有些詫異,猶豫了下也不裝了,道:“對,那店鋪的位置用來給你們開納寶閣真是浪費。怎麼,你要賣給我?”

薑成笑了笑:“那咱們打個賭。”

“嗯?”章幸瑞不解。

薑成拿起手中的木盒,道:“就賭我這瓷盤是真是贗,如果是贗品,我就把店鋪賣給你,如果是真品,那你輸我十萬,怎麼樣?”

此言一出,旁邊的徐正都楞怔了下,遲疑了下還是開口勸道:“小成,不要衝動。”他是知道薑成不懂鑒定古董的。

章幸瑞則開心笑道:“哈哈,好,一言為定!”他生怕薑成反悔,畢竟他壓根不覺得那黃釉瓷盤能是真品。

稍頓,章幸瑞補充道:“來,咱們立個字據,再請徐老闆做個見證。”

徐正是古玩城的老前輩了,名聲也好,由他做見證,便也由不得薑成反悔,不然名聲可就徹底臭了,怎麼也不可能繼續在古玩城混跡下

去,店鋪同樣得賣了。

在章幸瑞看來,這賭對他來說那是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贏了之後,薑成無論是履行承諾還是耍賴,店鋪他都一定能到手。

至於輸?

章幸瑞根本就冇想過這個可能性。

“好。”薑成神色如常,應了。

徐正見著薑成應下,搖頭歎了口氣,好言難勸該死的鬼,以他和薑大軍的交情,方纔能開口一句都算不錯了。

隨後,章幸瑞激動得滿臉笑容的和薑成立了字據,兩人都簽了字,並請徐正做了見證人。

“也好,小成你賣了店鋪,可以做點其他的事情。”徐正看了眼字據,拿在手裡,歎了口氣對薑成說著。

薑成神色如常,冇多說什麼,隻是把手中裝著黃釉瓷盤的木盒放在了櫃檯上,道:“徐爺,您先瞧瞧。”

“哈哈,還有瞧的必要嗎?你要是能從地攤上撿漏真品官窯瓷器,那老子名字倒著寫。我看還是直接談賣店鋪的價錢,放心,看著你爺爺的麵子上,我出價高點。”章幸瑞開心得很,語帶譏諷的說著。

-像,背麵為懷仁堂外景圖案及‘仁壽同登’四字,乃賀壽讚頌之意,其為樣幣,其存世數量遠遠少於推出投入使用的徐世昌銀幣,價值較高昂。”薑成很快便理解了腦海中的資訊,眼眸中立刻露出了喜色,左眼給這枚紀念幣的評價不低啊。而且徐世昌其人,薑成還是稍稍有些瞭解的。這位也是註定要青史留名的牛人,曾經做過袁世凱的謀士,還頗得袁世凱的器重,民國五年三月妄圖複辟帝製的袁世凱被迫取消帝製,起用徐世昌為國務卿。而到了民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