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語嫣 作品

《,才發現是武俠》 第5章

    

。“好臭啊。”王語嫣成苦瓜臉。“再嗅兩口。”李羨魚笑道,“剛看到,小瓷瓶上有字:悲酥清風,聞之可解。”“哦,好。”王語嫣又大力吸了一口氣。“感覺如何?”李羨魚問道。“好像冇什麼感覺…”說完後,王語嫣愣住了,她的手能抬起來了。“有用!”王語嫣眼睛一亮。“那就再嗅幾口。”李羨魚微笑道。“哦哦。”王語嫣又大力嗅了幾口,感覺身體的氣力正在迅速迴歸。片刻後。王語嫣站了起來,渾身氣力都已恢複。“閣樓裡還有幾件...三人一同來到那十多匹馬旁邊,李羨魚頓住了。他忽然想起一個問題:不會騎馬。作為寒窗苦讀十年的窮書生,馬兒屬於奢侈品。...《寒窗十年,才發現是武俠》第5章免費試讀王語嫣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但李羨魚一直都在看著她,這讓她生出了幾分羞澀,隻能如實說道:“我表哥名叫慕容複,人稱‘南慕容’,和丐幫的幫主‘北喬峰’齊名。喬幫主的實力,要比我表哥高出一籌。”“哼,喬峰名聲雖大,但未必就名副其實。”慕容複冷哼道,“就我所知,你表哥學貫天下,精通百家武學,而那喬峰隻懂一家之長,不足為懼。”說著,又補充道:“我這次來江南,目的之一,便是挑戰你表哥。”“真尼瑪會給自己貼金。”李羨魚無語,不知該說這慕容複心眼小,還是自戀。王語嫣歎氣道:“我之前也以為喬幫主是名不副實,但我看過他出手,確定表哥絕非他的對手。”慕容複神色愈冷,剛欲反駁,就聽得李羨魚開口了。“那王姑娘覺得,我要想學武,是該找你表哥,還是找這位喬幫主?”李羨魚問道。“你想學武?”王語嫣一愣,慕容複也是頓了頓。“我的浮票已毀,科舉之路斷了。”李羨魚說道,“今日又見段公子和這位大人物出手,心嚮往之。”“這個……”王語嫣猶豫道,“表哥很忙的,而喬幫主剛剛經曆大變,估計也冇時間收徒弟。”“那這位段公子呢?”李羨魚瞥了眼磨坊外躺著的段譽。其實,他最想學的,就是段譽懂得的北冥神功、六脈神劍、淩波微步。“段公子…”王語嫣沉吟道,“他應該是大理段氏子弟,如果他願意教你,倒也不錯。”“你想學武,又何必捨近求遠?”這時,慕容複開口道,“你身邊的王姑娘,精通天下武學,她若願意教你,比十個段公子都厲害。”“哦?是嗎?”李羨魚打量著王語嫣,心裡則在猜測,慕容複應該是想通過王語嫣拉攏自己。王語嫣麵頰微紅,低聲道:“我確實懂得一些武學,但這位段公子懂得的,淩波微步、六陽融雪功、六脈神劍等,都是曠世神功,我都不懂的。”“六陽融雪功?”李羨魚微怔,冇聽說過這種武學,壓下心中疑慮,抬眼看嚮慕容複,說道,“能說的,我都說了,現在該你兌現承諾了。”慕容複深深地看了眼李羨魚,轉身走出磨坊,跳上一匹馬,縱馬遠離。“真走了?”李羨魚輕語,目光望向磨坊外,發現不知何時,大雨已經停了。“應該走了吧?”王語嫣有些不確定。李羨魚低頭看了眼王語嫣,笑道:“我還以為他會殺人滅口呢。”“我也是。”王語嫣也笑了聲,旋即麵頰一紅,注意到此刻的自己,還貼著身邊這位李公子呢。李羨魚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同時也注意到王語嫣身上衣衫濕漉漉的,還把自己剛換的衣服也沾濕了。“你先坐。”李羨魚攙扶著王語嫣,來到了一根長凳前。“謝謝。”王語嫣小聲道謝。“客氣了,要是冇有你和段公子,我這次可就要遭殃了。”李羨魚笑道。王語嫣低頭不語,想著要不是我和段譽躲到這裡,那些西夏武士肯定也不會追來。“王姑娘中了什麼毒?”李羨魚問道,餘光瞥到了地上的一個小瓷瓶,之前慕容複扔給他的。王語嫣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是西夏人下的毒,我中毒後就變得渾身無力,剛開始眼睛還睜不開。”李羨魚邁步走向小瓷瓶,當著王語嫣的麵撿起,小瓷瓶上,有八個小字:“悲酥清風,聞之可解。”打開瓶塞,一股奇臭難聞的氣味頓時襲入鼻孔。李羨魚不動聲色,翻轉小瓷瓶,瓶口對著手心倒了倒。“這裡麵除了一股臭味之外,什麼都冇有。”李羨魚開口道,壓下了心裡的某種惡趣味。“臭味?或許能以毒攻毒,麻煩李公子拿過來,讓我聞一聞。”王語嫣沉吟道。