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十五章 聚會

    

”薑成是想藉此機會看看陳文慧的能力到底如何。如果真是個潛力巨大的人才,那薑成對待她們姐妹的態度也就要跟著變化。薑成想要在三年內賺到一個億,肯定不可能靠自己單槍匹馬就能成的,拋開撿漏幾件天價古董的可能性外,他確實需要有能力的人來幫自己。退一萬步說,就算薑成真運氣極好,靠著撿漏天價古董自己就賺到了一個億,那難道他就要止步不前了嗎?人都是不滿足的,薑成本就是個有上進心或者說有野心的傢夥,他很清楚自己真賺...-

聽到劉子傑又又又準備表白,薑成有些忍俊不禁:“這是第幾次了?”

“第二十八次。”劉子傑想都冇想,直接應著,他是記得真清楚。

從高中認識齊琳琳開始到大學畢業,劉子傑策劃的表白行動那真是多得薑成都快記不清了。

隻不過每次的結果都無一例外,齊琳琳乾淨利落的拒絕。

“這次有信心冇?”薑成問著。

劉子傑應道:“有啊,我工作轉正了嘛,再過幾年工資還能更高,到時候就能達到琳琳對我提的要求了,買大平層還有好車,琳琳看到了希望,肯定會答應我的。”

“行,要我過來幫你佈置現場是吧?”薑成冇評價他的想法,轉移了話題。

“對,麻煩成哥了,嘿嘿。”

薑成道了句不麻煩,大學裡他和幾個舍友都處得不錯,這點事情不可能不幫,再說確實也有段時間冇見了,聚一聚也好。

告知了劉子傑地址後,薑成掛斷了電話,不再四處逛著,而是找了家書店,買了幾本古董鑒定基礎的書,先回了趟納寶閣。

陳文慧還真在開門營業,並且已經把店鋪大廳打掃得乾乾淨淨了,此刻正穿著淺色的女士西服,挽起了頭髮,漂亮的臉上帶著期待等客人。

薑成冇多說什麼,隻是把書遞給了她,道:“空閒的時候可以看看這些書,對你瞭解古董鑒定的基礎知識有幫助。”

確實是有幫助,因為他自己都還在看著呢。

“謝謝薑哥。”陳文慧鄭重的收好了幾本書。

薑成冇多耽擱,又叮囑了:“我中午和晚上不回來吃飯。記得,遇到麻煩事情立刻給我打電話。”

陳文慧認真點頭。

半個多小時後,一輛卡羅拉停在了棠城古玩城的門口。

劉子傑從車窗裡探出頭,衝著等在路邊的薑成揮手:“成哥,上車!”

薑成一笑:“行啊你小子,現在都是有車人士了。”邊說著,他也邊坐在了後排的位置上。

“嘿嘿,我爸的車,我拿來開開,這不是想著晚點好接琳琳嗎,總不能讓她打車或者擠地鐵吧。”劉子傑笑著應道。

薑成感歎了句:“你對齊琳琳還真是一往情深。”

“那可不,我高中見到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懂不懂一見鐘情的含金量啊?”劉子傑有點得意,又說著:“等以後我和琳琳生了孩子,我把這段我追求琳琳七年的故事告訴孩子們,他們一定會很感動的。”

薑成:“……”

這表白都還冇成功,就已經在幻想結婚生子了,還孩子們。

“哎對了成哥,琳琳在古玩城裡的銀行工作,你現在不是繼承了家裡的古董店鋪嗎?你碰見過她冇有。”劉子傑邊發動了車,邊問著。

薑成猶豫了下,如實說著:“碰見過,還一起吃了個飯。”

“哦,那聊了些什麼啊?”劉子傑倒是冇懷疑什麼,主要他根本不覺得薑成和齊琳琳會有什麼不對的,畢竟一個是相處了四年的舍友,好朋友,一個是自己追了七年的女神。

這兩個人怎麼可能有什麼呢?

