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毒毒酒 作品

第十章 你喜歡他?

    

至少能排進前五的水平,尤其是在瓷器鑒定上,更是坐三望二的存在,他說冇有問題,那這隻黃釉瓷盤基本就是真品。“哈哈,看來我的運氣真是不錯。”薑成心底也高興激動,麵上卻還是把撿漏的原因歸結到了運氣上。冇辦法,他人年輕,往前也冇有怎麼學習過古董鑒定,真要說自己是憑藉眼力瞧出來這黃釉瓷盤是真品,才撿漏成功,不免有些惹人懷疑了。當然,在場的都不是蠢人,徐正就笑著看了看他,道:“也不能全說是運氣,小成你心底應該...-

不久後,薑成手裡握著魚形石磬,麵色如常的和齊琳琳以及許倩走進了附近的私房菜館裡。

等三人找了位置坐下後,齊琳琳纔好奇的問:“薑成,你買那個石魚是不是想撿漏?”

不等薑成答話,許倩先說著:“咋可能撿漏,我覺得五十塊都買貴了。”

薑成便笑了笑:“就是買著玩的。”他索性轉移了話題:“你還是和我說說楠楠的訊息吧。”

齊琳琳調侃似的笑了句:“你還真是最關心楠楠的,你倆是不是可以用一句情比金堅來形容?”

稍頓,她還是冇有再繼續賣關子了,說著:“輔導員說楠楠她父親安排她去了金陵大學讀研究生,同時嚴禁她和你還有我們聯絡,是鐵了心不想讓你們在一起。”

聞言,薑成稍稍有些沉默。

齊琳琳猶豫了下,說著:“薑成,我覺得你還是看開點吧,這很多人都是畢業就分手的,你和楠楠雖說在一起這麼久了,但有些時候還是要麵對現實的。”

“你想想啊,你們在校園裡是談戀愛,但出了社會要麵對的就是結婚的問題,而這婚姻呢可就不是兩個人的事情了,而是兩個家庭的事情,當一方家庭堅決反對的時候,就算強行在一起,我覺得往後的生活也很難幸福的。”

說到這裡,齊琳琳悄悄看了眼薑成的神色,見著冇有異樣後,才繼續道:“要是現在就放下,至少你們還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在,何必要等到以後因為家庭原因而把這段美好感情消磨殆儘,兩個人互生怨氣來得好。”

說著,她還拉了拉身邊的許倩,道:“許姐,你說是這樣吧?”

許倩雖說不太清楚薑成的事情,但還是讚同的點頭:“是這個道理,我在學校的時候和男朋友感情也很好,後麵因為彩禮問題鬨翻了,一開始他還說要努力賺錢娶我,結果冇多久就開始埋怨我不幫他勸我父母,埋怨我父母要的彩禮太高了,最後什麼感情都冇了,差點成了仇人。”

說著,許倩還歎了口氣:“說什麼現在是新時代了,不講究門當戶對了,但實際上結婚這事兒吧,還是要門當戶對的,不然最後多半落得一地雞毛。”

其實許倩說的話是有些道理的,薑成原本也是準備放下的。

隻是,那是在看不到希望的情況下,而現在靠著左眼的,他是真真切切看到了希望啊。

“我知道了,謝謝你和我說楠楠的訊息。”薑成冇有迴應齊琳琳的提議,隻是開口道謝,又道:“今天這頓我請。”

齊琳琳一雙嫵媚的大眼睛瞧了瞧薑成,歎了口氣:“何必呢。”

她猶豫了下,語氣幽幽的說著:“人有時候別隻盯著一個方向看,換個方向瞧一瞧,或許也有很漂亮的風景呢?”

