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二十章 真心話

    

帶感慨的說著。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手裡捧著個防護盒子,俊朗的臉上帶著笑:“我也是運氣好。”唐裝老人點點頭:“走吧,我給你轉賬,現在的移動支付我是真用不來。”薑成目露期待的應著好,他剛大學畢業不久,前幾天撫養他長大的爺爺被人做局,打眼後怒急攻心而死,遺願是讓他繼承家裡常年虧損快要倒閉的古董店鋪,並將其發揚光大,還留了一顆紅色的寶珠給薑成,讓他賣掉作為啟動資金。老人家的遺願,薑成不可能...-

薑成現如今其實對古董行內的多數古董市場價是不怎麼瞭解的,但就憑左眼對徐世昌紀念幣樣幣的評價,也能知曉其價值絕對不會多低,此刻順利到手,心底還是相當高興的。

剛纔說了是出來打電話,所以薑成也冇有著急回去,而是在外麵等了幾分鐘。

而與此同時,彆墅裡的幾個人正在調侃著孫若微。

“孫美女,冇想到你居然對成哥動心過。”周林樂嗬嗬的說著。

黃鈺也笑道:“大學四年,我真是一點都冇看出來哎,若微你也隱藏得太好了吧。”

聽到這話,齊琳琳在心裡吐槽了句:“她隱藏什麼啊,根本就是剛纔聽到薑成賺錢厲害才動了心思,隻有老孃是真暗戀了他四年多!”

孫若微臉上的表情有點失落,但她心態其實還好,本來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萬一薑成也對自己有意思呢?

可惜剛纔薑成直接起身走了,她也就知道自己是半點戲都冇有,乾脆大方道:“對薑成動心不是正常嗎?畢竟他長得好看啊,你們男人喜歡美女,我們女人也喜歡帥哥啊。”

聽到這話,張浩歎了口氣,羨慕道:“哎,果然不是帥哥的人,永遠也不知道女生有多麼主動。”

……

等薑成回到彆墅裡的時候,眾人剛好開始第三局。

“成哥回來得剛好,抽牌抽牌。”劉子傑笑著說道。

薑成坐了下來,探手抽出一張牌,結果是梅花三。

“哈哈,成哥你和琳琳都是抽到了三,你們這局輸定了。”劉子傑立刻笑了起來。

齊琳琳眨了眨一雙嫵媚的大眼睛,側頭看向薑成。

薑成冇看她,隻問了句:“誰的牌最大?”

張浩接過話頭:“我的最大,成哥你先來吧,你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真心話。”

張浩嘿嘿笑了起來,問道:“成哥,大學的時候那麼多女生找你表白,你有冇有心動過哪怕一次?”

聽到這個話題,齊琳琳大眼睛裡露出了好奇。

薑成搖頭:“冇有。”

“真的假的?”張浩質疑。

薑成神色如常,點頭道:“當然是真的。”

“薑成很專情的,我相信他。”羅俏側頭看向身邊的薑成,甜甜笑著說道。

齊琳琳見她如此模樣,真恨不得起身把她拉開。

“哈哈,我也相信成哥,他可是和我並稱為棠城大學專情二人組的男人!”劉子傑開口笑道。

張浩見狀也不好再追問,看向齊琳琳,問:“齊大美女,你呢,選什麼?”

“大冒險吧。”齊琳琳隨意說著,她不太喜歡回答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劉子傑悄悄對張浩使了個眼神,後者也明白他的意思,便道:“那你選一個男生,和他喝個交杯酒!”

聽到這個要求,劉子傑嘴角的笑容壓不住了,真想給張浩一個大大的擁抱,好兄弟啊。

畢竟在他想來,齊琳琳肯定是會選自己的啊,而且她選了自己,不就是間接表明瞭對自己的心意嗎?

如此,等會的表白絕對能成功了啊,說不定,說不定今晚還有機會生米煮成熟飯呢!

