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伊伊陸青瑜 作品

回頭笑笑良心推薦 第414章

    

原來她已經大四了,論文導師竟然就是我大學同班同學。我那同學三句話總是打不出個屁來,宋伊伊那之後有論文方麵的問題乾脆就直接發給我。一來二去的,我們就熟悉了。喜歡上宋伊伊這種女孩是件很容易的事。她長得好看,是那種不帶一丁點脂粉氣的,乾淨的好看。聽她說她外婆是俄羅斯人,那八分之一的高加索血統讓她皮膚出奇的白皙,淺褐色的眸子清澈極了,還有兩個小酒窩。笑起來眼睛亮晶晶的,是那種會約我在圖書館見麵,和我討論馬...-

“她老公要是和首富戰家有關係,你以為我們倆還能好好的?她早就藉助戰少的權勢,把咱們倆整得哭爹喊娘了

周洪林想到自己做的混帳事,覺得葉佳妮說得有道理,便冇有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戰少是什麼身份呀,海彤再投幾次胎,都冇有那個命嫁給戰少當大少奶奶。

兩個人親親熱熱的,走出了酒店,卻在酒店門口看到了海靈。

海靈一個人。

她是趁陽陽睡著後,留下良姨在家裡照看陽陽,她過來等著周洪林和葉佳妮。

會來這裡等著,也是通過戰胤給她的那些資料及證據,她分析出來,周洪林很喜歡帶著葉佳妮來莞城大酒店消費。

雖說夫妻倆已經撕破了臉,想到自己嫁給周洪林,為他生兒育女,操持家務,還經常要伺候他的父母以及姐姐一家人,周洪林卻經常指責她不賺錢,亂花錢,整天在家裡什麼事情都不做。

單純帶個孩子,都還經常要海彤幫忙,說她冇用,就知道吃。

海靈的心依舊會揪痛揪痛的。

她不多吃點,母乳不足,周洪林又說她想餓死兒子,陽陽吃母乳到週歲。

對她這個結髮妻子,周洪林摳門得很,偶爾心情好帶著她出門吃飯,也隻是吃大排檔,吃到撐都吃不了多少錢。

卻經常帶著葉佳妮來莞城大酒店消費,對葉佳妮各種嗬寒問暖,送禮討好,把葉佳妮捧在手心裡當公主。

看到海靈後,葉佳妮挑釁似的緊緊地挽住周洪林的手臂。

海靈冇有錯過她這個挑釁的動作。

周洪林停頓一下,才帶著葉佳妮走到海靈的麵前,冷聲問著:“你來這裡做什麼?陽陽呢?不是說陽陽驚嚇過度,離不得你嗎?”

“你妹妹從我姐那裡索要了五萬元給陽陽當作精神損失費,是不是錢到手了,你就不管陽陽?你就是拿陽陽當藉口,其實是想要錢,是吧?”

海靈眼神一沉。

動作迅速地揚手,狠狠一巴掌落在周洪林的臉上。

“啪”一聲響。

周洪林那邊臉就印上了鮮明的手指印。

“周洪林,你還是人嗎?”

海靈憤恨地指著周洪林罵道:“陽陽被你外甥打成那樣,你不心疼,不替陽陽討公道就算了,我妹妹去替陽陽討公道,你還在這裡說風涼話,夾槍帶棍的,你是連人渣都不如!”

葉佳妮則想推海靈,嘴裡叫罵著:“死肥婆,你敢打我男人

海靈反手推開葉佳妮,也賞了葉佳妮一巴掌,冷笑著:“隻要我和這個人渣一天未離婚,他都是我這個肥婆的丈夫,你算什麼東西?”

葉佳妮還想動手。

“佳妮

周洪林忙拉住她,並把她護到自己的身後,冷冷地對海靈說道:“你在這裡是為了等我們,有事?”

海靈用著同樣冷冰冰的口吻,說道:“我要跟你們倆談談,跟我走!”

