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45章

    

歡放浪的女人。我現在故意叫給他聽,都說有對比纔有傷害,周司寒,你喜歡我的叫聲嗎?我很快得到了答案,周司寒西褲那裡立刻腫脹了起來。昨晚跟喬煙玩了那麼久,體力耗儘,但是我叫一聲,他立刻起立,怎麼不算喜歡呢?周司寒凸起的喉頭上下滾動了兩下,然後放下藥膏,“我還有事,你自己上藥吧。”他起身就要走。我比他更快一步起身,“先生,我送你。”但是我剛站起來就假裝被絆了一下,驚呼一聲往地上撲去。這時周司寒的大手伸了...-

我回頭,瞳仁驟然一縮,喬錦墨流鼻血了。

紅色的血,無比的刺目。

喬錦墨用手背擦了一下,但是冇有用,他隻擦出了更多的血。

我立刻向喬錦墨奔去,但是這時幾輛豪車疾馳而來,一批黑衣保鏢出現了,最後出場的是周司寒。

周司寒穿著手工定製的昂貴西裝,唇角染著笑意大聲道,“喬爺,你中毒了!”

中毒?

這時周司寒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臉上,“軟軟,你做的很好,昨晚你將毒塗在了自己的唇上,成功的毒到了喬爺!”

我大腦一嗡,突然想起昨晚在豪車裡周司寒強吻我的那一下,他竟然在我的唇上下了毒。

耳畔傳來阿力憤怒的斥責聲,“阮軟,我家老大這般真心待你,你卻想要我家老大的命。”

我冇有!

我扭頭,直接撞上了喬錦墨那雙血紅的眸子,他震驚失望憤怒,洶湧的情緒染紅了他的雙眼,他就這麼陰鷙的死死盯著我。

他拔腿,向我走了過來。

我張了張嘴想解釋,可是我根本發不出聲音。

我冇想過害他,但確實是我害了他,昨晚的歡愉就是他的催命符。

大顆大顆的眼淚瞬間模糊了眼眶,我淚流滿麵的看著他。

這時周司寒大叫,“軟軟,過來!”

周司寒向我伸出了手。

我好像都冇有聽到他的聲音。

周司寒又道,“來人,將喬爺拿下!”

那些黑衣保鏢衝了過來,阿力竭力攔下他們,“老大,快走!”

黑衣保鏢太多了,有一個向喬錦墨跑去,喬錦墨探手扣住了那人的手腕用力一折,然後甩了出去。

那人被甩給幾丈遠,重重的擲在地上,慘叫聲都被大口的鮮血嗆了回去。

這一幕嚇得那些黑衣保鏢都停住了,喬錦墨中毒了還血腥恐怖如斯,這震的他們都不敢再往前一步。

喬錦墨來到了我的麵前,我嗅到了他身上濃重的血腥味,這是他血的味道。

此刻,他流血,我流淚。

四目相對。

喬錦墨緩緩抬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細嫩脆弱的脖喉就在他粗糲的掌間,隻要他輕輕一用力就能折斷。

我流著眼淚看他陰鶩的血眸,昨晚這雙手還遊走在我的身上給我愛撫,他說要帶我走。

昨晚我冇有給他答案,現在我輕輕的閉上雙眼,喬錦墨,帶我走吧。

很快,脖間一鬆,他突然鬆開了手。

我睜開眼,他血眸裡的失望憤怒以及恨意全部消失了,他好像歎息了一聲,然後在身上的口袋裡翻找些什麼。

這時一把刀飛了過來,直接插入了喬錦墨的心房,將他一刀穿心。

滾燙鮮熱的血液濺到我的臉上,燙的我幾乎睜不開眼,我看到喬錦墨唇角又流出了好多好多血。

他遍體鱗傷的身體裡竟然還能流出這麼多血。

他找到了,他將一樣東西輕輕放入我的手心。

我低頭一看,是姐姐的同心結。

他將姐姐的同心結找回來了。

原來昨天夜裡他去找姐姐的同心結了。

他對我笑了,笑的那般溫柔,悲涼又遺憾,他輕聲叫我名字,“軟軟,我們走不了了。”

“轟”一聲,喬錦墨在我麵前倒了下去。

我身子一軟,癱在了喬錦墨的身邊,我伸出顫抖的雙手去搖晃他,想要叫醒他,心裡巨大的悲愴讓我渾身都在發抖。

這種痛我在失去姐姐的時候經曆過一次,現在我經曆了第二次。

兩眼一黑,我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黑暗裡好像看到周司寒向我跑來,他抱起我慌亂害怕的嘶吼,“阮軟!阮軟!”

我覺得好笑,像他這種冷血薄情的人竟然也有怕的時候。

-她看到周司寒從我房間裡出來了,她拽拳,一臉的陰毒,“阮軟,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來勾引我老公的!”說著喬煙笑了,“勾引我老公的女人都不會有好下場,你也不例外!”…………我接到了喬煙的電話,喬煙讓我去夜色酒吧。我到了夜色酒吧,來到了豪華包廂門口,聽到了裡麵喬煙的聲音,“老公,前兩天是我不對,誤會了阮軟,那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我想要道歉,所以我想了一個好主意,阮軟不是還單身嗎,我給她介紹一個好人家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