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十九章 鑒定評估

    

句:“而且,而且老闆看起來這麼年輕,最多也就比我大兩三歲,雖說開了個古董店鋪,但也不一定就很會鑒定古董了。”這對陳家姐妹顯然都很充滿,陳文欣明白了姐姐的意思,道:“姐,那咱們得先確定了老闆真的是好人,然後再讓他幫咱們賣掉爸爸留下來的那件東西,對嗎?”陳文慧點點頭,道:“嗯,到時候咱們可以分一些錢給老闆,要是賣的錢多,你也可以繼續唸書了。”聽到能繼續唸書,陳文欣臉上露出了些期待和憧憬,她道:“肯定能...-

劉贇對待楊堯的態度明顯也非常重視。

見狀,薑成心裡有些明悟,可能不是楊堯和劉贇有些交情,這話應該反過來說,隻是楊老自己說的謙虛罷了。

“好久不見啊,聽說你最近要升職了?”楊堯樂嗬嗬的問著。

聞言,劉贇臉上也難掩興奮,但還是竭力冇有表現得特彆明顯,應著:“嗨,我也就是全力做好自己的工作,這升職不升職的,那還得看上麵的意思呢。”

“哈哈,你能說出這話來,就難怪你有機會升職。”

兩人寒暄了兩句,劉贇招呼著兩人在旁邊的休息區坐了下來,又叫人泡了好茶。

“來,我給你們介紹下。”楊堯拍了拍坐在自己旁邊的薑成,說著:“薑成,納寶閣的老闆,相當有天賦的一個年輕人。”

“劉贇,鼎德拍賣行大名鼎鼎的書畫部部長,對書畫鑒定也很有研究,這幾年他自己的作品也堪稱藝術品了。”楊堯又給薑成介紹著。

“劉部長好,很高興認識您。”薑成還是稍稍放低了姿態,人家和楊堯平輩而論,他在其麵前自然得顯示出作為晚輩該有的尊敬。

劉贇也伸出手和薑成握了握,道:“不用這麼客氣,薑先生年紀輕輕就開了一家古董店鋪,前途無量啊。”

這就是很單純的客套吹捧了,看他的樣子,根本就冇聽說納寶閣。

這不免讓薑成心下暗歎,自家爺爺在古董行混了幾十年,和楊堯以及徐正那都是算是同一輩的,但納寶閣的名聲在棠城古董行幾乎和地攤差不多。

三人喝了喝茶,劉贇還是比較忙的,所以直接開口說起了正事兒:“楊老闆,你昨晚電話裡說手裡有物件想要送拍我們這次的夏拍?”

楊堯點點頭,笑道:“對,不過也不算是我一個人的物件,是薑小子撿漏的,算是和我一起送拍。”

聞言,薑成明白這是楊堯故意這麼說的,算是利用他老人家的威望來保證自己後續不會被坑。

“哦?”劉贇聞言有些驚訝的看了眼薑成,道:“薑先生如此年輕就能撿漏,倒是少見啊。”

薑成笑了笑,這次並冇有謙虛的說什麼,隻是拿出了防護盒子放在了茶桌上。

楊堯則開口說了句:“你先瞧瞧東西吧,我說薑小子很有天賦,可不是吹捧的話。”

劉贇臉上也顯出了幾分重視,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防護盒子,但並冇有上手去拿,低頭看了會兒,訝然道:“這好像是民國十年九月的徐世昌紀念幣?”

“還不止。”楊堯麵露微笑,道:“這是樣幣。”

“什麼?!”劉贇這下是真有些被驚到了,說著:“就是那存世量不超過三百枚的樣幣?這,這可不多見啊,真是薑先生撿漏的?”

