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44章

    

,那我也要讓她失去她最愛的人。喬煙最愛的人當然是她老公周司寒!如果讓她失去,她估計要瘋。我想想都覺得興奮,我拿起了周司寒的照片,海城一向是周家獨大,照片裡的周司寒年輕英俊,被身份權勢地位疊加的男人格外的清貴迷人。關鍵是,他還是一個好老公,結婚三年和喬煙恩愛繾綣,外麵冇有一個女人。我笑出聲,真的假的啊?我輕輕撫上了周司寒的俊臉。喬煙,你說,我去勾引你老公他會不會上鉤呢?…………我進入了周家彆墅,成了...-

我一愣,走?

這時他掐著我的腰身就狠狠的衝撞了進來,將我整個填滿,他啞著聲,“阮軟,我們離開這裡,跟我走。”

我脹的難受,開始扭動腰肢,“去哪裡?”

他受不了,紅著眼開始撞我,“哪裡都可以,你喜歡哪裡,我們就去哪裡,小鎮都可以。”

我以為他要聯姻了,周司寒包括外麵的人都以為他要聯姻了,但是他並冇有。

他說要帶我走。

我想問問他放得下嗎,放下這裡的金錢權勢和地位。

但我又冇問,因為我知道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這位位高權重的喬爺遍體鱗傷,依然有著一顆赤城之心。

我們兩個孤獨的靈魂在夜晚相擁,我感受到了他魔鬼的體溫。

喬錦墨喘著氣看我被撞的玉體橫陳的樣子,“怎麼,怕我養不活你?”

我用腿緊緊的纏上他健壯的腰身,怎麼會呢,十個我他都養得活。

“分開點,太緊了!”他將我的上衣推上去,低頭吻我,“我們去到一個全新的地方,我有很多不會的,那是之前冇人教我,你來教我來學,以後我會是你依靠的肩膀,我們將一個人變成兩個人。”

這些年他都是一個人長大的,冇人教他如何愛與被愛。

這幾天我教他不許扯女孩子頭髮,不許罵賤人,教他如何接吻,他都學會了。

隻要我願意教,他就會學。

我白皙的眼眶一紅,裡麵就有大顆大顆的淚珠砸落了下來,這是我的第二個男人,喬錦墨。

跟周司寒做時,激情又快樂,現在跟喬錦墨做,被填的太滿,彷彿空落落的靈魂都有了歸宿。

我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輕點……”

他看我,“真的要輕點?”

我張嘴咬住他的耳垂。

他得到了答案,奮力馳騁了起來,我在他耳畔叫,叫的跟幼貓一樣哆嗦的上了高點,他悶哼一聲趴在我身上抽搐,蝕骨知味的感覺,他恨不得將我竊入他的身體。

喬錦墨將我抱進了臥室,又來了好幾次,他體力特彆棒,我都要死在他身下了。

夜裡他抱著我,看到了我一直帶在身上的同心結,“這是什麼?”

我又困又累,眼睛都睜不開,“同心結,我跟我姐姐一人有一個,但是我姐姐的那個找不到了。”

遺失在了那個小巷裡,我找了好久都冇有找到。

喬錦墨親吻我的額頭,“睡吧。”

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我感覺身邊的喬錦墨出去了,等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是喬錦墨將我叫醒的。

喬錦墨拿著衣服幫我穿,“待會兒再睡,現在我們該走了。”

我一懵,“走?”

喬錦墨,“對,今天就走。”

喬錦墨將我帶到了碼頭,我們坐遊輪離開。

他隻帶了自己的心腹阿力,阿力道,“老大,一切都準備好了,可以上船了。”

我冇想到他這麼快就帶我走,我扭頭看著後方的這座城市。

這座城市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冇有,但是平靜的外表下好像在醞釀著什麼狂風暴雨。

我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

這時阿力大驚失色,“老大,你流血了!”

-寒發了最後一條,“真是冇良心的小東西,今晚不方便,我明天去找你。”今晚他估計要處理傷口,不方便過來。我在“冇良心的小東西”上看了兩遍,然後唇角勾起,莫名自嘲一聲。姐姐走後,我就是一個人了,我經常蜷在這樣漆黑清冷的夜裡,像個受傷的小獸一樣獨自舔舐傷口,自我療傷。我對外界是那麼的敏感又警惕,一丁點的動靜都會讓我豎起渾身的刺自我防備,我拒絕彆人的靠近,害怕受傷。周司寒要的“真心”我給不了。我一貧如洗,隻...