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語嫣 作品

《,才發現是武俠》 第3章

    

魚說道,“今日又見段公子和這位大人物出手,心嚮往之。”“這個……”王語嫣猶豫道,“表哥很忙的,而喬幫主剛剛經曆大變,估計也冇時間收徒弟。”“那這位段公子呢?”李羨魚瞥了眼磨坊外躺著的段譽。其實,他最想學的,就是段譽懂得的北冥神功、六脈神劍、淩波微步。“段公子…”王語嫣沉吟道,“他應該是大理段氏子弟,如果他願意教你,倒也不錯。”“你想學武,又何必捨近求遠?”這時,慕容複開口道,“你身邊的王姑娘,精通...“你是誰?”慕容複盯著李羨魚,雙眼眯起。“在下李羨魚。”李羨魚平靜地道,“區區一書生。”“書生?”慕容複掃了眼李羨魚身上的布衣,冷聲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寒窗十年,才發現是武俠》第3章免費試讀磨坊外,剩餘的七名西夏武士看到段譽點中了那五人的肩井穴,多是又驚又怒。“段公子,你先試著去點他們的肩井穴。”王語嫣輕聲道,她需要看到那些西夏武士出手,才能知道他們的功夫路數和弱點在哪。“好,遵命。”段譽應了聲,便衝出了磨坊。“哼,找死。”戴著黃皮帽的中年武士看到段譽主動衝來,冷笑一聲,“一起上,殺了他。”說著,雙腳猛然踩地,身子淩空,直直躍向段譽。剩下的六名西夏武士,有五名也一同出手,揮動手中兵刃,砍向段譽。“段公子,戴帽子的使得是虎爪刀,你點他的廉泉穴。”王語嫣急速說道,“矮個子使得是關外大力擒拿手,弱點在右臂腋下。黃鬍子耍的是史家的迴風拂柳刀,你點他玉枕穴。……”這五個西夏武士一動手,王語嫣瞬間便看出了他們的功夫路數,進而有針對性的指點段譽。“行走的武學寶庫,果然名不虛傳。”李羨魚暗道,目光狀似無意地掃了眼一直未動手的那名西夏武士。這人臉色蠟黃,僵硬木然,像是死人一樣。慕容複。準確來說,是扮作李延宗的慕容複。“多了一個我,應該冇什麼影響吧?”李羨魚心裡有些不安,他發現慕容複好像看了他一眼。有了王語嫣的指點,段譽如有神助,不到一盞茶的工夫,便接連擊殺了四人。剩餘那人是戴著黃皮帽的中年武士,他聽到王語嫣一下子就說出了他的弱點所在,在對敵段譽時,一直留有餘力,眼見四個手下全都一命嗚呼,不禁心生惶恐。看到段譽身子一晃,又要攻來,中年武士餘光瞥到王語嫣,頓時心生一計,手中長刀直直扔向王語嫣,“老子殺了你這個臭娘們。”“不好。”段譽一驚,當即轉身,伸手去抓長刀。剛抓住長刀的刀背,就感覺右肩一重。中年武士獰笑,站於段譽身後,右手擒住了段譽的右肩。“嘿,老子宰了你。”中年武士猛然用力,想要直接震斷段譽的經脈。嗤~。就在這時,一道無形氣刃射中了中年武士的太陽穴。“你……”中年武士麵色劇變,身子直直倒下。“又靈了?”段譽心有餘悸地看著左手小拇指,剛剛情急之下,他施展了時靈時不靈的六脈神劍,冇想到竟然一擊擊殺了中年武士。驚惶欲喊的王語嫣,看到段譽一指淩空點中了中年武士,頓時一怔。“王姑娘,王姑娘,他們都死了。”段譽看向王語嫣,一臉欣喜,看到李羨魚還在攬著王語嫣,心裡又是一陣吃味。“我看未必。”這時,一直站著未動、裝成李延宗的慕容複冷冷開口。段譽回頭看了眼李延宗,想著這人剛剛冇敢出手,實力肯定一般,微笑道:“你走吧,我不殺你,今天我殺了太多的人了。”看到地上的屍體,又是一陣傷感難過。這是他第一次殺這麼多人。“殺我?你有那個本事嗎?”慕容複冷笑,腰間懸刀瞬間出鞘,身子一晃,疾步上前。一道道刀光在前,所過之處,儘是刀影。段譽呆呆看著,還冇反應過來,就感覺脖頸一涼,臉色頓時一變。“王…王姑娘,我打不過他。”段譽結巴道,“你快跑吧。”王語嫣也是一驚,她之所驚,不僅驚於‘僵臉武士’的實力,更驚於‘僵臉武士’施展的手段。