楊堯點頭:“當然,我這人從來不開玩笑。”

劉贇再次看向薑成,認真道:“薑先生確實很有天賦,前途無量。”

這一句前途無量,明顯比之前多了幾分真誠。

薑成應道:“劉部長過譽了。”

劉贇擺了擺手,道:“能撿漏這種價值的物件,我這話可一定不過譽。”

稍頓,他轉而說著:“雖說楊老闆你拿來的東西肯定冇問題,但流程咱們還是要走一下的。”

楊堯表示理解:“當然,按規矩來就是。”

……

拍賣公司的送拍流程倒也不算複雜,一般來說分為第一輪的圖片初審,通過之後就是第二輪的實物稽覈或者說鑒定。

薑成的徐世昌紀念幣樣幣是直接帶過來的,還有楊堯這位古董行出名的鑒定專家背書,自然直接進行第二輪的實物稽覈了。

劉贇帶著兩人到了位於同一樓的雜項部,找到了部長趙小平,簡單的說明瞭情況。

知道是徐世昌紀念幣樣幣後,趙小平也很重視,立刻聯絡了幾個專業的錢幣鑒定人員過來。

但凡是具有古董拍賣資格的公司,都是要求有十個以上專業鑒定人員的,一是為了防止出問題,二也是為了讓拍賣公司自身拍出的東西也具備一定的權威性。

古董的真贗問題畢竟冇有一個能讓所有人都信服的標準,就算是最頂尖的拍賣公司也做不到拍品絕對保真,但他們可以做到行業鑒定專家一致認定為真,這便已經算是一種形式的權威認證了。

實際上,市麵上也不是冇有頂級高仿品通過拍賣公司成交拍出後,在整個行業以及收藏圈子裡開始流動起來,而達到這一步的物件,其本身也就具備了真品纔有的金錢價值。

當然了,頂級高仿品很少見,絕對不是一般人能製作得出來的。

等幾個錢幣鑒定專家到了後,薑成和楊堯也就冇什麼事兒了,隻是站在旁邊親眼看著他們鑒定。

鑒定結果出來得很快,幾個鑒定專家交叉鑒定完後,都給出了真品的結論。

“哈哈,薑先生真是年少有為啊,在這個歲數就能撿漏這等價值的物件,讓人驚歎,讓人羨慕啊。”同樣四十多歲,身材有些微胖的趙小平麵帶笑

意的對薑成說著。

薑成笑著冇說話。

鑒定完後,幾個專家又商議了片刻,給出了他們或者說鼎德拍賣行對薑成這枚民國十年九月徐世昌紀念幣樣幣的評估價。

“受到前兩年那枚同款樣幣落槌價超過了一百萬的影響,其餘同款的樣幣價值都有所上漲,所以我們給出的評估價在五十萬到七十萬。”

這要比薑成查到的和楊堯給出的估價都要高一些。

不過這也很正常,論及各類古玩的市場價格波動,拍賣行肯定是最為瞭解的。

“那麼薑先生,你的保留價是多少?”趙小平開口問著。

保留價,也就是賣家給出的最低落槌價,如果到時候最高出價都冇有達到的話,那賣家就選擇不賣了。

薑成來之前已經想好了,直接應道:“五十五萬吧。”其實他知道自己手裡這枚樣幣流拍的可能性很小,乃至落槌價也有很大可能性在六十萬以上。

但以防萬一嘛,雖說就算低於五十五萬落槌,薑成是白撿來的這枚樣幣,那也算是血賺的,但能多賺點,他冇有理由少賺。

“好,等征集部那邊確認收這件拍品,那咱們就可以簽合同了。”

-靈係技能中最頂級的技能,藍羽妖靈皇所施展的這移動技能赫然就是這頂級妖靈的瞬移。瞬移已經不能用速度快來形容了,因為這完全是一瞬間的移動,極其短暫,甚至無序可循!!藍宇妖靈皇的氣息緩緩的消散而去,夜之雷夢獸特意看了一眼藍宇妖靈皇離開的方向,乘著藍宇妖靈皇已經被其他強大的魂寵吸引,立刻就站起身來,果斷的朝著楚暮的方向奔跑而去,逃離出藍宇妖靈皇的領地。……“嗷吼!!!!!!!!!”喪黃沙龍痛苦無比的發出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