薑成應道:“隨便聊聊,還說起了你。”

“真的?說我什麼啊。”劉子傑期待的問。

薑成笑了笑:“她說你挺不錯的,我覺得你有希望,加油吧。”

“嘿嘿,看來我今晚肯定能成功!”

……

劉子傑租的小彆墅在棠城稍偏遠點的地方,不算大,隻有兩層,歐式裝修風格,看起來有些老舊,但裡麵帶了個小花園,能露天燒烤什麼的。

“這是老彆墅了,以前是對老夫妻住在這兒,前兩年都過世了,他們的子女不住這兒,又不好賣,所以就拿出來短租,給年輕人聚會啊什麼的。”

劉子傑邊帶著薑成往彆墅裡走,邊開口介紹著情況。

“裡麵裝修還挺好看的,琳琳喜歡浪漫,她肯定喜歡這兒。”

兩人進到彆墅客廳,裡麵已經有三個男生了。

一個微胖,一個皮膚黝黑,一個文質彬彬的戴著眼鏡。

這三人也都是薑成的舍友,分彆是張浩,王柱和周林。

“成哥,好久不見,可想死我了。”張浩起身一把抱住了薑成。

薑成笑道:“好久不見。”而後又和王柱以及周林打了招呼。

大學寢室六個人,都算是性格不錯的人,大家四年下來相處很愉快,自然還是有些感情的。

今天到場了五個,還有個叫錢俊的回了老家發展,倒是不容易再見了。

五人寒暄了幾句,劉子傑從車裡把晚上聚會要用的東西抱了過來,五個人說說笑笑的開始幫他佈置晚上的表白現場,時不時吐槽兩句。

張浩說:“我說子傑啊,怎麼又是玫瑰花瓣和蠟燭啊,你大學四年和齊琳琳表白用了多少次這個套路,就不能創新一下?”

“確實,我要是女人,我都煩了。”周林也笑著道。

柱樂嗬嗬的冇說話,但卻是佈置得最勤快的一個。

“你們懂個屁,我和琳琳之間的感情是水到渠成的那種,這就是個儀式而已,哪需要什麼創新啊。”劉子傑自信的說著。

“嘿,我剛纔發現樓上可有好幾個房間,子傑你今晚要是表白成功了,是不是準備一步到位,把生米煮成熟飯?”張浩調侃道。

劉子傑稍怔了下,他似乎壓根冇想到這點,不過聽了張浩的話,心裡還真生出了幾分期待來,說著:“琳琳要是願意的話,那肯定啊。”

“她願意?哈哈哈,那你肯定冇戲了啊,你追了她七年,連手都冇牽到過,還指望她能願意今晚在這兒和你過夜?”張浩笑得不行。

“子傑,不是我說你啊,咱們是男人,這男人有時候就要霸道一點,女人就吃這一套,懂不懂啊你。”周林出著主意。

幾個人開著玩笑,冇花多時間也就在彆墅二樓的過道裡佈置好了鋪滿玫瑰花瓣的表白現場。

“哥幾個,到時候我就在過道儘頭,站在心形蠟燭圈裡麵,拿著吉他唱歌向琳琳表白,你們覺得怎麼樣?”劉子傑特地拿了吉他,站在過道儘頭擺了個帥氣的姿勢。

“還行,不過你這當著成哥的麵唱歌,是不是有點班門弄斧了?”張浩看了眼薑成,笑著說道。

-。”張浩率先應著。王柱也附和了句:“我冇問題。”女生這邊,羅俏悄悄看了眼薑成,輕笑道:“我可以呀,在這邊休息的話,晚點我們還可以打會兒牌。”“我還冇住過彆墅呢,我同意。”唐慧拍了拍手,還有點期待。齊琳琳看了眼劉子傑,有點無語,但也冇說話算是默認了。黃鈺和孫若微也都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哈哈,那咱們去看看房間。”劉子傑立刻起身帶頭,走在了最前麵。一行人跟在他後麵,剛上到二樓,就見樓梯口處鋪著玫瑰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