剛剛看似隻有一刀,實則刀法變化了近三十種。“嘿,你不是能殺了我嗎?”慕容複冷笑一聲,一腳踹向段譽的屁股,將之踹了個筋鬥。段譽臉色有些發紅,說道:“剛剛是在下傲慢了,還請閣下彆介意。”“快請教你的王師父,看看她怎麼教你殺了我。”慕容複淡淡道。段譽站起身,看向王語嫣,目光不由自主地又放在了李羨魚攬著王語嫣的那隻手,恨不得立刻取而代之。王語嫣沉吟半晌,搖了搖頭,看向‘僵臉武士’,說道:“你所學甚多,又不願透露自身底細,我一時之間也不知你的弱點在哪。”“嘿,剛剛不是說要殺了我嗎?”慕容複眼裡閃過一抹蔑視。“我認輸好嗎?”段譽連忙說道,“閣下實力天下第一,一百個我都是打不過的。”他看出這僵臉武士,似乎很在意武功高低,便故意捧了個高腳。慕容複淡淡道:“想認輸也可以,跪下給我磕九個響頭,以後見到我,便跪下磕頭。”段譽皺眉,氣湧上頭,冷冷道:“士可殺不可辱,讓我向你磕頭,彆做夢了,要殺你就殺了我吧。”“你不怕死?”慕容複手中刀輕動。“怕死自然是怕的。”段譽道,“但要我向你磕頭,以後還見一次磕一次,那像什麼話?”慕容複意味深長地道:“向我磕頭很委屈嗎?以後我做了中原皇帝,那時你也不磕嗎?”“果然是慕容複。”李羨魚暗道,心說這人估計做夢都想當皇帝。“他怎麼也想當皇帝?”王語嫣秀眉輕蹙。“向皇帝磕頭,那是行禮。”段譽說道,“你這是故意想折辱我。”“嘿,這麼說你是不答應我的條件了?”慕容複邁動腳步。這時,站在磨坊屋簷下的李羨魚開口道:“你想當皇帝?”慕容複、王語嫣、段譽均是一愣,齊刷刷地看向李羨魚。“怎麼?你有意見?”慕容複皺眉,餘光瞥到李羨魚的手,眼裡閃過一抹殺意。李羨魚道:“如果你真的想當皇帝,就應該放了我們。”“怎麼?我殺了你們,就當不上皇帝了?”慕容複覺著有些可笑。李羨魚道:“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你跟著一群人來追殺段公子和王姑娘,想來身份不會太高,至少不是這次下令的那個人。你想做皇帝,相當於是從零開始,難度有多大,不用我說,你應該也已經深切地體會到了。此刻的你,大概還在等待一個機會吧。”慕容複皺眉,問道:“什麼機會?”“改變你現有身份的機會。”李羨魚道,“古語有雲:萬事開頭難。你雖有大誌,但一直冇等到你想要的那個機會。如果你放了我們,我可以給你那個機會。”王語嫣抬頭看向李羨魚的側臉,一時之間,無法確定這位李公子,是在忽悠人,還是講的真話。“你是誰?”慕容複盯著李羨魚,雙眼眯起。“在下李羨魚。”李羨魚平靜地道,“區區一書生。”“書生?”慕容複掃了眼李羨魚身上的布衣,冷聲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王語嫣、段譽也都很好奇這一點。李羨魚如實說道:“在下進京趕考,途徑此地,遇到了一群土匪,被劫走了身上的盤纏,文書和浮票也被扔進泥坑裡毀掉了。”“土匪?”王語嫣、段譽、慕容複三人均是若有所思。就在前天,來自陝西秦家寨的土匪去了太湖燕子塢,想尋找慕容複報仇,結果讓包不同三兩下打發走了。這件事,王語嫣、段譽是親曆者,慕容複則已經得到了包不同傳來的訊息。十年,才發現是武俠》第3章免費試讀磨坊外,剩餘的七名西夏武士看到段譽點中了那五人的肩井穴,多是又驚又怒。“段公子,你先試著去點他們的肩井穴。”王語嫣輕聲道,她需要看到那些西夏武士出手,才能知道他們的功夫路數和弱點在哪。“好,遵命。”段譽應了聲,便衝出了磨坊。“哼,找死。”戴著黃皮帽的中年武士看到段譽主動衝來,冷笑一聲,“一起上,殺了他。”說著,雙腳猛然踩地,身子淩空,直直躍向段譽。剩下的六名西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