“好。”李羨魚點了點頭,走到王語嫣近前,拔開瓶塞,將小瓷瓶遞到王語嫣鼻下位置。王語嫣用力一吸,一股濃臭入鼻,差點被熏暈了。“好臭啊。”王語嫣成苦瓜臉。“再嗅兩口。”李羨魚笑道,“剛看到,小瓷瓶上有字:悲酥清風,聞之可解。”“哦,好。”王語嫣又大力吸了一口氣。“感覺如何?”李羨魚問道。“好像冇什麼感覺…”說完後,王語嫣愣住了,她的手能抬起來了。“有用!”王語嫣眼睛一亮。“那就再嗅幾口。”李羨魚微笑道。“哦哦。”王語嫣又大力嗅了幾口,感覺身體的氣力正在迅速迴歸。片刻後。王語嫣站了起來,渾身氣力都已恢複。“閣樓裡還有幾件女式舊衣服,要是王姑娘不介意的話,先換上一身乾衣服。”李羨魚建議道。“嗯。”王語嫣點頭,她早就感覺身上濕漉漉的,很不舒服。李羨魚陪著王語嫣一起上了閣樓,檢查一番後,獨自出樓,關上了房門。“我就在附近,有事喊我。”“好,麻煩李公子了。”王語嫣輕聲道。磨坊裡,李羨魚掃過一眾西夏武士的屍體,忍著噁心,開始搜刮‘戰利品’。幾乎每個西夏武士的屍體上,都有些許銀兩,這讓李羨魚略感惆悵。年初,為了籌集赴京趕考的銀兩,他把宅子、良田全都賣了,一共才籌集到不到二十兩銀子。可這些西夏武士身上,最少的都有三四十兩碎銀。“這是悲酥清風。”有西夏武士懷裡揣著黑色瓷瓶,瓷瓶上刻有四個字:悲酥清風。輕輕晃了晃,發現瓷瓶裡是液體。“人在江湖,迷藥必不可少啊。”李羨魚暗道,最後一共在這十多個西夏武士身上,搜到了三瓶悲酥清風,六瓶解藥,合計四百多兩銀子,以及若乾玉器珠寶等。從一人身上拔下一個臂弩,稍稍研究一番,懂得了發射之法,接著將所有短箭都收集到一起。之後,又挑了一把趁手的武士刀。到了最後,李羨魚來到了段譽身邊。這時候,換了一身淡紅色布裙的王語嫣走下了木梯。“段公子冇事吧?”王語嫣略顯擔憂地問道。“還有氣息,應該冇事。”李羨魚伸手在段譽鼻前試了試。“冇事就好。”王語嫣鬆了口氣,旋即看向周圍,看到磨坊東側的幾棵柳樹上,繫著十多匹馬兒,知道那是這群西夏武士騎來的。“能叫醒段公子嗎?”王語嫣湊到李羨魚身後,猶豫著道,“我擔心還會有西夏武士追來,此地不宜久留。”“我試試。”說完,李羨魚直接一巴掌扇在了段譽的臉頰上。王語嫣眼皮一跳,就看到這位李公子左右開弓,不停地扇著段譽的麵孔。“嘶~。”最終,段譽醒了過來。“段公子,你醒了。”李羨魚站起身,微笑道。王語嫣瞧了眼段譽紅腫的臉頰,心說再不醒過來,估計就成豬頭臉了。段譽坐起身,感覺腦後和臉上都火辣辣的疼,看到王語嫣,眼睛頓時一亮,忘記了痛,直接站了起來。“王姑娘,你冇事就好。”段譽喜笑顏開。王語嫣麵頰微紅,低頭不語。“先離開這裡再說吧。”李羨魚開口,已經懶得吐槽段譽的舔狗屬性了。“嗯。”王語嫣輕嗯一聲,說道,“阿朱阿碧妹妹也被西夏人抓了,咱們得想辦法救出她們。”段譽連忙點頭:“是極是極,要去救出阿朱和阿碧。”說著,目光瞥到滿地屍體,不禁又是一陣傷感難過,歎氣道:“咱們先把這些人安葬了吧,查清他們的姓名,給他們立個碑,以後他們家人來找,也好有個憑證。”李羨魚、王語嫣皆是一臉無語。“段公子,要是把他們全都安葬好,黃瓜菜都涼了。”李羨魚說道,“他們來追殺你和王姑娘,死有餘辜。更何況,這裡死了這麼多人,會有官府的人過問的。”“冇錯。”王語嫣附和道,認為段譽太過婆婆媽媽了。“這個…”段譽猶豫,沉吟半晌,也冇想到妥善的方法。李羨魚道:“如果你真想為他們立碑,料理後事,不妨先救了…你們的那兩位朋友再說。”“那好吧。”段譽也知道自己有些婆婆媽媽了。三人一同來到那十多匹馬旁邊,李羨魚頓住了。他忽然想起一個問題:不會騎馬。作為寒窗苦讀十年的窮書生,馬兒屬於奢侈品。放了我們,我可以給你那個機會。”王語嫣抬頭看向李羨魚的側臉,一時之間,無法確定這位李公子,是在忽悠人,還是講的真話。“你是誰?”慕容複盯著李羨魚,雙眼眯起。“在下李羨魚。”李羨魚平靜地道,“區區一書生。”“書生?”慕容複掃了眼李羨魚身上的布衣,冷聲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王語嫣、段譽也都很好奇這一點。李羨魚如實說道:“在下進京趕考,途徑此地,遇到了一群土匪,被劫走了身上的盤纏,文書和浮票也被扔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