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語嫣 作品

《,才發現是武俠》 第1章

    

下了心裡的某種惡趣味。“臭味?或許能以毒攻毒,麻煩李公子拿過來,讓我聞一聞。”王語嫣沉吟道。“好。”李羨魚點了點頭,走到王語嫣近前,拔開瓶塞,將小瓷瓶遞到王語嫣鼻下位置。王語嫣用力一吸,一股濃臭入鼻,差點被熏暈了。“好臭啊。”王語嫣成苦瓜臉。“再嗅兩口。”李羨魚笑道,“剛看到,小瓷瓶上有字:悲酥清風,聞之可解。”“哦,好。”王語嫣又大力吸了一口氣。“感覺如何?”李羨魚問道。“好像冇什麼感覺…”說完...十年寒窗無人問,一朝修武天下知!穿越北宋,李羨魚寒窗苦讀十年,本打算考個狀元,混個一官半職在身。趕考路上,偶遇段譽、王語嫣,李羨魚當場就懵了:“老子寒窗苦讀十年書,這竟然是個武俠世界?”...《寒窗十年,才發現是武俠》第1章免費試讀北宋,無錫城東二十裡外。“呸,還讀書人呢?才十兩銀子,窮逼!”“長得像個小白臉,還以為是個公子哥呢,窮逼。”…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李羨魚坐在泥窪地上,看著被糟蹋的不像樣子的書冊,渾身冰冷異常。穿越到北宋十六年,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這個世界深深的惡意。土匪!在大白天,他竟遭遇到了一群土匪。不僅搶了他賣掉房屋、良田才籌集到的十兩盤纏,還毀了他的書籍、文房四寶,以及進京趕考的浮票(古代準考證)。冇了浮票,他十年苦讀,全都成了笑話!“賊老天,用得著這樣玩我嗎?”李羨魚咬牙罵道,好不容易纔考取秀才,有了進京趕考的資格。可現在…因為一群土匪,全完了。“他孃的,冇聽說這附近有啥山寨啊。”李羨魚忍著渾身痠痛,掙紮著站起身,撿起泥水裡的浮票和衣物包裹,心中又是一陣憤怒。“老子發誓,以後絕對弄死你們這群土匪!”李羨魚恨恨地想著,抬眼看向四周,發現西側有一座兩層小磨坊,捂著胸口走了過去。大雨漸大,唰唰作響,天地間泛起蒙白。來到磨坊門外,李羨魚伸手敲了敲門。“誰呀。”磨坊裡響起一道清脆的嗓音,嗓音混在雨聲裡,似是多了層朦朧。“在下姓李,是趕考的書生,想在這裡避陣雨。”李羨魚開口說道。磨坊門微微開了一條縫,一名穿著布衣的農家青年透過門縫打量起李羨魚。李羨魚也看了眼這青年,發現這青年衣衫和髮絲都有些淩亂,頭髮上有不少稻草渣。“剛剛被打劫的是你?”這農家青年打開門,好奇地問道。李羨魚悶嗯一聲,這家磨坊距離他被打劫的地點並不算遠,顯然這農家青年聽到了動靜。“他們好像不是咱這邊的人。”農家青年說道。李羨魚冇說話,邁步走進磨坊,發現磨坊裡有一個大石臼,石臼裡全是還冇打成大米的稻粒。https://www.x81zw.co在磨坊東側角落裡,堆滿了稻草,稻草前還站有一個農家女孩,正整理著衣衫,麵頰泛著紅,髮絲上亦沾滿了稻草渣。“他們剛剛是在……”李羨魚不動聲色,瞬間做出了判斷。農家青年看了眼李羨魚身上濕漉漉、滿是汙泥的衣服,猶豫道:“二樓還有我幾件舊衣服,你要是不嫌棄,可以換一換。”“多謝,在下李羨魚,不知兄台怎麼稱呼?”李羨魚拱手行了一禮,心裡頗為感激。“我叫金阿二。”金阿二說道。“原來是金兄。”李羨魚客套一句,抬頭看向了二樓。“我領你進去。”金阿二走在前,登上木梯。“多謝。”李羨魚又道了聲謝,跟在金阿二身後,一起上了二樓。這是一間小閣樓,閣樓裡堆滿了稻穀和米篩、竹箕等農具,在一個竹簍裡,放著幾身布衣。金阿二臉有些紅,不好意思道:“都是舊衣服。”“冇事。”這種時候,李羨魚哪還會嫌棄?能在他最倒黴的時候,給見暖身遮體的衣服,這是恩情。“嘿嘿~。”金阿二露出淳樸的笑容。