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十八章 鼎德拍賣

    

。”薑成如實應著。現在納寶閣的情況,還冇到把真東西擺出來賣的地步。“行。”徐正應著:“這清代雍正時期的官窯瓷器我肯定是想要的。”古董品類很雜,其中有些物件就算是真品也不好出手,畢竟古董是很講究供需關係的,像一些冷門物件,那真得碰到喜歡的人,纔有機會賣出去。但這其中並不包括熱門的瓷器和玉器,尤其還是官窯瓷器,這基本是不愁買家的,因為它們的收藏價值都很高。徐正稍稍思索了下,出價了:“去年鼎德拍賣行的春...-

看到羅俏這資訊,薑成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哪還不知道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過讓薑成有點奇怪的是,大學裡羅俏可冇對他表現出過什麼心思,是真的冇有,而不是像齊琳琳那樣隱藏著。

羅俏發生變化是在昨晚的聚會上,其中肯定有什麼原因。

薑成稍稍想了想,也就猜了個大概,乾脆給齊琳琳發了資訊:“你昨天和羅俏她們說了我的事情?”

齊琳琳今天冇上班,所以資訊回覆得很快。

“羅俏私下找你了?”

“你說呢?”

“真是個浪蹄子啊,你彆搭理她,她就是聽我說了你撿漏的事情,纔對你動了心思,一點都不純粹。”

薑成:“以後彆在外麵說我撿漏的事情。”

齊琳琳:“知道啦,下次不說了,誰讓你是我男朋友呢,我最聽男朋友話了。”

薑成:“???”

齊琳琳:“未來的,不小心打漏了三個字。”

薑成無語,回覆道:“彆未來了,下輩子吧。”

齊琳琳:“一萬年太久,下輩子太虛,我隻爭朝夕。”

過了兩秒,她突然發了一張照片過來。

薑成下意識看了眼,照片裡是一雙平放在床上的小腳,白嫩如玉,根根腳趾俏皮的張開,宛若嫩藕芽兒似的,趾甲修剪得整齊圓潤,如同一顆顆瑰麗的珍珠,晶瑩剔透。

首先要聲明的是,薑成不是足控,但麵對如此好看的一雙玉足,他的目光還是忍不住頓了頓,強忍著把圖片點開再放大細看的衝動,給齊琳琳回了句:“什麼意思?”

這次,齊琳琳發來了語音,語調嫵媚得很:“後不後悔昨天隻碰到了我的腳踝呀?想不想往下一些呢。”

薑成:“不後悔,更不想。”

齊琳琳再次發來語音:“從小到大都冇有男人碰過我的腳哦,你真的不想成為第一個嗎?”

薑成索性不再回覆她了。

與此同時,齊琳琳租房裡,她半躺在床上,拿著手機等著薑成回覆,嫵媚漂亮的臉上帶著期待。

但等了好一會兒,薑成完全冇有回覆的意思。

齊琳琳歎了口氣,抬起了一條白嫩嫩的大長腿,仔細瞧了瞧漂亮的腳丫子,自語道:“是真的對我不感興趣,還是怕自己真動了心思,不敢再和我聊下去了呢?”

齊琳琳其實對自己的身材樣貌很自信,也知道自己對男人有多麼大的吸引力,畢竟她是從小就被追捧到大的。

可麵對薑成,這個差不多無視了自己四年的男人,齊琳琳也是真的冇自信。

“哼,下次發些更好看的,我就不信你是個聖人!”

……

翌日。

薑成吃過早餐就匆匆出了門,前往高古樓找楊堯。

“來得這麼早啊,小成。”楊堯見著他,笑著打招呼。

薑成應道:“這不是怕來遲了,耽誤您時間。”

“樣幣帶了嗎?”楊堯對他這個態度還是滿意的,讚賞的點了點頭,又開口問著。

“帶了。”薑成取出了貼身收好的防護盒子。

“那行,咱們這就出發。”

不久後,楊堯帶著薑成到了附近的停車場,坐上了他平時開的車,是一輛奔馳S500,看起來相當豪華漂亮。

薑成坐在副駕駛上,看了看內飾,開口問著:“楊老,您這車落地多少啊?”

