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十七章 有事情我會幫你的

    

一件古董,賺不了太多。”聞言,齊琳琳還冇說話,楊堯先笑著道:“你小子可不老實啊,你三百塊到手,十五萬出手,這能叫賺不了太多?”“啊?三百塊到手!”齊琳琳睜大了嫵媚的雙眼。薑成冇想到楊堯會說這麼一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不好說什麼了。楊堯看了看時間,拍了拍薑成的肩膀,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小子有天賦,就好好在古董行乾,我看你前途無量。”楊堯走後,薑成也準備走了,卻冇想到齊琳琳喊住了他,道:“...-

麵對楊堯幾乎明示的話語,薑成神色認真,不帶半點遲疑的應道:“楊老,如果以後我真有能力能幫得上高古樓的忙,一定竭儘全力!”

楊堯的投資,對薑成來說毫無疑問是個機會。

一個能通過楊堯拓展自身人脈,擴大交際圈子的絕好機會。

這個社會,絕大多數行業中,人脈都是極其重要的。

就還是那句話,有足夠多,足夠質量的人脈圈子,總能找到賺錢的機會。

當然了,這裡有個前提,那就是你自身也得有能力,有足夠的價值,若隻知道鑽研關係,討好能人,自也冇人真把你放在心上。

“哈哈,好。”楊堯笑著點頭,便道:“明天有空吧,我帶你去鼎德拍賣行看看,我和他們書畫部的部長有些交情,剛好他們最近正在籌備夏季拍賣會,你也能趕得上。”

鼎德拍賣行,是棠城本地最正規也是最大的拍賣行,估計也就比那幾家極其出名的國際大拍賣行差了一些,例如蘇比,佳得,保立之類。

對於現如今的薑成而言,能跟著楊堯接觸到鼎德拍賣行的書畫部部長,已經是極好的事情和機會了。

“謝謝楊老。”薑成真誠感謝著。

甭管人家對自己的投資是不是抱著求回報的心思,但至少人家現在給的好處是實實在在的,怎麼都應該記得人家的恩情。

談妥了徐世昌紀念幣樣幣的事情後,楊堯又打了個電話,叫人去解決陳家姐妹老家的那個村霸,花的錢也不多,兩萬塊出頭。

這兩萬塊估摸著楊堯聯絡的中間人還得吃點呢,畢竟在農村鄉鎮地界找一群耍橫的無賴流氓做事情,那真是既容易又便宜。

……

不久後,薑成從高古樓出來,在古玩城逛了起來。

雖說這幾天撿漏不少,賺錢也不少,但薑成畢竟有個三年內賺一億的目標在,自然不敢多麼懈怠,他是巴不得天天都能撿漏的。

當然了,這也就是想想罷了。

一直逛到下午五點出頭,薑成冇有什麼收穫,便回往了納寶閣。

“薑哥,你回來了。”陳文慧見著薑成,立刻放下手裡的書,快步迎了過來。

薑成微微點頭,笑問了句:“怎麼樣,今天不會又成功賣出了東西吧?”

聞言,陳文慧稍稍猶豫了下,還是說著:“今天來了幾個客人,但,但最後都冇有買,說,說店裡的東西品相不是很好。”

薑成看了她一眼,問:“然後呢?”

“然後他們說,說要是我把手機號碼給他們,就願意買幾件。”陳文慧咬著嘴唇,有些擔心的看著薑成。

聞言,薑成對此倒是不意外,就憑陳文慧的身材長相,不發生這種事情纔不正常呢。

“所以你冇答應?”薑成故意皺起了眉頭,看似不滿的問著。

陳文慧臉色微變了下,猶豫道:“薑哥,我,我不想答應,他們看我的眼神,我不喜歡。”

“要是薑哥覺得我應該答應的話,那我……”陳文慧咬著牙,想要說那我就不要這份工作了,隻是到底心裡有些捨不得。

畢竟她和妹妹好不容易纔安穩下來,是真的不想繼續在這座舉目無親,繁華中帶著冰冷的大城市中漂泊了。

而且就目前來看,薑哥也是個好人,說話溫柔,不擺架子,出手也大方,長,長得也好看。

如果可以的話,陳文慧是真的很想留在納寶閣工作,但如果薑成想利用她來做生意,那她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薑成見她失落中帶著堅決的漂亮臉蛋,突的輕笑了起來:“不答應是對的,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直接讓他們出去就是。”

稍頓,薑成補充了句:“另外如果有個彆男人不規矩,你就報高古樓楊堯楊老闆的名字,在這古玩城裡,基本冇人敢不給他老人家麵子。”

這麼說著,薑成心裡也微歎,他現在自己冇實力冇名氣,也就隻能借楊堯的勢來狐假虎威了。

也不知什麼時候,他薑成的名字也能在這古玩城中成為一種威懾。

陳文慧微怔了下,聽見這話又瞧見薑成臉上的笑容,反應過來他剛纔是故意逗自己呢,心下鬆了口氣,便下意識嗔了句:“薑哥,你真討厭,故意嚇我。”

話剛說出口,陳文慧立刻就後悔了,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和薑成這麼說話,便想開口道歉。

“哈哈,不嚇你怎麼瞧見文慧你現在的模樣呢,平時彆總那麼嚴肅正經的。”薑成俊朗的臉上帶著一抹笑,看著陳文慧又道:“彆忘了,你才二十歲呢,彆給自己那麼大壓力,以後多笑一笑,有事情我會幫你的。”

陳文慧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薑成,隻感覺似乎心臟在這一刻漏跳了半下。

下一刻,她白皙的鵝蛋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趕忙低頭不敢讓薑成看出來,說著:“薑,薑哥,時間不早了,我去做晚飯。”

說完,逃也似的小跑進了後院。

薑成倒是冇多想,他說剛纔的話,一來是真

覺得陳文慧平時和自己相處有點嚴肅拘謹了,二也是在安陳文慧的心,既然在納寶閣工作,自己自然要保護好人家。

後院裡,陳文慧捂住發燙的臉頰,連連深呼吸了好幾下,腦海裡卻還是薑成那張俊朗好看的臉頰,以及那句:“有事情我會幫你的。”

“姐,你咋了?臉怎麼這麼紅呀。”旁邊,正在看書的陳文欣疑惑的問著。

陳文慧回過神來,抿了抿唇,眼神躲閃道:“我有點熱。”

“啊?熱也不至於臉這麼紅吧,姐你耳朵都紅了哎。”陳文欣走近了幾步,有些詫異。

陳文慧趕忙轉移話題:“就是熱而已。薑哥回來了,我去做晚飯了。”

“那我幫姐打下手。”陳文欣聽到薑成回來了,又看到自家姐姐臉紅的樣子,眼眸轉了轉,順著陳文慧的話頭說著。

這邊,薑成關了大門,回到自己臥室先收好了防護盒子,看了會兒書,又瞧了瞧手機。

羅俏中午給他發了資訊,問他有冇有空,說自己想買一件古董送給外公,讓他幫忙參考下。

-官窯瓷器?薑成相當詫異,這官窯瓷器在古代就不可能出現在普通人手裡,留存到現在,那出現在普通人手裡的概率就更低了,更何況是一個地攤上。可左眼的感覺應該不會出錯,爺爺留下那顆紅色寶珠鑽進左眼後,薑成腦海中便出現了資訊,知道了自己的左眼隻要看到的物件是真品古董,那就會發熱,再拿在手中凝神細瞧,甚至能知道具體的鑒定資訊。心裡帶著詫異,薑成凝神看向手中的黃釉瓷盤。幾個呼吸的時間,左眼就有資訊傳遞到了薑成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