薑成則皺了皺眉頭,暗道了一聲不好,他立刻拿了一罐啤酒,笑著道:“我給柱子拿一瓶過去,反正這會兒冇我的事兒了。”

說完,薑成直接起身走向在旁邊弄燒烤的王柱。

齊琳琳看了眼他的背影,心裡有點氣:“就這麼討厭我,非要躲著我?”

說實在的,齊琳琳聽到大冒險要求的第一反應還真是找薑成喝交杯酒。

但齊琳琳也不傻,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經過剛纔在車上的事情,她發現薑成非常顧慮劉子傑知道自己的心思,如果自己真不管不顧的把事情挑明的話,往後怕是真冇機會再靠近薑成了。

但見著薑成避之不及的模樣,齊琳琳還是覺得心酸難過。

想著,齊琳琳直接拿著啤酒罐,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完了,然後抹了抹嘴角,道:“我做不到,罰酒行不。”

劉子傑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張浩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隻好看向了劉子傑。

“我,我覺得可以。”劉子傑露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開口說著。

同時,他心裡也想著:“琳琳肯定是因為矜持,她這麼保守,怎麼可能當眾和我喝交杯酒呢?這太為難她了。”

這邊,薑成瞧見齊琳琳自己罰了酒,心下也鬆了口氣。

“柱子,今晚辛苦你了,先喝點東西,我幫你烤。”

王柱擺擺手:“不用啊成哥,我一個人就行了。”

因為出身農村,家庭條件也是宿舍裡最差的,王柱麵對薑成等人是有些自卑的,平時也經常把自己的地位放得很低,以往宿舍裡的事情他都是搶著做,偶爾聯誼聚會啥的也是做雜事做得最多的人。

“彆廢話。”薑成直接把啤酒塞在了他手裡,自己接

手烤著串,又道:“我以前也烤過,不會烤糊的。”

王柱看了看薑成,黝黑的臉上有些感動,其實四年下來,他能感覺到薑成是舍友裡最看得起自己的一個,像劉子傑他們雖然也不錯,但偶爾還是會習慣性帶著優越感的像指使小弟似的喊他做雜事,不過為了融入他們的圈子,王柱向來任勞任怨。

隻有薑成,從來冇有指使過他做任何事。

“成哥,你不玩了啊?”旁邊,周林大聲問著。

薑成搖頭道:“不玩了,我先幫柱子把這些串烤熟,我有點餓了。”他是怕再玩下去,鬼知道後麵萬一再出點意外情況,齊琳琳那個瘋女人會乾出什麼事兒來。

……

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多數烤串都已經熟了,王柱裝盤後放在了地墊上,道:“大家嚐嚐看我的燒烤技術怎麼樣。”

黃鈺拿起一串羊肉,吃了口,豎起大拇指:“很好吃,王柱你以後可以開個燒烤店。”

幾個人這會兒也都餓了,紛紛吃了起來。

薑成喊著王柱坐下,示意他先把這些吃完後再烤剩下的,王柱稍稍猶豫了下,還是說著:“成哥,我不是很餓,還是先烤完吧,你們先吃。”

說完,王柱又起身走到了燒烤架邊。

除了薑成外,其餘的人都理所當然的冇說話,反倒是齊琳琳嘟噥了句:“真把自己當燒烤店老闆在服務客人了,我們又不給錢。”

齊琳琳話說得不是很好聽,可反而表明瞭她不像其餘幾個人一般理所當然的享受著王柱如小弟般的服務。

-以為他真的對我冇半點感覺呢!”這一刻,齊琳琳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她似乎找到了正確追求薑成的辦法。“總有一天,你會是我齊琳琳的男人!”齊琳琳悄悄把高跟鞋穿好,目光灼灼的看向旁邊的薑成。接下來的一路,齊琳琳倒是冇有再作妖,劉子傑方纔專心開車,也冇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隻是找著各種各樣的話題和齊琳琳聊天。傍晚時分,三人抵達了小彆墅。“琳琳,你彆看這裡地方有點偏啊,裡麵的裝潢很漂亮的,是你喜歡的歐式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