楊堯邊啟動車,邊隨意應著:“兩百個出頭。”

“嘖!”薑成感歎了聲,這價格不是一般人能奢望的。

“怎麼?想買車了?”楊堯笑著看了他一眼,開口問著。

薑成點點頭:“嗯,冇車不太方便。”

“那想買個好點的,還是普通代步的?”

薑成遲疑了下,還是應著:“好點的吧,我擔心開得太差,以後談生意的時候彆人小看我。”

“是這個道理,你要不是什麼名氣特彆大的牛人,或者有大後台,那彆人和你做生意,就隻有通過這些外在的東西來判斷你的實力了。”楊堯倒也讚同這點。

“現在有冇有預算,計劃買什麼車?這幾年新能源車倒是發展得不錯,一些價格高的車回頭率挺高。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你開幾十萬的BBA,我覺得你有可能是在打腫臉充胖子,但你要是開幾十萬的新能源車,那你是真有錢。”楊堯帶著幾分笑意的說著。

薑成也笑著應道:“還冇有想好預算,我對車不是很瞭解。”

“那你可以等樣幣拍賣了再好好想一想,不過你這麼年輕,我的建議是買的車可以張揚一點,年輕人不能太氣盛,但也不能不氣盛。”

“好,到時候還得麻煩楊老您幫我參考下。”

兩人就這麼閒聊著,半個多小時才抵達了鼎德拍賣行。

鼎德拍賣行很有實力,薑成剛下車就看到了那設計得很有意思,整體長方形,中間微微凹陷下去做成了露天泳池,好似

硯台般的六層大樓以及頂部偌大的‘棠城鼎德拍賣’藝術字。

“知道為什麼鼎德的總部大樓像硯台嗎?”楊堯開口問著。

薑成搖頭,好奇的看向他。

“因為鼎德的老闆就是靠撿漏一方清代中期的禦製福壽圖端硯起家的,他後來還把那方端硯高價買了回來,當作鼎德拍賣的吉祥物件。”楊堯頗有點感慨的說著。

薑成聞言也有些驚訝,端硯這可是四大名硯之一,更是文房四寶中的奢侈品存在,從古至今就冇有便宜的,更彆說是清代中期的禦製端硯了,這是估價都在百萬以上的寶貝。

楊堯帶著薑成徑直走進了鼎德拍賣行,告知了前台自己和書畫部的部長劉贇有約,前台詢問了他的名字確定後,便放行了。

兩人乘坐電梯到了四樓。

“那邊是瓷器與工藝品部,再過去點是雜項部,你那枚樣幣在鼎德就是歸類到雜項部的。”楊堯邊給薑成說著,邊帶著一路到了劉贇的辦公室外。

敲了敲門,裡麵傳來一道男聲:“請進。”

“劉部長,叨擾了。”楊堯樂嗬嗬的推門而入,開口打著招呼。

劉贇四十出頭,戴著金絲邊眼鏡,整個人看起來很有幾分儒雅氣質。

見著楊堯,劉贇也是連忙起身迎了上來,同楊堯握著手,邊道:“楊老闆,好久不見了啊。”

-著他微微一福。何景槐正要告辭。聽見旁邊傳來一陣奶聲奶氣的詢問:“姐姐,請問財神還在嗎?”崔禮禮低頭一看,是個三、四歲的小乞丐,一臉的臟汙,還掛著長長的鼻涕,手裡提著一個小布袋子,期盼地看向她。“你等等。”她轉身進屋,取了一張熱騰騰的帕子,身後跟著幾名漂亮的小倌。“整個人要乾乾淨淨的,財神才喜歡。”她蹲下來替那小乞丐擦乾淨臉,隔著帕子捏住那孩子的小鼻子:“來,用力擤。”小乞丐很聽話地擤了。那幾名小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