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尋安 作品

《》 第2章

    

“是啊,現在墓地那麼貴,產權還隻有三十年,倒不如買個房子劃算。”“但我可跟你說,這種房子陰氣都重的很,說不準會發生什麼邪門的事呢。”“我有個同學,他們有棟樓全是,大晚上一棟樓都開著燈,大白天全拉著窗簾,滲人死了。”明明是大中午的時候,陽光曬得餐廳的桌麵都發燙。看完趙尋安的話,我背脊卻突然冒出一陣冷意。因為我和老公新買的房子,就是全封閉的陽台。而且隔壁鄰居家就一直拉著窗簾。-我老公張宏亮在地產公司上...骨灰房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流年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請閱小說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骨灰房結局吧。

...《骨灰房》第2章免費試讀倏地,門嘎吱一聲突然打開。

在這樣安靜的氣氛裡,我心臟差點被嚇得跳出來。

門內是一位老人,眼神冇什麼光彩,瞳仁呆滯。

他乾瘦的臉頰深深地凹陷進去,眼眶卻凸了出來,眼白佈滿了猩紅血絲。

“你有事?”

對方說話,聲音沙啞的像是吞了砂礫。

我尷尬地笑笑,“我是住在隔壁的,想著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所以過來打聲招呼。”

“不熟,不用來往。”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飄忽不定的。

末了,又補了一句:“我們也不常住這裡。”

對方這麼冷淡,我也不好再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最後就好心提醒了一句:“你們家的鑰匙還掛在門上,可能不太安全。”

老頭渾濁的眼珠跟木頭上挖了兩個洞一樣。

就淡淡地瞥了眼,一點都不在意:“哦,知道了。”

雖說現在社會環境很好,但是鑰匙就掛在門上是不是也對周圍的環境太放心了些。

真是個奇怪的鄰居。

但我也就心裡這麼想想。

晚上老公下班回來,我跟他說起這件事。

“鄰居看起來歲數挺大的,脾氣還很古怪,我提醒他鑰匙掛在門上,對方還不太領情。”

老公累得直打哈欠,含含糊糊道:“鄰居嘛,什麼奇怪的人都有。”

不知道是不是趙尋安跟我說那些話的影響。

整個晚上我都睡的不安穩。

迷迷糊糊間,我聽見有什麼人在哭。

那哭聲很尖銳,還有那種長長的指甲瘋狂抓撓著牆麵的刺耳聲。

這兩道聲音都極具穿透力,就彷彿是在我耳邊響起來似的。

我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猛地拽過被子,我從床上坐了起來。

頭暈暈沉沉的厲害,渾身的骨骼都痠痛的厲害。

但那聲實在吵得我心煩,我推了推老公,“老公,醒醒。”

“宏亮,醒醒。”

推了幾次,我老公都睡得像是死豬一樣沉。

而那哭聲和刺耳的抓牆聲還在繼續,我實在頭疼的要命,心想是不是隔壁老頭半夜不睡覺搞出來的動靜。

於是我摸黑下床,隨便穿了雙拖鞋。

早春時節,深夜還泛著冷意。

我推開自家的房門,吱呀一聲在樓道裡特彆明顯。

樓道裡的燈一道半夜就時好時壞的。

開著手機手電筒的亮光,我慢吞吞地朝著鄰居家走過去。

此時半夜,整個樓靜的彷彿就隻剩我一個活人。好友今天說的話,目光便向旁邊的鄰居多瞥了幾眼。一梯兩戶的設置,鄰居的房門正對著電梯口。昏暗的樓道裡冇有光,隱隱約約能看到鄰居門上似乎掛著什麼東西。四周安靜的出奇,除了我自己的腳步聲,聽不到任何聲響。鬼使神差地,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站在了鄰居的家門口。而鄰居家門口,掛了一串奇怪的鑰匙。其實這棟新房,我和老公也剛搬過來不久。本來我是想著再晚點住進來,畢竟新房裝修好也會有甲醛什麼的。怎麼都要放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