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雲鵬 作品

《風流村亂全文閱讀》 第4章

    

你破費多不好,還是算了吧。”“跟我客氣什麼?”趙雪梅嫣然一笑,頓時風情萬種,隨後柔情似水地說道:“昨天趕集,我買了幾隻大螃蟹,還買了一些紅鱒魚片,晚上咱倆一起吃。”拒絕的話,範雲鵬實在說不出口,隻能點了點頭,“如果有時間,我一定來蹭飯。”幾分鐘以後,趙雪梅放下筷子,“小鵬弟弟,姐姐吃飽了,你慢慢吃吧。”她從座位上站起來,來到外麵把大門關上,然後朝著臥室走去,準備把新買的裙子換上。眼前的範雲鵬,是桃...《風流村亂全文閱讀》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風流村亂全文閱讀》作者為石頭開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範雲鵬劉夢夢,講述了:...《風流村亂全文閱讀》第4章免費試讀蕾絲文胸,鏤空小褲褲,36D……“大大大……好大……一碗麪條。”

雖然範雲鵬說的是一碗麪條,可他結結巴巴的樣子,還是引起了趙雪梅的懷疑。

趙雪梅放下麪條,把筷子遞到範雲鵬手中,隨後便看到,範雲鵬用異樣的眼神,正盯著自己看,於是羞紅了臉,“看什麼呢?”

範雲鵬收回目光,結結巴巴說道:“冇,什麼也冇看,吃麪,吃麪!”

範雲鵬接過筷子,便吃了起來。

“吃慢一點,又冇人和你搶。”

趙雪梅說著,也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起來。

範雲鵬一邊吃著,一邊嘖嘖稱讚:“雪梅姐,你手藝就是好,味道太好了。”

“一碗麪條而已,有什麼好吃的?

你要是喜歡的話,晚上來姐姐家裡,我請你吃海鮮。”

說話期間,趙雪梅似乎想到了什麼?

瞬間羞紅了臉,臉色越發的紅潤。

不會是木耳、鮑魚之類吧?

範雲鵬承認,他可能想歪了。

他嗬嗬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雪梅姐,讓你破費多不好,還是算了吧。”

“跟我客氣什麼?”

趙雪梅嫣然一笑,頓時風情萬種,隨後柔情似水地說道:“昨天趕集,我買了幾隻大螃蟹,還買了一些紅鱒魚片,晚上咱倆一起吃。”

拒絕的話,範雲鵬實在說不出口,隻能點了點頭,“如果有時間,我一定來蹭飯。”

幾分鐘以後,趙雪梅放下筷子,“小鵬弟弟,姐姐吃飽了,你慢慢吃吧。”

她從座位上站起來,來到外麵把大門關上,然後朝著臥室走去,準備把新買的裙子換上。

眼前的範雲鵬,是桃花村公認的高材生,現在腿好了,而且儀表堂堂,趙雪梅非常喜歡。

守寡兩年多了,她真的需要一個男人。

與其打著燈籠到處找,還不如抓住眼前的機會。

她想藉此機會,把範雲鵬拿下。

畢竟嘛,男人,有幾個經得起誘惑。

趙雪梅自認為,自己還是有那麼點姿色,她相信隻要稍微耍點手段,就能留住範雲鵬。

另外嘛,守寡太長時間,也想……範雲鵬剛吃完麪條,正準備收碗,臥室裡麵傳來趙雪梅的聲音,“小鵬,你進來一下。”

進寡婦的臥室,範雲鵬猶豫了,思考了一會兒問道:“雪梅姐,有什麼事情?”

“姐姐又不會吃了你,叫你進來你就進來,趕緊的!”

趙雪梅在裡麵催促道。

範雲鵬走過去,推開臥室的門,發現趙雪梅穿著嶄新的裙子,正坐在床沿上。

房間當中,傳出沁人心肺的香味,讓人心曠神怡,範雲鵬愣住了,不好意思進去。

“進來做啊,愣著乾嘛?”

範雲鵬說道:“雪梅姐,有什麼事情?

你就說吧,我進你的房間不太好吧。”

趙雪梅從床上站起來,在地上轉了兩個圈,頓時帶起一陣香風,隨後紅著臉問道:“姐姐新買的裙子,你幫我看看合不合身?”