說完,她轉身就走。

無意中看到妹妹的車子,海靈略停了停腳步,最終還是走向了自己的摩托車。

這兩天為了她的事,妹妹操的心夠多的了。

今天,就不打擾妹妹了。

葉佳妮扯了扯周洪林,問他:“那死肥婆想和我們談什麼?”

“我提的離婚協議,她冇有同意,大概是想再和我談談離婚的事吧

起訴離婚是需要時間的。

可能是陽陽的事讓海靈一刻都不願意再等了吧。

周洪林帶著葉佳妮走向他的車子,兩個人上車後,他還傾過身來,心疼地摸了摸葉佳妮的臉,“痛嗎?”

“你痛嗎?”

周洪林又摸摸自己的臉,“挺痛的,陽陽的事讓她憤怒至極,受她一巴掌讓她出出氣,我忍

葉佳妮也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臉,說道:“洪林,她既然心急著離婚了,你可以把離婚條件提得更苛刻一點,最好就是能讓她淨身出戶

“她要是不願意,就讓她儘管去起訴離婚,咱們耗得起

周洪林嗯著:“跟她去看看,她想怎麼談吧

兩個人都覺得現在海靈心急著離婚,可以拿捏住海靈,逼海靈淨身出戶。

想到海靈會淨身出戶,葉佳妮摸著被打的臉,嘴角往上翹,掛起了得意的笑容。

海靈選了一家奶茶店作為她和渣男賤女談判的地方。

她坐下後,給自己叫了一杯果汁,冷眼地看著葉佳妮挽著周洪林的手臂走進來。

他們這是故意在她麵前秀恩愛,刺激她的。

海靈冷笑,她隻會感激葉佳妮的出現,讓她看清了周洪林潛伏著的惡劣本性,這樣的男人,她讓給葉佳妮。

周洪林兩人近前後,看到桌麵上放著一隻黃色的檔案袋子。

周洪林眸子閃爍著,若無其事地坐下來,問著海靈:“那是什麼?”

海靈把黃色的檔案袋子推到了周洪林的麵前。

周洪林以為是海靈寫好的離婚協議書,拿起檔案袋後發現袋子還挺沉的,裡麵裝的絕對不是離婚協議書。

葉佳妮也好奇地湊過來,想看看檔案袋裡麵裝的是什麼。

“周洪林,看完後,我們重新談談離婚的事海靈端起了自己的那杯果汁,喝了一小口,“這些都是影印件,我那裡還有原件,你想撕毀儘管撕,我還可以影印更多出來。

周洪林看完檔案袋裡麵裝著的所有東西後,臉色都變了。

是他出軌,轉移財產的證據,還有他送給葉佳妮的禮物,每一樣,花了多少錢,海靈竟然都知道。

“如果我拿著這些證據去起訴離婚,周洪林,你覺得你還能用三萬塊錢打發我嗎?”

海靈很滿意周洪林的臉變成了黑炭臉。

周洪林抬頭,惡狠狠地瞪著海靈。

海靈無所畏懼,迎視著他的瞪視。

“海靈,這些東西是誰給你的?”

竟然連他每次收回扣都有證有據的,還有他把錢存到了父親名下的卡裡,也有證有據,證明他父親名下那張卡裡的所有錢都是他存進去的。

這件事,他隻告訴了葉佳妮的,他家裡人除了父親略知一二,其他人都不知道這張卡的存在,父親雖知道這張卡的存在,卻是不知道卡裡有多少錢。

海靈,是怎麼收集到這些證據的?

-深的。那時候我倆都冇錢,下班以後饞得要命,最後咬咬牙去買了一份卷涼皮兒。她嚥著口水塞給我:「你吃。」我不肯,和她推來讓去的,最後兩個人從兩頭一人咬一口,慢慢吃到中間。剩的那點兒餡全被她塞進了我嘴裡。結婚的時候,她也像宋伊伊這樣激動。那時候我還冇宋伊伊有錢呢,鑽戒小得好像湯姆給女神送的那個戒指,石頭小得要放大鏡才能看得到。她卻一臉欣喜地摟著我的脖子,開心地紅了眼眶。哽嚥著把頭埋在我懷裡說:「嘉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