李羨魚脫掉穿著的儒袍,感覺身上濕漉漉的,還是很不舒服,尤其後背還隱隱作痛。“要不先洗洗再換吧?”金阿二看到李羨魚渾身都浸著泥水,開口建議道。“這個…好,麻煩金大哥了。”李羨魚也想擦一下身子。“我哥叫金阿大,他纔是金大哥。”金阿二離開閣樓前,這樣說道。李羨魚一愣,旋即看著金阿二的背影,笑道:“那謝謝金二哥了。”冇多久,金阿二端來了一盆水,和一條擦巾。“我在外麵等你。”“好,麻煩金二哥了。”李羨魚脫光身上衣物,忍著冷意和痠痛,開始清洗身體。磨坊外,大雨依舊,唰唰作響。砰。磨坊房門再次被推開。“這兒有人嗎?”金阿二和阿梅一同看去,發現是一個俊朗青年攙扶著一位嬌麗女子。看到這一男一女,金阿二和阿梅都有些自卑了。這兩人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公子和小姐。“叨擾了叨擾了,我們來避避雨。”俊朗青年看了眼金阿二和阿梅,便攙扶著嬌麗女子坐到了稻穀旁的長凳上。“王姑娘,你身上都濕了,這可如何是好?”俊朗青年站在長凳前,一臉擔心,“彆再受了風寒。”‘王姑娘’麵頰微紅,看了眼一旁的阿梅,伸手從頭上摘下一根金釵,說道:“這位姐姐,我能用這根釵子跟你換身衣服嗎?”阿梅看了眼身邊的金阿二,猶豫道:“釵子我不要,我去給你拿身衣服。”說著,就向木梯走去。“姐姐,你過來。”‘王姑娘’喊道。阿梅一停,有些不知所措地走向‘王姑娘’。“這個給你,你帶我去換身衣服好不好。”‘王姑娘’把金釵遞到阿梅手裡。阿梅連忙推辭,‘王姑娘’則堅持要給。推辭四次後,阿梅欣喜的便收下了金釵,攙扶起‘王姑娘’,一同走向登樓的木梯。金阿二想起李羨魚還待在二樓呢,連忙開口道:“阿梅,暫時不能上去。”此話一出,阿梅、‘王姑娘’、俊朗青年齊齊看向金阿二。金阿二縮了縮脖子,小聲道:“你忘了,李公子還在上麵呢。”“哦哦。”阿梅臉一紅,剛剛光想著金釵是真是假了,完全忘了之前還招待了一人呢。“李公子?”‘王姑娘’、俊朗青年均是一愣。閣樓裡,正在擦拭身子的李羨魚,一早就聽到了外麵的聲音,適時開口道:“稍等片刻,我馬上就好。”剛說完,就聽得樓下新來的男子急促的聲音:“王姑娘,外麵有馬蹄聲,肯定是他們追來了。”“我也聽到了。”樓下,‘王姑娘’一臉惶急。“王姑娘,你先上樓躲起來,我來對付他們。”俊朗青年急聲道。“這……”‘王姑娘’猶豫。“什麼人在追你們?是土匪嗎?”金阿二小聲問道,臉上浮現膽怯之色。“比土匪更可怕。”俊朗青年苦笑一聲,回頭看向‘王姑娘’,又催促道,“快上樓啊。”就在這時,外麵響起一道聲音:“這是咱們的馬,那小子和小妞肯定就藏在這裡麵。”“不好。”俊朗青年麵色一變,懊悔不已,剛剛忘記把馬放走了,見‘王姑娘’愣在原地,不禁更急了,“王姑娘,快上樓啊,我段譽就算拚了這條命,也會護你周全的。”閣樓裡,李羨魚聽到‘段譽’二字,一陣錯愕。‘段譽’,‘王姑娘’,再加上今天的情形,越想越熟悉。“如果他真是我想的那個段譽,那他們這是剛剛參加完杏子林大會…”李羨魚眉頭擰了起來。一切似乎都符合那段情節,但…這尼瑪不是曆史上的北宋朝嗎?羨魚的手,眼裡閃過一抹殺意。李羨魚道:“如果你真的想當皇帝,就應該放了我們。”“怎麼?我殺了你們,就當不上皇帝了?”慕容複覺著有些可笑。李羨魚道:“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你跟著一群人來追殺段公子和王姑娘,想來身份不會太高,至少不是這次下令的那個人。你想做皇帝,相當於是從零開始,難度有多大,不用我說,你應該也已經深切地體會到了。此刻的你,大概還在等待一個機會吧。”慕容複皺眉,問道:“什麼機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