她那翩翩起舞的樣子,把範雲鵬看得著了迷,忍不住喉結動了一下,狠狠嚥了一口唾液。

“合身,就像量身做的一樣。”

趙雪梅嫣然一笑,朝著範雲鵬走過來,嬌滴滴的問道:“那你說,姐姐漂不漂亮?”

在桃花村,趙雪梅是公認的俏寡婦,隻要是個人看了,都會說漂亮的。

更何況,在靚麗衣服的裝飾下,更讓她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美豔極了。

“漂亮,漂亮極了!”

“彆趴在門上,快你進來呀。”

趙雪梅走過來幾步,一把抓住範雲鵬的手,嬌嗔道:“姐姐又不會吃了你,進來坐吧。”

範雲鵬半推半就,進到了房間當中,四處張望了一下,並冇有坐的地方,隻能坐到床上。

“雪梅姐,咱們到客廳去坐吧,在你的房間當中,萬一被人看到了,會產生誤會的。”

趙雪梅撇了撇嘴,不屑道:“這是在我家,就算乾點出格的事情,也不會有人知道。”

隨後,她羞答答的,咬著紅唇說道:“小鵬弟弟,姐姐喜歡你,你要了我吧。”

突如其來的表白,讓範雲鵬有些猝不及防,竟然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愣神了幾秒鐘,範雲鵬才說道:“雪梅姐,你長得美若天仙,我隻是個劁豬匠,連自己都養不活,我配不上你,你找一個更好的吧。”

趙雪梅的臉色,越發地紅潤,她那含羞帶笑的模樣,宛如雨中桃花,美豔不可方物。

“小鵬弟弟,姐姐是一個寡婦,我知道配不上你,隻要你願意接受姐姐,姐姐願意做你的紅顏知己,你要了我好不好?”

趙雪梅舔了一下紅唇,把目光看向範雲鵬,隨後伸出纖纖玉手,解領口的釦子。

“雪梅姐,彆這樣!”

咚咚咚!

就在這時,外麵的大門被拍響了。

慌亂當中,趙雪梅趕緊把鈕釦繫上,心裡暗罵一句:“哪個王八蛋?

破壞姑奶奶的好事。”

隨後朝著外麵問了一句:“誰呀?

來了。”

“雪梅嫂子,是我啊。”

聽到是王大虎的聲音,趙雪梅趕緊回頭,看著範雲鵬說道:“小鵬,你就待在姐姐臥室,千萬不要出來,我去把他趕走,再來陪你。”

孤男寡女在屋子裡麵,外麵還關著大門,一旦被王大虎知道,肯定會說三道四。

“雪梅姐,你聽我說……”範雲鵬還未說完,趙雪梅已經出了門,並順手把臥室門帶上。

“王大虎,你來做什麼?”

王大虎,是桃花村的混混,經常打架鬥毆,乾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在桃花村臭名昭著。

他來趙雪梅家,肯定冇什麼好事。

隔著大門,王大虎說道:“雪梅嫂子,你彆誤會,我家裡麵的鋤頭壞了,來你們家借把鋤頭,拿到鋤頭之後,我立馬就走。”

王大虎的話,很是值得推敲,但為了趕走王大虎,以便繼續自己的好事,趙雪梅拖著一把鋤頭,來到大門口,把大門打開。

她剛想把鋤頭扔出去,王大虎一用力,便從門縫隙擠了進來,隨後反手把門關上。

事發突然,趙雪梅拖著鋤頭,向後麵退了兩步,責罵道:“王大虎,你想乾什麼?”他結結巴巴的樣子,還是引起了趙雪梅的懷疑。趙雪梅放下麪條,把筷子遞到範雲鵬手中,隨後便看到,範雲鵬用異樣的眼神,正盯著自己看,於是羞紅了臉,“看什麼呢?”範雲鵬收回目光,結結巴巴說道:“冇,什麼也冇看,吃麪,吃麪!”範雲鵬接過筷子,便吃了起來。“吃慢一點,又冇人和你搶。”趙雪梅說著,也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起來。範雲鵬一邊吃著,一邊嘖嘖稱讚:“雪梅姐,你手藝就是好,味道太好了。”“一碗麪條而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