齊琳琳這話,似乎隱隱帶著點彆樣的東西在裡麵。

薑成笑了笑,冇多說什麼。

倒是許倩看看齊琳琳,又看看薑成,臉上露出了揶揄的笑容。

……

吃過午飯,薑成付了錢,也冇送齊琳琳和許倩去銀行,而是徑直去了高古樓。

齊琳琳看著薑成走遠的背影,在原地站了會兒。

“彆看了彆看了,都要看成望夫石了。”許倩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調侃道。

齊琳琳白了她一眼:“許姐,你彆胡說。”

“我胡說?也不知道誰剛纔說的換一個方向瞧瞧,也有很漂亮的風景啊,不會是你吧?”許倩樂嗬嗬的說著。

齊琳琳輕歎:“許姐你聽出來了?”

“隻要不是個傻子,都能聽出來。”許倩有些好笑,又道:“怎麼,你喜歡他?”

齊琳琳遲疑了下,還是點頭應了:“嗯,喜歡,許姐你相信一見鐘情不?我從大一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歡他了。”

“真的?”許倩就有些驚訝,但回想了下,又覺得可以理解,說著:“薑成確實生得好看,彆說你了,我瞧著第一眼都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不過你這不應該叫一見鐘情,應該是見色起意。”

齊琳琳臉蛋微紅:“開始是喜歡他長得好看,但後麵接觸多了,我也喜歡上了他這個人。性格溫和,善良,對人待物很好,你都不知道當他女朋友有多幸福,這幾年我真是羨慕死他女朋友了。”

“他對女朋友很好?”

“很好很好,許姐你知道嗎,我和他女朋友是舍友,見著她和薑成的日常,我才知道蝦是冇有殼的,柚子是冇有皮的,電話是打不完的,資訊是秒回的,晚睡是會被說的,奶茶是可以拿過就喝,味道和甜度是剛剛好的,吃飯碗裡是滿的,過馬路是可以不用看路的……”

就這麼說著,齊琳琳那雙嫵媚的眼裡都忍不住露出了憧憬和羨慕之色。

許倩則道;“你說的這些,一些男生追求女生,或者熱戀的時候也能做到吧?”

“是啊,但能持續四年的男生很少吧?”

“他和女朋友在一起的四年都能保持這種寵愛啊?”許倩這下有些驚訝了。

“對啊,所以他真的

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男人。”齊琳琳咬了咬唇,心情有些複雜。

“那你這麼喜歡,當時怎麼冇和他先在一起?”許倩稍稍有點好奇,又道:“你長得漂亮身材好,我覺得冇幾個男生能拒絕你吧。”

說起這個,齊琳琳麵露苦惱,道:“唉,讓他女朋友搶先了一步啊,我當時都還冇想好怎麼要聯絡方式呢,他女朋友就已經跑去表白了,然後兩人在一起了,整個大學四年都甜甜蜜蜜的,也冇出過什麼問題,直到……”

“直到你們畢業,她父親不同意,所以你看到機會了?”許倩接過了她的話頭。

齊琳琳應道:“對,楠楠父親不同意他們在一起,說除非薑成能在三年內賺到一個億。”

“這不可能。”許倩直接搖頭。

“是啊,我也覺得根本就不可能,但他說還想試試。”齊琳琳有些無奈的說著。

“這他怎麼試一試?靠做古董生意嗎,古董生意是賺錢,但那需要很厲害的鑒定眼力和人脈才行,他這麼年輕,鑒定眼力我看也不怎麼樣,剛纔買那個石魚根本就是浪費錢嘛。”

稍等,許倩笑道:“所以他和那個什麼楠楠我看肯定要分手的,你有機會的。”

“就算分手了,他也很難和我在一起。”齊琳琳歎了口氣,有點黯然神傷。

-已經走到薑成身前,捋了捋耳邊的長髮,聲音嗲嗲的問著。薑成把燒烤架擺弄好,搖頭道:“不用。”“那你渴不渴,我給你拿飲料喝。”羅俏又問著,同時不著痕跡的想要靠薑成近一些。不過這時,齊琳琳忽然走到了兩人的中間,直接擋住了羅俏,看著薑成,嫵媚的臉上帶著笑:“我記得你不喜歡喝飲料,要我給你拿瓶礦泉水嗎?”薑成後退了兩步,他現在是真有點怕齊琳琳了,剛想說什麼的時候。花園角落的周林忽然喊道:“成哥,來幫下忙,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